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 第66章 :这帮土鳖真有钱
    刘家屯山道上,危险的气氛越来越浓,特警队的二十名队员已经全副武装准备妥当。

    每个人都身穿防弹衣,防爆头盔,大号警棍再配上防爆盾牌……

    司马垂云面带得色,满意的看着即将进攻的特警队,悠悠然掏出一支香烟叼在嘴上悠闲的吐着烟圈。

    陈宏志则面目阴沉,指挥着特警队准备攻进刘家屯,他时不时回头看看一脸焦急的宁敏儿,脸上隐隐泛起嫉恨之色。

    宁敏儿站在不远处,瞪着司马垂云那丑恶的嘴脸……

    她现在也没法,司马垂云就是土皇帝,好在她已经做了该做的,已经向哥哥求援,也不知道能不能赶来,但愿来得及。

    赵胖子则没事人一样,躲在警车里开着暖气不愿意出来。

    眼看陈宏志要下令进攻,宁敏儿实在忍不住,冲过去冷冷的看着陈宏志说道:

    “你就不怕犯错误?里面是普通老百姓,要是有什么伤亡,你怎么交代?”

    陈宏志阴着脸,瞪了一眼宁敏儿,嘴里面充满酸味道:

    “我看你是惦记里面的小白脸吧?你以前根本不认识那小子吧?

    我就纳闷了,这么短时间你们是怎么勾搭上的?”

    宁敏儿听见这话,气得直哆嗦,指着陈宏志怒道:

    “无耻,亏我以前认为你是个光明磊落的人,瞎了眼。”

    看着宁敏儿涨得通红的脸庞,陈宏志酸水四射,嘴里没好气道:

    “怎么无耻?我只不过是服从司马局长的命令抓捕嫌疑犯罢了。

    对了,还有暴力抗法和抢枪的罪犯,至于说错误,嘿嘿!出事了那是司马垂云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宁敏儿大眼睛转了几下,冷笑道:

    “确实是司马垂云下令,但你想过没,司马垂云后面有人撑腰呢,万一出事,总要找替罪羊的,我看你就蛮合适的……”

    陈宏志听见宁敏儿这么一说,脸上顿时阴晴不定。

    看着宁敏儿玲珑有致的身子,精致的面容,雍容的气质,陈宏志强吞一口涎水。

    他一想到这么好的白菜,竟然会给一只“山里的土鳖”拱了,心气就不打一处来。

    自己好歹苦苦的追求宁敏儿几年吧?怎么没见你这么关心我来着?

    一个乡巴佬就让你担心成这样?肯定有一腿……

    一个女人,在什么情况下会无比担忧一个男人?

    陈宏志太清楚,那岂不就是“有一腿”之后才有的效果?

    想到这里陈宏志毅然下定决心,一定要出口恶气,最好找机会把刘十八干掉最好。

    反正他是嫌疑犯,只要不束手就擒,自己完全有理由开枪击毙。

    “好了,这是我们特警队职责所在,宁小姐站一边去,别妨碍我工作。

    至于你说的那些,我想司马垂云作为一个市局局长,应该能担待一些责任的。”

    说完陈宏志摆摆手,往山道走去。

    ………………

    站在山道口,刘家屯老村长李来富和副村长马柱子,冷眼看着摩拳擦掌的特警队员。

    李来富颚下白胡子抖了抖,回头问马柱子道:

    “柱子,屯的年轻伢们,都准备好了?”

    马柱子憨厚的笑笑,黝黑的脸上挤出一副阴笑道

    “村长!早就准备好了,全村的老幼妇孺都呆在自己家中。

    十五岁以上,六十以下的青壮全部集合了,总共有五十人,还有一些在外打工没有回来。”

    李来富点点头,再次问道:

    “武器呢?老祖宗留下的那些破烂玩意还能用吗?”

    马柱子尴尬的摸摸头,傻笑道:

    “烂得厉害,勉强……勉强还能用吧?”

    “勉强是什么意思?”

    李来富吹胡子瞪眼,怒视着马柱子。

    “刀剑比烧火棍强不了多少,铠甲比棉袄要结实一些,唯一合手的就是强弓还能使,以前打猎换过弓弦。

    不过屯子外面的那些家伙,咱空手就能对付,何必动刀枪呢?”

    马柱子纳闷道。

    “你懂个屁?那些机关枪是摆设?他们吃了亏肯定会拿出来用。

    你们的功夫,还没到挡住子弹的地步吧?就算村长我也没把握。

    你叮嘱咱的人,不要杀人,要活捉……懂吗?”

    李来富威严的笑笑,拍了拍马柱子的肩膀。

    马柱子感觉到,李来富的手,抖得厉害……

    ………………

    李来富和马柱子的无视一般的对话,清楚的传进山道口,陈宏志和他手下特警队的耳朵里。

    这下,特警队队员一片骂声……

    “看看这些刁民真狂?队长,咱冲进去吧?”

    “是啊队长,进去把他们都抓起来,全部关黑号,看这帮山里的乡巴佬还得瑟?”

    “他们以为自己是谁?咱特警队是泥做的?”

    “你们看?”

    “那是什么?老天我眼花了……”

    正在这时,一声惊叫,打断众人的喧闹,同时转头往刘家屯看去。

    屹立在山道口,白发苍苍的李来富,带着刘家屯的几十个青壮退到村口,让出了山道。

    映入众人眼帘,是刘家屯一帮老少男人!

    所有人看见这一幕的人都目光呆痴,他们简直不敢相信他们看到了什么?

    竟然看见一帮现代土包子,穿着古式铠甲,黑色的铠甲上,隐隐泛着绿光。

    不!那不是绿光,那是铁锈?

    铠甲的样式怎么那么眼熟?

    “那是,以前汉朝的铠甲?”

    在场的人都是华夏人,怎么会对自己老祖宗的铠甲不熟悉呢?

    哪怕过去数千年,就算不知道,但是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路。

    眼前这帮穿着古董的山村野夫,除了没有高高的发髻,活脱脱就是来客串电视剧的?

    视线,转移到这帮刘家屯老少手上,所有人又被震撼了一把!

    这帮土鳖每人手上还拽着一把古色古香的武器?不是青铜剑就是弓箭……

    青铜剑和弓箭,每一把都锈迹斑斑,但仍然掩饰不那种金戈铁马的锋锐之气。

    所有人不禁脑洞大开,难道?刘家屯是数千年没有被文物贩子光顾的雏女地?

    这帮土鳖身上穿的,手上拿的,都是文物,随便弄一件出去价值不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