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 第8章 :骗老子去割肾?
    这变得也太快了,刚才还说是卖狗皮膏药的,一下就变了汤头,成了走方算命的先生?

    刚才说话的年轻人不由得大笑道:

    “老头,你倒是有趣,你自己说说你到底是卖什么的?”

    戴斗笠的老头见缝插针,见有人搭话就和狗皮膏杨一般黏了上来,一把拉住年轻人的袖子,满脸深沉的说道:

    “小伙子,我看你天庭饱满,骨骼惊奇并非凡人,老汉我开了天眼一看,发现你乃是百年不遇的奇才。

    老汉的小摊正好缺人搭伙,一百块一天还包食宿,来不咯……”

    这下连刘十八听了也瞠目结舌。

    那被拉住的年轻人一把甩开斗笠老汉,怒骂道:“老家伙,我看,你是想把老子骗了去割肾是不是?”

    斗笠老汉摇头晃脑,接着说道:

    “不和老汉搭伙老汉也不勉强,实在不行老汉我这有本《麻衣神相》,原价二十块一本,我便宜点算你十块钱一本咋样?你占了大便宜了。”

    “哈哈哈哈哈!”

    “这老人有趣,这不是街头骗子么?”

    “走吧,没看头!”

    众人哄笑着渐渐散去,唯有刘十八眼眸一闪,仿佛想到了什么,站在原地并未离去。

    见众人散去,斗笠老汉也不捉急,反而凑到刘十八面前,低声笑道:

    “这位后生,我看你天庭饱满,头显青气,双颊饱满……”

    刘十八淡淡一笑道:

    “要我买麻衣神相?行啊,你给我算一卦怎么样?算准了我就买一本。”

    斗笠老头闻言身形一顿,踌躇了一下,渐渐抬起头来,轻声说出了两句话:

    “三尺坟头冒青烟,富贵如海福无边!

    前人栽树后人凉,逆天改命路茫茫!”

    听到这句话,刘十八眼中一闪,心中却大惊失色,古怪说道:

    “老货郎,我刚才就认出了你,你怎么也来许昌了?”

    爷爷不是和自己说,逆天改命的事没人知道么,这是刘家的一个秘密?

    但是这老货郎的两句话却道明了一切,包括自己刘家十几辈人的霉运都说得明明白白。

    难道这老东西还真的是算命的?

    也就是天下十修中,排名第七的相师?

    天下哪里有这么多的巧合?

    自己离开了刘家屯,这常年在紫云山转悠的老货郎就来到了许昌自家的门口?

    要说这其中是巧合,没有一点联系,刘十八自己都不信。

    老货郎却神态平淡,自顾自的解释道:

    “生活艰难,老汉的至交好友刘十六也去了,老汉只好来大城市混饭吃了。”

    听这老货郎这么一说,刘十八却信了三分,这老货郎叫曹雄,自己从小就认识,他和自己爷爷倒是臭味相投,经常一起吃肉喝酒,甚至还一起爬过二狗媳妇翠花的窗户……

    “老叔来许昌有什么打算?难道就靠这街头行骗过活?”

    刘十八淡淡的问道。

    “打算本来是没有,但是看见了贤侄,我却又有了打算,不妨你先收留老汉咋样?

    老汉我还没地方住呢,好歹我和你爷爷是至交好友一场,再说了,老汉刚才给你算的一卦,也值这个价钱了……”

    刘十八听见这话,心中惊了一下,但是面上却极为平淡,仿佛刚才的那算卦的两句话就是笑话一般。

    虽然刘十八年纪不大,城府却不低,低头想了一下便笑道:

    “既然老曹你是爷爷的好友,也是我的前辈,我帮帮你也应该。

    我现在去买几张彩票,你和我一起去?等下再一起到我家去暂住咋样?”

    老货郎曹雄微微一笑,洒脱的挺直了腰杆,文绉绉的说道:

    “多谢了十八,你要买彩票就一起去吧,我顺便帮你算算天时,好图个吉时下手。”

    刘十八闻言一怔,他原本就不信鬼神,但是现在却也信了七八分,含笑:

    “那就走吧,曹叔。”

    曹雄听见刘十八叫一声曹叔,脚步微微顿了一下,低头收拾了一翻就跟着刘十八一道去了。

    二人晃晃悠悠的走了没多远,就到了街口的彩票点,好巧不巧的,正好看见刘十八的前女友赵丽珠站在彩票站隔壁的咖啡店门口看着这边。

    和赵丽珠并排站着的是一个衣着考究的中年男子,男子长着一张国字脸,乍一看气度不凡,但是眼中却隐隐的透着一股阴沉狡诈。

    从刘十八走过来开始,这个男人的眼光就一直落在他的身上。

    赵丽珠今天穿着一件米黄的风衣,波浪长发慵懒的搭在肩后,上面隐隐看见一丝水汽,想来是刚刚洗澡才出门,头发还未吹干。

    不得不说,赵丽珠确实是个十分引人注目的美女,雨露后的样子更显娇媚,低着头和身边的男子说着悄悄话。

    刘十八面色淡然的走进彩票站门口,瞟了一眼同样身穿米色巴宝莉男士风衣的男子,微笑着点了点头。

    赵丽珠看见刘十八,满脸的不屑,瘪着嘴挖苦道:

    “真没出息,成天就知道买彩票,活该穷一辈子。”

    赵丽珠身边的那中年男子也轻轻哼了一声。

    刘十八却习惯了赵丽珠的这种冷嘲热讽,悠然笑道:

    “穷也是我的事,管你屁事?”

    说完,刘十八面不改色看向有些错愕的赵丽珠再次笑道:

    “这么早就在这里等着,特意来讽刺我的是吧?这位就是你的新姘~头,也不给我介绍一下?”

    这时,那中年男子闻言,眼中原有的鄙夷眼神收缩了一下,明显也有一丝愤怒和错愕。

    “你就是丽珠以前的那个男友?你给我嘴巴放干净些,别自找不自在。”

    刘十八哈哈一笑道:

    “说实话,我穿得不要的鞋子,你也帮我收拾干净了,我还得谢谢你。”

    赵丽珠闻言脸色大变,刻薄的怒骂声瞬间飘了过来:

    “刘十八,别给脸不要脸,我们早就没关系了,老娘甩了你又咋样?

    你太穷了,没钱没车没豪宅,老娘凭什么耗在你这里虚度青春?”

    刘十八淡淡的瞥了那满脸阴沉的中年男子一眼,轻声说了一句:

    “富不过三代,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要当心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