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 第64章 :暗流涌动,八方博弈
    司马垂云和陈宏志两人阴着脸,快步走到刘家屯村口。

    司马垂云侧头看看陈宏志的脸色,笑着说道:

    “陈队,那个叫刘十八的嫌疑犯就看你的了!我提醒你,这刘家屯的村民,我估计有几个会家子。

    可能有些老土功夫,你的特警队,可不要阴沟里面翻船呐?”

    “哼!”

    陈宏志没好气的哼了一声,看看司马垂云那张阴险狡诈的脸,讥讽道:

    “我看,司马局长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想拿我当枪使,出事了我顶缸?”

    说到这里,陈宏志轻蔑的看了看刘家屯方向,轻笑道:

    “司马局长,你别激将我,我看村里都是一些泥腿子,不可能抵挡住热武器。

    但是,我们对老百姓,不能动不动就拿机枪吓唬人是吧?

    我让特警队将枪都放下,全部换上防爆盾和警棍进去,才不会死人。

    我还年轻,路还长,不像局长您,朝里有人好升官啊。”

    说完,陈宏志朝特警队的队员走去,扔下司马垂云在那暗暗的咬牙切齿冷哼道:

    “陈宏志,过了今天,你的特警队长也别做了,我看做一个辖警就比较好。”

    正在这时,司马垂云的手机响了起来,司马垂云连忙在四周看看。

    接着,他快步走到一个僻静角落按下接听键,脸上泛起了一丝讨好的笑容,轻声笑道:

    “上官小姐,那刘十八已经被困在刘家屯了,嗯,你给我的消息没错,他确实逃了回来。

    嗯,你说还有十几个黑衣人在这里失踪?不,我没有看见什么黑衣人,等下进村了我找找看。”

    “司马垂云,你做得不错,我已经跟我一个朋友说了,举荐你高升一步,听说京都还有一个副厅的位置,但是……”

    “但是什么上官小姐,你就别卖关子,我你还信不过?”

    司马垂云听到这,早已满面红光,陷害一个土鳖就能得到升迁的机会,还能结交一个贵人,何乐而不为呢?

    要知道京都里的每一个位置,都难如登天,自己要是靠着省里做一把手的老家伙,这辈子都别想。

    老家伙还是太保守了,并不能让自己更进一步……

    但是,那娇媚可人的上官雅,却让他看到了更近一步的机会,他不能不把握住。

    “我要刘十八身上的一面黑色铁牌,然后你想办法弄死他,其余的你自个看着办吧。”

    说道这里,那头就挂了电话。

    司马垂云楞在当场,虽然他是市局的局长,做做小黑案,陷害几个无根无底的老百姓,坐坐黑牢是没问题的。

    但是,真要在众目睽睽下动手杀人,那就不一样了,出事的话,可就是绝路。

    但是,升官发财的机会不多,司马垂云觉得还是可以搏一下。

    但是,这事不能自己做,得找个动手的人,替自己背锅……

    想到这里,司马垂云咬牙切齿暗暗心道:

    “刘十八,就当你好事做到家,成全了我司马垂云,等你死后,我年年给你烧纸焚香。”

    司马垂云背着双手,慢慢朝防爆车走去,他自己的配枪仍在局里,他得想办法弄把手枪才行。

    至于背锅的家伙,有一个叫张光烈的紫云镇所长,就是现成的人选。

    凭借司马垂云的职位,顺利的从特警队的防爆车上“借”到了一把七九式的半自动手枪。

    这种手枪是华夏最新式的型号,使用的是无壳弹头,装弹量三十二发。

    接着,司马垂云将张光烈单独叫到一边谈工作,谈笑风声之间,颇有一股指点江山的味道……

    阴暗角落中,那把手枪转移到了张光烈的口袋里面……

    这时,所有人都没注意,一个肥硕男人,穿着一身包不住一身肥肉的警服,独自站在一个不引人注目的角落。

    他默默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就是辖警赵狗蛋。

    赵狗蛋默默的听着司马垂云,陈宏志和宁敏儿的争论和对话。

    他静静看着特警队和几个紫云镇的警员摩拳擦掌的装备警棍和防爆盾。

    也偷偷的看着司马局长偷偷的跑去“借”了一把七九式手枪,并且还偷偷接了一个电话。

    最后,那把手枪转移到了自己的顶头上司,张光烈手里。

    皱了皱眉毛,赵狗蛋的小眼珠滴溜溜转了几下,嘿嘿冷笑了一声。

    人在做,天在看,升官发财就在今朝……

    赵狗蛋又恢复了那种混混沌沌的状态,完全就是一个混吃等死的乡村辖警,肥胖圆溜的脸上,露出一丝狡猾,悄悄的走到了宁敏儿身边嘀咕了几句……

    听了赵狗蛋的几句话,再看着陈宏志妒火中烧的样子,还有司马垂云阴险狡诈的冷笑。

    宁敏儿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

    她想了又想,咬了咬唇,心中煎熬了一番,最后无奈掏出手机,回到陆虎上拨打了一个号码:

    “喂?是大哥吗?最近还好吧?”

    “嗯,小妹啊,能给我打电话真是稀奇啊!”

    “大哥挺好的!对了,你都两年没回家过年了,爸妈挺想你的。

    不是大哥说你,没事和爹斗气做什么?当年你非一意孤行和那小子结婚,然后他英年早逝,你也成了小寡妇。

    虽然爹妈嘴巴上不说,其实心里疼得要死,他们知道你心里难受,也没逼你回京城。

    但你也不能一去几年都不回家吧,你哪里象做人儿女的?好了,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打电话我,是不是有事?”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大大咧咧的男声。

    宁敏儿的右手死死拽着电话,手心都捏出汗了,她实在不知怎么开口。

    难道说,自己又看上了一个比自己小五六岁的山里人?

    这个事,她实在开不了口,再说自己当初非要结婚,不顾家中反对,毅然跟随死去的丈夫来到许昌市,结果呢……

    但是,眼前的事,很明显自己无能为力,就靠自己的身份不见得压住那司马垂云。

    自己要是亮出身份,说不定司马垂云都能直接灭口,宁敏儿相信这家伙做得出来。

    思索良久,宁敏儿叹了口气,幽幽的对着电话说道:

    “哥,我需要你帮忙。”

    电话那头的男声闻言有些焦急,忙问道:

    “出什么事了?只要大哥能帮上,一定给你办了。”

    宁敏儿犹豫了一下,白皙的面庞哗一下变得通红,轻轻说道:

    “哥!我……我最近又遇到一个男人,他现在有了大麻烦,我想帮帮他。

    但是我现在又帮不了他……

    我觉得你来我这一趟比较好,我有个同学,就是当年的赵胖子,说你就在省城附近集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