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超级卡牌系统 > 第四百二十三章 辈分啊辈分
    ,。

    听到鹰眼的问话,伊安凝视了他好一阵,但是却没有回答。

    “不方便说吗?”米霍克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于是扭过身,飘扬着衣摆,就准备离开。

    他并非那种勉强别人的人,或许伊安有所顾虑,那么他便不想再继续追问。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伊安却突然叫住了他。

    “告诉你也无所谓,我的剑术师傅,是耕四郎老师!”伊安笑着道。

    他之前不愿意说,是因为他并不想打扰到耕四郎的隐居生活,但是在鹰眼准备离开的时候,伊安突然意识到,米霍克似乎是那种我行我素的人,就算告诉了他,他也不会到处宣扬的。

    而且算起来,米霍克的年龄似乎和耕四郎老师差不多,都是40多岁了,他们是同一时代的人,那么或许米霍克曾经听说过耕四郎老师的名号也说不一定。

    但是,让伊安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当听到耕四郎这个名字之后,米霍克猛地一个转身,死死地盯住了伊安。

    “耕四郎?”米霍克的声音忍不住抬高道:“你是耕四郎师兄的弟子!?”

    “师……师兄!?”伊安顿时就懵了,卧槽,这个词语的信息量好大啊!

    “你……你认识家师?”伊安不敢置信地问米霍克道。

    米霍克点了点头道:“是的,我小的时候,曾经和耕四郎师兄一起在同一道场学艺十数年!”

    “但是……但是……”伊安语无伦次地想要说什么,但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描述。

    因为在伊安看来,鹰眼和耕四郎的剑技风格差异实在太大了,耕四郎是那种很纯正的和风剑道,而米霍克却是偏向于西洋剑技,这一点从两人的打扮上就能够看得出来了,所以伊安根本不敢相信,这两人竟然会是师兄弟。

    米霍克似乎也看出了伊安的疑惑,于是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好奇怪的,因为当初我们的师父,也只是教会我们基础的剑术而已,随后就任由我们各自发展,整个道场的弟子,到最后所形成的剑道,都有所差异,你只要知道,耕四郎他的确是我的师兄就好了!”

    说完,他忍不住压低了一下自己的帽沿,暗自感叹了一句,没想到就连耕四郎师兄的弟子,如今也出师了,而且还变得那么的厉害。

    自己这一身的剑技,以后又会传给谁呢?

    听到米霍克的解释,伊安倒也想通了,好像的确是这样啊,耕四郎教导伊安他们三人的时候,也一样是只传授基础的剑术,这感觉有点一脉相承的意思呢。

    “原来是……是师叔!”伊安很艰难地叫出了这个称呼。

    能不艰难吗?之前的时候还当做平等的对一样在搏斗,结果一转眼,这辈分就掉了下来。

    坑爹啊这是!伊安牙疼不已,这怎么感觉一下子就尴尬起来了?

    发现伊安竟然是自己的师侄后,米霍克也不走了,朝着伊安他们的船上走去,打算再喝点酒的样子,伊安无奈也只好跟在后面。

    “怎么了这是?”艾斯他们没有听到两人之间的对话,只是觉得很奇怪,怎么打了一架之后,伊安就对于米霍克的态度变得有些拘谨了?

    蕾玖和罗宾他们看着伊安,想听听他的解释,说实话,她们面对鹰眼的时候,压力太大了,那双老鹰一样锐利的眼神,每每看到就觉得不舒服,米霍克本来看起来都要走的了,怎么一转眼又上船来了?

    “咳咳!”伊安被两人看得有些郁闷,只好咳嗽了一声,介绍道:“那个,重新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师叔!七武海的鹰眼乔拉可尔·米霍克!他和我的师父曾经是师兄弟……”

    “……”两位美女听到伊安的介绍之后,也顿时无语了。

    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吗?

    倒是艾斯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他捂着自己的牛仔帽哈哈大笑道:“哈哈,伊安,没想到你的辈分一下子就降下来了!”

    他和伊安想一块儿去了。

    伊安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看着米霍克拿下自己的帽子放在桌上,端起啤酒咕噜咕噜地痛饮着,伊安只好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有些好奇地问道:“能和我说说耕四郎老师的事情吗?耕四郎老师虽然收养了我这么多年,但是他一直没有提起过自己的事情。”

    听到这话,米霍克忍不住又看了伊安一眼,他从伊安的话中听出来了,伊安似乎不只是耕四郎师兄的弟子那么简单,似乎还是养子!

    于是乎,米霍克望着伊安的眼神,也不由得柔和了许多。

    “其实,我也没什么可以和你说的!”米霍克往后撸了一下他那头短发,对伊安道:“在我还小的时候,出于对剑道的热爱,我找到了一个叫做心源道场的道馆学艺,然而因为我眼睛的关系,很多师兄弟都远离和疏远我,只有耕四郎师兄对我很照顾,他从小时候起,就一直很温和……”

    “学艺的过程并没有什么可说的,随着我们的剑艺日益精进,我们也逐渐长大了!”米霍克仰着头靠在椅子上,有些怀念地说道:“我和耕四郎师兄是一起出道的,本想联在这片大海上闯荡,但是当时发生了一件大事,却让我们产生了一些分歧。”

    “那是在22年前,海贼王哥尔·d·罗杰被处刑的那一天……”

    米霍克说到了一个很特殊的时间,引得艾斯和蕾玖罗宾他们,也忍不住凑过来听了。

    “那一天,海军在罗格镇公开对海贼王罗杰处刑,我和耕四郎师兄都一起全程目睹了那一幕!”米霍克道:“而事后,我认为大海贼时代即将到来,这将是海贼最辉煌的时期,便向耕四郎师兄提议一起做海贼,然而耕四郎师兄却不同意,他觉得乱世将要到来,我们就算不打击海贼,也不能助纣为虐。”

    “当时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于是便分开了!各自出海闯荡,我逐渐在这片大海上声名鹊起,但是耕四郎师兄却是销声匿迹!”米霍克叹了口气道:“而我后来唯一知道的,关于耕四郎师兄的消息,就是他寄来的一封信而已,在信上面,他告诉我,他结婚了……至于在那之后,我就一直没有他的消息了,要不是这次遇到你,从你的剑术上面看出了一点当初他的影子,我还不敢确认呢……”

    “他现在独身一人!”伊安看到米霍克的眼神看过来,便告诉了米霍克关于耕四郎师父的近况:“师母在生下师妹没多久后,就去世了,他现在开了一间道场,一直在教导着想要学剑的孩子们。”

    “是吗?”米霍克咧嘴一笑道:“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啊……”

    说道这里,米霍克不由得看了伊安腰间的千本樱一眼,道:“说起来,我记得耕四郎师兄有一把名刀,和道一文字,那是当初出海不久就得到的刀刃,为何他没有留给你?”

    伊安耸耸肩道:“没办法,因为耕四郎师父的亲生女儿,也就是我的师妹把它要走了,我这个做师兄的,怎么可以和师妹抢东西?”

    “哦?女孩子也学剑?”米霍克有些诧异地问道:“耕四郎师兄不是一直认为,女孩子是很难学好剑技的吗?”

    果然,米霍克还真是耕四郎师父的师弟啊,连这种事情都知道。

    伊安略为提了几句,也没有细说,不过却也让米霍克知道了,耕四郎师父的亲传弟子一共有三个人。

    叙了一会儿旧之后,鹰眼拿起自己的帽子戴在头上,站起身来,道:“好了,我要离开了,既然知道耕四郎师兄没事,那我也放心了,至于你,伊安,你的剑术已经走上了你自己独有的道路,剩下的只是对境界的领悟了,这得靠你自己,我也教不了你什么。”

    伊安点了点头,也没觉得遗憾,虽说鹰眼这个世界第一大剑豪就在这里,不讨教一下可惜了,但是就像鹰眼所说的,他现在的确教不了伊安太多。

    在临走的时候,米霍克看了艾斯一眼,若有所思的样子,但是却没有说什么,随后便潇洒地跳到了他自己的船上,张开风帆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