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 第22章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回到家,好不容易安抚了一脸不满的上官雅,打发走周世达的宾利,刘十八才疾步走回自己屋内。

    进屋就看见摇头摆尾,一脸幽怨看着自己的老黑,和一脸焦虑在房间内转圈的曹雄老头。

    “臭小子,你可算回来了?有好事,也有祸事,老汉毕竟不是摸金的,白天有一点疏忽了。

    你出去后,老汉躺在沙发上左想右想不对头,我们疏忽了一件事。”

    曹雄神神秘秘的拉着刘十八的袖子,慎重的说道。

    “老曹,你别拉着我的袖子,有事说事?”

    刘十八不解的问道。

    “白天的那个古墓,你还记得?后来进去的那几个死鬼,说什么来着?那三层的棺椁中没有尸骨对不对?”

    曹雄面上现出一丝惊惧。

    “这么久过去了,没尸首很正常啊,有什么不对?”

    刘十八诧异的问道。

    两个人就这么大眼瞪瞎眼,沉默了一会。

    “是有点不对啊,这么一琢磨。”

    刘十八拍了拍脑袋。

    刘十八独自在沙发上坐下,点燃一根烟狠狠的抽了几口,抬头面如死灰的看着曹雄,吞咽了一口唾沫,艰难的问道:

    “我记得墓室甬道里面的那九具人盂的尸骨保存得十分完好。

    但是保存得更好的棺椁里,却没有尸骨?这不可能,有古怪!

    不会这样,既然布置了固本存阳的回阳大阵,那么墓主人的尸骨就一定在那个地方。”

    曹雄点点头道:

    “让老汉奇怪的地方就在这里,其中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

    下去挖掘的人都死了,那么破坏人家风水的这份因果,就会转嫁到我们头上,因为那时候我们两人离得最近。”

    刘十八闻言出了一身冷汗,古怪道:

    “双龙托珠的格局,变成双煞之局?”

    曹雄严肃的点点头。

    刘十八皱眉靠在沙发上,双手环抱摸着下巴……

    他极力回想着爷爷小时候传授自己的东西,双眼却看着趴在自己脚边吐舌头的老黑。

    大约过了一刻钟,刘十八慢条斯理的说道:“现在有一个办法,就是破局!”

    曹雄闻言,老脸一舒,眼中一闪闻道:

    “怎么破局?那棺椁已经被送到市文物管理局去了。”

    刘十八冷笑一声道:

    “那是个障眼法,我现在几乎可以肯定,墓主的尸骨,肯定还在那涵洞下面的墓室里面。”

    “你的意思?我们连夜过去……”

    曹雄面上惊疑不定。

    “没错,我们连夜去查探一番,说不定还有什么值钱的陪葬物呢?

    你说这又没钱了是不是?这衣服咱俩就换了一套,是不是得再去搞一套换洗的?”

    刘十八淡淡的一笑,胸有成足的蛊惑道。

    “没错,得去弄钱!”

    曹雄花白的胡子抖得厉害。

    “那好,你连夜给我们算一卦怎么样?”

    刘十八的眼眸亮晶晶。

    “我今天已经算了一挂,伤了元气!”

    曹雄眼神闪烁了一下。

    “那算了,改明儿个起,我们就开始吃方便片过活了。

    一天固定六包,我们一人两包,老黑两包。”

    刘十八若无其事的笑道。

    曹雄一下子跳了起来,指着刘十八的鼻子骂道:

    “那可不行,老汉要吃红烧肉,好歹我也是你爷爷的朋友,也是你长辈,你就这么招待我?”

    “那,你就算一卦,只算吉凶,不定生死,不逆行倒施,怎么样?”

    刘十八目光炯炯的看着曹雄。

    “不定生死的话,倒可以算算,对我的阳寿没什么影响。”

    曹雄无奈的点点头。

    说完,曹雄的面色有些阴沉,默默起身从贴身的荷包里,慎重掏出一个红色的古朴木盒。

    盒子约有七八寸长短,宽不过五寸左右。

    打开盒子,曹雄轻手轻脚从盒内拿出一个上面雕刻无数符文的完整龟壳,龟壳内隐隐有些响动,想来还有另外的东西。

    曹雄端着龟壳,从里面倒出五枚金光闪闪的铜钱,拿在手上轻轻的摩挲。

    刘十八忍不住问道:

    “老曹,我看你这架势,是不是学的金钱卦?”

    曹雄翻了翻白眼道:

    “我是相师,学的哪门子的金钱卦?”

    “那你拿这个出来做什么?”

    刘十八瞪大了眼睛疑惑道。

    “不是你说的么?要算吉凶,我是五品相师,主修的是面相运道。

    但是老汉对金钱卦也略通一二,要说这吉凶,还是金钱卦比较灵验。”

    曹雄淡淡的解释。

    手头却没停下,却拿着一块黑绒仔细的擦拭着五枚铜钱。

    转头看了看刘十八充满求知欲的眼睛,轻轻笑道:

    “这么感兴趣?那老汉给你简单的说一下这金钱卦的来历和作用。

    “好,老东西你说,说得好明天加一包方便面!”

    刘十八瞪着眼睛。

    曹雄闻言,气得胡子差点翘起来,狠狠白了刘十八一眼,自顾自道:

    “六十四卦金钱卦,以一个龟壳及五个铜钱为引,共有三十二挂,相传为周文王所创,简称金钱卦,据说卜吉凶是很准的。

    卜卦前专心一致,秉除杂念,双手合一默念神灵。

    然后默念自己或他人姓名,生辰八字和居住地址,接着请求指点迷津……”

    听到这里,刘十八好奇的点点头,看着曹雄手上的铜钱好奇道:

    “这普通的铜钱和龟甲怕是不行吧?”

    “当然,大街上的那种龟甲都是假货,不知道在哪个菜场买来的乌龟壳,回去加工做成的。

    真正的占卜龟甲,背面刻满甲骨文,那是真正的甲骨文,远古遗留下来的老物件,传说里面有不可思议的力量。

    铜钱在清朝时期,则改成了运道极大的乾隆通宝。

    青铜冶炼铸成的乾隆钱,数百年吸收天地日月之精华,能够上通天下通地,具有其他任何一种钱币所不能比拟的灵性。

    而乾隆二字中,乾代表着天,隆即兴隆,合在一起即为天下兴隆之意!”

    刘十八听到这里暗暗点头,默默的记在心里,暗道这老家伙还有点真材实料。

    曹雄说完后端坐在沙发上,神色肃穆,双手合十放在胸前默默的念叨了几句,然后用一根钢针扎破中指,将一滴鲜血滴在龟甲上。

    然后曹雄将手一挥,五枚乾隆币微微一晃就消失在龟甲中。

    随着曹雄眼中闪出的凌厉光芒,龟甲上上下下摇了十几下,然后往下倒砸茶几上。

    如此往复,连续卜了六次,第六卦出现的刹那,曹雄的面色才微微阴沉下来,有些难看。

    “什么卦?”

    刘十八不明所以的问道。

    “四阴双阳,六十四卦中的第二十三卦,乃下平之卦。”

    曹雄慢慢的收起龟甲,轻声道。

    “下平卦,卦象怎么解?”

    刘十八心中闪过一丝不好的预兆。

    “路上行人急匆匆,过河无桥履薄冰,小心谨慎须得去,一步踏错不回头。

    卦象显示薄冰甚险,行人难禁,此卦,预示行事要小心。”

    曹雄有些愁眉不展的说道。

    “干了,只要不是大凶之卦就行,今晚就去涵洞探一探,俗话说,富贵险中求,我老刘家目前就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刘十八站起身来,目光锐利看着窗外淡淡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