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 第60章 :里外不是人
    时间,在紫云山刘家屯的山道上,在沉默的对峙中悄悄过去……

    两个小时之后……

    刘家屯山道口,已经有些剑拔弩张之势在悄悄蔓延。

    空中,除了冷得刺骨的刀子风,还有一股比风更加寒冷东西在相互碰撞,那就是目光!

    紫云山,石鼎峰下,除了原先停留的三辆警车之外,又多出来四辆防爆车和一辆奥迪a6。

    离这些防爆车不远,还有一辆白色陆虎,静静的停在那里。

    依在陆虎边站立的,是一个穿着白色风衣,带黑色围巾,带墨镜的女人。

    这个优雅到极致的女人,微笑着和水桶一半粗细的赵狗蛋,低声交谈着什么……

    女人身后两米开外,站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面容冷峻严肃的中年男子。

    防爆车上陆陆续续下来一些队员,沉默的整理装备。

    在许昌市,能配备先进防爆车的,只有许昌市特警中队。

    根据张光烈的说法,暴力抗法事件已经演变成抢夺警用枪支,所以特警中队一次来了二十人,准备大干一场。

    平时,老是射击木头靶真正腻歪,此刻有射杀大活人的机会,可是千载难逢。

    加上张光烈添油加醋的描述,有一个据说极度危险的灭门通缉犯逃到此地,此刻就在刘家屯隐匿,所以特警队长陈宏志,才格外重视。

    陈宏志今年三十有二,长得高高大大,英俊潇洒。

    加上陈宏志家世不凡,是正儿八经的钻石王老五。

    同时,他也是宁敏儿的熟人,由于经常去小青山吃饭,和宁敏儿搭讪,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纠葛。

    说白了,就是这小子暗恋宁敏儿,也可以说陈宏志现在还没结婚,就是一直在追求宁敏儿。

    一下防爆车,他就诧异的看见了暗恋对象,不由堆上一脸自认为极为温柔的微笑:

    “敏儿啊,你怎么也在这里?这里有暴力事件发生,你可要当心一些。”

    看着身穿一身黑色战斗服,满面春风向自己走来的陈宏志,宁敏儿的脸色不由变了变,眼角泛起一丝鄙夷……

    “陈队,我就是过来散散心看看热闹,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吧?

    只不过有些人将事情夸大了罢了,另外我纠正一下,请不要叫我敏儿,我们没那么熟!”

    陈宏志闻言一愣,眼眸一闪,面色丝毫不变,仿佛无视了“不熟”两个字。

    走到陆虎附近,陈宏志不由楞了一下,因为他感觉到宁敏儿今天有些不一样?

    好像,一块干枯的土地被雨水滋润一般,显得有些娇艳欲滴,加上脸色微红,更显得美艳高贵。

    她来这里做什么?

    陈宏志有些好奇……

    顺着宁敏儿的目光,陈宏志看看山道口趾高气扬张光烈,接着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陈宏志回头瞪着赵狗蛋,满脸优越感的问道:

    “嗯,你是刘家屯的辖警是吧?说说张光烈手上的手枪怎么成那样?”

    陈宏志很清楚,要把手枪弄成那样,靠人力几乎不可能办到,那得多大的力量?

    那还是人吗?

    宁敏儿冷眼看了看指手画脚的陈宏志,看着赵狗蛋微微叩首。

    赵狗蛋面无表情,缓缓将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说完,用嘴巴朝仍然傲立在山道上寸步不让的老村长李来富,怒了努嘴巴。

    陈宏志闻言,回头死死盯着头发花白的李来富看了一眼,满脸不信道:

    “你这胖子净给我说胡话?你说你是不是眼花了?”

    赵狗蛋正准备说话,但是随即闭上嘴巴,因为张光烈从山道上快步小跑了过来。

    “陈队好久不见,今天要麻烦你们特警队了。

    赶紧组织警队的小伙子们,给攻进去,把那个通缉犯抓出来,还有那个老头子。”

    陈宏志翻翻白眼,迟疑了一下才疑惑道:

    “既然是通缉犯,有通缉令吗?还有那老头抓了做什么?”

    “通缉令?这个……没有,但是怀疑是他,那老头还抢了我的枪,肯定要抓,要抓的!”

    张光烈尴尬的笑了笑。

    “张所长,你可弄清楚,特警队可不是你家的打手?

    我们是应付突发事件的特殊部队,你看看那村口站的都是什么人?那都是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其中大部分都是老头老太啊?

    你要我端着冲锋枪,冲进村抓人?那和当年的曰本鬼子有什么区别?更别说你还没通缉令吧?

    仅仅怀疑的话,顶多进村询问一下,做一下笔录就完事了,哪里有你这样大张旗鼓就逮人的?要是抓错了咋办?”

    陈宏志还不算糊涂,仔细问了问。

    “那老头抢了我的手枪,还袭警!就算抓错了又咋地?这帮山民必须无条件服从,顶多抓了再放出来嘛。”

    张光烈理直气壮,洋洋得意的解释道。

    “你的手枪,给我瞅瞅。”

    陈宏志嘴角抽了一下,面露古怪问道。

    “在这呢。”

    张光烈郁闷的将手中的铁疙瘩递给陈宏志。

    “你这个?还是手枪么?别是自己把配枪弄丢了,找个铁疙瘩来糊弄人吧?

    就算这就是你的那啥,手枪对吧?这不是在你手上么?那老头咋的抢你了?”

    陈宏志狐疑的看了看皱成一团的铁疙瘩。

    “我……他,那老东西捏扁了又还我了……”

    张光烈目瞪口呆的解释道!

    “噗嗤。”

    宁敏儿捂着嘴,白了陈宏志一眼,娇笑道:

    “那就是没抢了?看不出来你挺会扣帽子的。一会通缉犯,一会暴力抗法,官字两张嘴,好坏都被你说了。”

    “我……对了,你是哪里来的疯女人?你算老几,小心老子把你也抓进去……”

    张光烈不满的瞪了宁敏儿一眼。

    陈宏志和赵狗蛋闻言,不由同时吓得额头冒出一丝冷汗……

    这家伙,故意的?

    这宁敏儿,是你一个破烂所长惹得起的?

    “啪……”

    陈宏志肚子都快气破了,一巴掌甩了过去,嘶声吼道:

    “老子扇死你个瘪犊子?你怎么说话的?这个,这个宁小姐是我朋友。”

    “不是朋友,是熟人。”

    宁敏儿很及时的纠正了一下。

    陈宏志呆了一下,尴尬着笑道:

    “我这不是帮你出气么?”

    张光烈捂着扇肿了的面颊,瞠目结舌,心道:“老子今儿个惹了谁了?先被白胡子老头打,下来又被你打?真他么邪性……这女人,啥来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