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 第3章 :人背时点子低
    快步走进屯口的刘十八,老远就看见数年不见的爷爷傲然站在草屋门口,默默凝视着自己,不由愣了一下,眼中一喜,暗道:

    “嗯?不是说老家伙咽气了,怎么还活蹦乱跳?”

    “老家伙,你还没死……?”

    刘十八眼中一红,哽咽着叫了一声。

    在这世上,刘十八只有爷爷刘十六这一个亲人了,母亲生他的时候难产逝去,父亲在他幼年时就失踪不见。

    刘十八的少年和青年时光,是和爷爷相依为命度过的。

    “嗯!回来就好,兔崽子又长壮实了,是我老刘家的种!怎地你希望我死嘛?这话说得闹心……”

    “老家伙,我昨晚接到老屯长的电话……”

    “没见到我孙子,怎么舍得咽气?进屋里说吧,我有一些刘家的祖训要交代给你……”

    刘十六点点脑袋,吸了口气轻叹一声。

    刘十八今年二十五岁,十七岁的时候走出了紫云山刘家屯,远赴许昌读书。

    他不是傻子,相反从小天资聪慧,过目不忘,在学校时成绩名列前茅,奇怪的是只要碰见中考和高考,成绩便一塌糊涂,名落孙山。

    同校的同学考大学,不是一本就是二本,唯独他最后却考了个技校,读的是建筑测量专业,不得不让人大跌眼镜。

    刘十八的一些要好的同学或朋友也习惯了,因为刘十八有个外号,叫刘背时。

    说起这刘背时的绰号,却并不偶然,因为自从出了刘家屯之后,刘十八就从来没有走过好运。

    俗语说喝凉水塞牙缝,这话是人都知道在扯淡,但刘十八还真遇到过,喝一口汽水能被呛成肺气肿,你说这事邪乎着。

    读书的时候,刘十八学雷锋做好事搀老太婆过马路,不小心老太婆竟摔了一跤,自个反而还倒赔几百块医药费。

    下雨天在马路上,他被雷劈过三次,附近的人毛都没伤过一根……

    这年头流行买彩票,倒霉的人买多了,也要中个五块吧?

    唯独刘十八同志,工作三年的积蓄陆陆续续全买了彩票,却没见五块钱的中奖彩票是什么摸样。

    至于说过马路被撞,那都不叫个事!

    反正种种倒霉举不胜举,刘背时实至名归,他能活到现在也是个奇迹……

    总而言之,人背时点子低,蹲着撒尿蛇咬逼!

    三天后的清晨,刘十六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满屯的人此时却明白了,其实刘十六三天前就死了,也许就为了见孙子一面,才向阎王爷借命,回魂硬撑三天。

    三天,刘家祖孙没有走出茅屋一步,屋里的灯泡通宵达旦亮了三个晚上。

    刘家祖孙三天来在屋里谈了什么谁也不知,等到三天后的清晨,刘十八走出草屋的时候,刘十六这个滚刀肉终于还是去了……

    整个刘家屯的这个清晨都显得诡异般的安静,唯有经常来刘家屯的那老货郎,手上那面拨浪鼓在清脆的响着……

    乡下人没那么多规矩,山高皇帝远,有些东西没那么严,比如说国家要求的火葬,在几瓶老酒攻略下,屯长李来富还是松了口。

    刘十六的棺椁下葬在自家祖田里面,按照遗嘱,安放棺材的地方有一根不知哪年哪月,用石条磨制的报废电线杆杵在刘十六的坟上,和墓碑紧紧靠在一起。

    刘家屯的屯民见状有些诧异,就算再不懂风水的人也知道,坟头镇一根电线杆是要倒霉的。

    但见刘十八坚持,众人也没人再有异议。

    静静的在刘十六坟头上站了一会,刘十八燃起三根信香,恭敬的插在坟头顶部,叩了三个响头。

    站在刘十八身后的李来富双手紧了一下,眼眸中闪过一丝异色,却没有多说什么。

    李来富的憨儿子却插了一句:

    “十八,你弄错了,信香要插在墓碑前,不能插坟头上,真以为祖坟能冒青烟不成?”

    刘十八沉默着没说话,仅仅在阴沉的脸上掠过一丝善意的微笑。

    “混账,有你指手画脚的份?跪下给十六叔磕头。”

    刘十八没做声,李来富却勃然大怒,一脚踢翻憨儿子李二狗。

    坟头上三炷香燃尽,刘十八背上爷爷留下的布包,准备离开生他养他的紫云山。

    整个刘家屯的人都默默前来送了他一程,老村长李来富对刘十八说了最后一句话:

    “刘家屯是你的根,记得回来看看。”

    见刘十八走远,李来富胡子一抖,又皱眉补充了一句:

    “十八,你爷爷还欠我家二狗两千块钱,一定要还啊……”

    远去的刘十八闻言,心中一道暖流涌出,暗暗擦了一把眼角的泪水……

    看着刘十八的身影和那条黑色土狗消失,整个刘家屯才渐渐喧闹起来。

    从那以后,每天都来刘家屯的老货郎也再没来过,仿佛世界上从来就没有这么一个人……

    ………………

    当天晚上,刘十八回到了许昌租住的小屋,连夜向单位请了三天假,他需要消化一下爷爷留给自己的遗嘱……

    拉上窗帘关紧房门,将黑狗一脚踢到桌下,刘十八才在桌前坐了下来,打开爷爷留给自己的小布包。

    布包里面就三样东西,一个黑色金属约半个巴掌大的牌子,一封信,一本泛黄族谱,至于其他的,都装在刘十八的脑袋里。

    刘十八慎重的拿起黑色牌子,牌子呈长方形,中间有一个大大的金色古体字:尉!

    令刘十八最为在意的,却是尉字右下角的两个金色古体小字:刘一。

    刘一?

    刘十八轻轻咀嚼着这两个字,双手微微抖了一下,抓起香烟,点燃狠狠吸了一口,一时间满屋烟雾寥寥……

    接着,刘十八轻轻捧起用兽皮缝制的家谱翻开第一页,映入眼帘的是第一竖排的两个刺眼大字:刘一。

    在爷爷逼迫下,从小对古文有所精通的刘十八,强忍着心中惊惧一页一页往下看去:

    “刘家第一代祖先刘一,任大汉丞相曹操,发丘中郎将属下十八校尉之一。

    后随丞相破梁孝王冢,破棺收金万斤,另掘汉冢无数,愧对汉皇陛下,后逢杀身之大祸,隐居绿野山林,时年一百二十三岁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