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 第12章 :我的路,在脚下
    “你昨天还那么温柔,今儿个怎么就变了?”

    刘十八瞪着眼睛咕哝着,他有点想不通。

    妈蛋,这下亏大了……

    “哼!”

    上官雅骄傲的哼了一声,转头跑去拿了一个空碗,笑眯眯的给老曹乘了一碗排骨汤……

    好不容易打发走了这善变的小妖精,刘十八这才苦笑着在曹雄的身边坐了下来。

    看着呼啦呼啦喝着排骨汤的曹雄,刘十八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老曹啊,你对摸金校尉了解多少?”

    很突然的一句话,让喝汤的曹雄顿了一下,面上浮起一丝回忆……

    仿佛思索了很久,曹雄才怔怔的转过头来,凝重的问道:

    “小子,你决定了?”

    “决定什么?”

    刘十八反问道。

    “决定走这条道?这是一条不归路,同时也是一条通天大道。”

    曹雄淡淡的说道。

    刘十八眼眸一闪,笑问道:

    “什么叫不归路?什么叫通天大道呢?我既然是刘家的唯一后代,我有得选择么?”

    曹雄摇摇头,凝重道:

    “没有,你没有选择的余地,要么出人头地,要么挫骨扬灰,抄家灭族。”

    “难道,做摸金校尉就那么惨?我心脏小,你别吓我。”

    刘十八轻声笑道,他满不在乎。

    “哼!你算什么摸金校尉?别给你祖先抹黑。”

    曹雄不屑的撇撇嘴,拿起勺子喝了一口汤。

    “我受了老刘家的传统,为啥不算?老家伙你别忽悠我!”

    刘十八有些怒了!

    老子收留你这老货了,你还损我?

    曹雄的白色山羊胡子微不可查的抖了一下,一张老脸扭曲,默不作声的看了刘十八一眼。

    这一眼,让刘十八心中一惊,好犀利的目光?这哪里是一个八十岁老头该有的眼力?

    “好,那我就来代替你那成天不务正业的爷爷,来考考你。”

    曹雄放下手里的排骨汤,转头看着刘十八说道。

    “你来,还不信了,你能问出花来?”

    刘十八满不在乎的笑道。

    曹雄沉思了一下,轻声问道:

    “天下其实就是江湖,江湖即是朝堂,也就是现在的掌权当局。

    其实,在你身边,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时时刻刻都有无数的眼睛看着你。

    我想的话,你爷爷刘十六应该告诉你了,天下有十修,你知道是哪十修么?”

    刘十八冷笑一声,想都没想的答道:

    “天下十修,分别为命师,运师,风水师,功德师,读书人,盗墓人,相师,信仰,为官,习武。”

    曹雄微微点了点头,又问道:

    “看来你也不算蠢,俗话说,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功德五读书;六盗七相八敬神,九交贵人十养生。那老汉问你一句,么为什么其他的九修都对盗墓者敬而远之?”

    刘十八自信的一笑,要是以前他还真不知道,但是在爷爷去世的那三天中,他也明白了不少的东西。

    “因为盗墓者,可以巧妙的盗取他们的祖先的气运,将那股气运嫁接到自家身上,所以才为所有人所不容。”

    刘十八自信的答道。

    曹雄点点头,眼眸一闪话锋一转,声音渐渐大了一些,厉声问道:

    “答错了!”

    “啊,错了?”

    刘十八瞪大眼睛。

    “老东西,哪里错了?”

    “因为,一个正真的盗墓高手,盗取的不光是气运,还有他们的本事。”

    曹雄眼中精光四射。

    “什么本事?”

    刘十八闻言惊疑不定。

    “没错,就是本事,其他的九修仇恨六盗的根本原因,就因为盗墓者不光是盗墓者,他还可以精修其他九修的本事。

    一个盗墓者,他可以是命师,也可以是风水师,也可以是相师,甚至也可以是武人,读书人或者当官。

    但是反过来,其他的九修却没办法学得盗墓者的本事,因为那需要传承,懂吗?”

    曹雄轻声解释道。

    “屁话,老家伙你又在忽悠我是吧?现在的华夏,到处挖坑盗墓的还少了?

    连挑粪的瘸子都能去挖几下,完全把我们国家老祖宗的东西不当回事……

    还有那什么埃及的,什么墨西哥,美利坚的坑货,拿着机器人进去暴力开启,那不也是盗墓者?我看啊,盗墓才是任何人都会。”

    刘十八瞪着眼睛,大声反驳。

    “孺子不可教,你个小混蛋,那些人渣?他们也配是盗墓者?也配是摸金校尉?放屁……

    你真以为拿了把破铲子你就是摸金校尉了?

    狗屁,在我们国家拿铲子搞破坏的,不合法的叫盗墓,合法的叫考古,说白了都是用暴力在毁灭我们老祖宗的遗物。”

    曹雄胡子一翘一翘,显得有些激动。

    “好吧好吧,老家伙你赢了!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行了吧?”

    刘十八无奈认输。

    不可否认,老家伙说得有道路。

    你说这现在是什么世道?

    随便一个泥巴腿子,扛着家里的锄头铲子,跑出去一顿乱挖,然后用令人瞠目结舌的低价卖给那些二道贩子。

    这些家伙,还美其名曰是摸金校尉的后代?

    一帮子靠舔邮票来维持生活的人,竟然说自己是摸金校尉?

    见刘十八认输,曹雄的脸色才好看了一点,得意洋洋的继续卖弄道:

    “其实啊,你爷爷走得太匆忙了,很多东西可能还没有教给你。”

    “比如呢”

    刘十八疑惑道。

    “比如说,天下的十修,每一种都分为九品你知道吗?就拿摸金校尉来说,一个正真的摸金校尉要达到九品才是功德圆满。”

    “九品?什么意思?”

    刘十八瞪大眼睛,这些辛秘他以前闻所未闻。

    “九品的意思就是,你达到某一种高度,就能称呼你为几品校尉。

    比如你学会了开锁,不光是现代的锁头,甚至要包括一些古老的锁,那么你就是一品校尉。

    要是你学会了看风水,分金定穴,那就是二品校尉,要是再学得古今往来饱读书,精通人文地理,那么你就是三品校尉。

    然后以此类推,达到九品巅峰,你才是一个正真的摸金校尉。

    比如那三国时的魏国雄主曹操,就是一个正真的摸金校尉,你的祖上说白了就是帮曹操提鞋打下手的角色。”

    曹雄老头摇头晃脑,不紧不慢的给刘十八述说着。

    听着这些以往从没听过的东西,刘十八不光觉得新奇,同时觉得一扇新的窗户向自己打开……

    原来,这才是摸金校尉?

    正真的摸金校尉不光是盗墓?

    甚至,他还能走进朝堂,位极人臣,掌控他人的生死和无上权威?

    刘十八缓缓站起来,打开窗户看着远方悠悠的白云,面色显得更加平淡,他回头看着曹雄淡淡的说道:

    “这就是我今后要走的路,是吗?”

    曹雄满意的点点头大笑道:

    “孺子可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