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 第69章 :头顶长疮,乌云盖顶
    曹雄闻言一惊,凝眉问道:

    “十八,你打算怎么毁?”

    “挫骨扬灰,仍在人油火槽里烧成灰,然后撒到地下水中,冲出这个地下溶洞,让司马仲达葬于天地间。”

    刘十八漫不经心的冷笑道。

    说完,刘十八凝神注视着面色大变的曹雄,和噤若寒蝉的李二狗夫妇。

    他将三人的此刻的表情都尽收眼底,曹雄有些犹豫和不忍,而李二狗夫妇则漠不关心,一副你说了算的摸样。

    “好,就这么干!司马家的祖宗做了初一,也别怪我曹家人做十五。”

    曹雄恶狠狠的狞笑道。

    曹雄老头很会察言观色,他不敢反对刘十八的任何意见,他知道李二狗夫妇跟来可不是当摆设的……

    笑过之后,刘十八将木匣随手塞进了背包,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瞥了一眼仍然蹲在万人坑边不停转圈的老黑。

    老黑有些古怪?

    估计万人坑的无数黑色枯骨下面,还有什么令人意外的东西?

    但是此刻,却没有时间再查探这个阴森幽暗的地下洞窟,刘家屯上面的事情必须要解决。

    实在不行,刘十八必须要做出选择……

    …………

    四人艰难的顺着来时的路回到山涧边,再次由李二狗背着老黑打头,翠花最后,刘十八和曹雄爬中间,顺利的回到原来曹操的那个墓室中。

    回到墓室之后,刘十八对着曹雄和李二狗示意了一下,二人点点头。

    在李二狗的帮助下,曹雄将靠在角落的那具疑似司马懿的遗骨从锈迹斑斑的铠甲内卸了出来。

    再然后,直接将枯骨扔到火槽中……

    此时,墓室中不知何处吹来一阵阴风,将青色的火苗吹得哗哗作响……

    翠花惊惧的四周打量,紧紧贴着李二狗问道:“老头子,你说怎么那么渗人?”

    “呵呵!”

    李二狗傻乎乎的侧头一笑,火光倒映下,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看了刘十八一眼,咬着牙说道:

    “我爸和我说,这个叫报应……也许这阴风,就是那阴魂在不甘的嘶吼。”

    刘十八淡淡的看了面色扭曲的曹雄一眼,眼神一转,轻声问道:

    “老曹,你说这后面的十七具尸骨,就是摆十八连环阴阳夺魂阵的那十七具尸骨怎么办?”

    曹雄闻言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微微往后退了一步道:

    “这里是刘家守护的地方,谁也没想到,当年六一躲藏在这里留下传承,你说咋办就咋办,老汉都听你的。”

    ………………

    就在司马懿的尸骨,被焚烧成灰的一刹那,站在山道口的司马垂云踉踉跄跄倒退三步,面色煞白,仿佛得了急病。

    就好像一个人被突然抽取了精气神,伤到了元气。

    司马垂云面色惨白,颤颤巍巍的扶着一块大青石缓缓坐下,惊疑不定的自言自语道:

    “这是怎么回事?突然头晕目眩,难道得了高血压?我才三十八岁啊……”

    一直跟随在司马垂云身边默然不语的汤文灿,此时好奇的问道:

    “司马局长,是不是不舒服?要不先回去?这里交给陈队,没问题的?”

    到手的财富,怎么能回去?

    司马垂云喘了口气,摆摆手道:

    “我没事,就是胸口有点闷,头晕晕的……”

    “呱呱呱……”

    司马垂云话没说完,众人头顶飞过几只乌黑的老鸦。

    “啪……”

    紧接着,三坨白里带青的乌鸦屎,直接拉在了司马垂云的头顶,脸上,肩膀上……

    司马垂云惨嚎一声,差点晕了过去!

    这难道,就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头顶长疮,倒霉透顶?

    ………………

    与此同时,在许昌赶往紫云镇的公路上,行驶的一辆红旗轿车上。

    有一个面目严峻,双眉紧紧拧着,极有威势的男人,这个男人叫司马俊杰,是司马垂云的老子,同时也是省内的一把手。

    司马俊杰有一位至交好友,是一位修运的运师,造诣不凡。

    就在数个小时之前,这位好友用诡异的手段测出司马俊杰近日将霉运临头,气运一撸到底,忌出门……

    想到自己那纨绔儿子,已经按照自己的吩咐前往紫云山石鼎峰,给曰本人找什么东西,司马俊杰便惊慌失措。

    难道今天的霉运,就应在紫云山儿子身上?

    思绪纷乱中,司马俊杰猛的感觉胸口发闷,面色苍白,连忙摇下车窗,大口大口的呼吸。

    还没等他喘过一口气,紧接着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司马俊杰惊恐万分,眼中露出深深的恐惧,低声咕哝道:

    “是谁?是谁找到司马家的祖坟?祖先的遗骨肯定尽毁,否则不可能有这么厉害的气运反噬。”

    强忍着一口气,司马俊杰深深的凝望着清晰可见的紫云山九山十八峰,呐呐道:

    “难道传说是真的?司马家的遗骨就在这紫云山中?到底是谁……”

    ………………

    地底的墓室中,刘十八目光清澈的看着曹雄,又转头看了同样白发苍苍的李二狗夫妇一眼。

    “二狗叔,你说那十七具尸骨怎么处理?”

    刘十八淡淡的问道。

    李二狗闻言愣了一下,翠花则在他的腰上软肉上狠狠掐了一把。

    “哎哟!你个老娘们?掐我做啥?”

    李二狗翻着白眼大怒。

    接着李二狗转过头来,眼眸一闪,嘿嘿一笑道:

    “十八,不!小主,你爷爷,也就是我师祖,肯定有交代?比如移坟什么的?”

    刘十八闻言,眼中一凝,微微笑了笑,又看了看沉默不语的曹雄。

    “这样吧,这里的风水大阵有些诡异,我也看不透。

    那些尸骨也都是可怜人,说起来也是我摸金一门的前辈,我看全部留着吧。”

    刘十八不紧不慢的解释道。

    说完,从身上掏出一个玻璃瓶子,风轻云淡的递给曹雄,眼中含笑道:

    “老曹,我也不知道你有没有后代,但是这个墓穴,的确是紫云山九山十八峰,五湖一河中极好的一个风水宝地。

    这里的面积太大,具体的情况今后还要仔细勘察才能决定。

    按照我估计,这里可能这是一个极为惊人的风水大阵的其中一部分,我的水平也不能窥得全貌。

    现在我决定,老曹你留下一点血脉,割一些头发指甲放在瓶中,然后挤一些精血,深埋在刚才司马仲达端坐的那个长案底下,为你曹家后代留一个善缘和念想吧!”

    曹雄拿着瓶子,两颗泪珠在眼眶中滚动,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想他曹雄拜师刘十六那滚刀肉,图的什么?不就是图今天么?

    不就是图个认祖归宗,回到祖先的埋骨地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