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 第74章 :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呜呜……”

    老黑歪着漆黑的脑袋,感受到李来富一丝恶意,不由恶狠狠的呲牙朝李来富咆哮一声。

    李来富,吓得倒退三步……

    刘十八轻轻踢了老黑一脚……

    “吃了就吃了,咋了?这玩意据说会自己长出来。

    我有一个完整的人形太岁,啥时候吃都行,想吃多少吃多少,今儿个吃凤爪,明儿个吃蹄花……”

    刘十八左顾右盼一眼,洋洋自得的解释道。

    李来富顿时瞠目结舌……

    ………………

    于此同时,听了李来富先前那句能憋死人的话,司马垂云和陈宏志脸色铁青。

    他们代表的是华夏的执法机~关,竟然被一个种田打猎的白发老头给无视?

    还说什么打完了去种地打猎?

    当我们特警队,是以前的土匪山贼?

    司马垂云和陈宏志对视一眼,阴笑着暗暗点头,陈宏志用只有司马垂云听得见的声音小声道:

    “局长,收缴的证物,记得到时候也留给我留一两件。”

    听见这话,司马垂云一愣,接着满脸笑容,轻笑道:

    “一定,我们局和特警队唇齿相依,当然要同心协力。

    为广大老百姓铲除恶势力是我们公仆的职责所在。对于违法的东西,当然要收缴干净。”

    此时司马垂云心里面不知道多高兴,他虽然是局长,其实目前就是个光杆司令。

    他正在恼火着为什么不多带些人出来呢。

    正好陈宏志也有捞一笔的心思,那么就好说,就怕你不贪。

    只要你开口,这事情就好办,两个部门一对口,就可以把这案子给做绝……

    什么叫做绝?

    那就是做成死案,死无对证的那种,我说你是盗墓造假集团,你就是盗墓集团。

    我说你的文物是造假,我说你勾结境外倒卖文物,那么你就是。

    不为什么,就因为我是执法机关,我说红就是红,我说白的就是白的,当官就是好……

    司马垂云和陈宏志想到这,忍不住大笑起来。

    他们这种级别,象这样能大捞一笔的机会可不多,今儿个可要好好把握住了。

    其实,陈宏志隐隐约约的知晓一些宁敏儿的来历,但不是很清楚。

    想来,她应该是那个家族的外围子弟,否则怎么会来许昌这地方?

    想到这,陈宏志直接忽略了宁敏儿的存在,英俊的脸上出现一丝扬眉吐气般的狰狞。

    吗的,拼了,富贵险中求!

    当下,陈宏志看着二十多个全副武装的特警,春风得意道:

    “都准备好了吧?等下进去下手轻一些,不要把文物……不,物证打坏了。

    你,你,你,最后的十个带上枪,要是遇到暴力抗法,给我就地击伤。”

    说完了,陈宏志犹豫了一下,补充了一句道:

    “就地击毙也可以!”

    二十多个特警队员听见这话,顿时愣住了!

    他们不是傻瓜,刘家屯的老百姓,一看就是老实巴交的山民。

    这些人不是劫银行的悍匪,或是劫人~质的暴力份子。

    万一动用枪支打出了事来,谁来顶缸?

    “陈队,你的意思是?遇到反抗当场击毙这些都是老百姓啊?

    要是出了事情算谁的?不是兄弟们不答应,兄弟们都有家有口,你说是吧?

    当然我们也不会违反纪律,你说怎么做我们就这么做,但是……”

    特警队中,一个年轻的队员疑惑问道。

    陈宏志大手一挥,脸上满是自信道:

    “不要置疑领导的判断,我和司马局长分析过了,里面就是一个重大的文物造假团伙。

    不光如此,里面还是暴力分子,出了事情么……

    嗯……紫云镇的所长张光烈顶缸……因为情报是他提供的。”

    说到这里,陈宏志犹豫一下,然后回头指着张光烈说道。

    张光烈本来还志得意满,听见陈宏志这话,顿时嘴角抽筋……

    这是什么话啊?

    有了好处你们拿?

    出了事情我顶缸?

    但是接下来,陈宏志根本没有给张光烈争辩的机会,直接下令道:

    “催泪弹瓦斯准备,进攻!”

    宁敏儿和满面呆痴的赵二狗,站在不远处焦急的看着这一切。

    他们两人势单力薄,根本阻止不了什么,也无力改变司马垂云的决定。

    更加无法影响他们的贪念,这帮人已经冲昏了头脑。

    宁敏儿只能焦急的看了又看远处天空……

    赵狗蛋却不停的皱眉分析,今儿个这刘家屯的契机,自己能从里面得到多大的好处?

    ………………

    “嘭嘭……嘭!”

    随着几声闷响,进攻刘家屯的特警队终于甩出几个催泪瓦斯。

    接着,二十多人蜂拥着冲向刘家屯狭小的山道口。

    这情形,有点象很久以前华夏的鬼子进村,只不过角色换了,鬼子变成特警。

    被抢的一方倒没有变化,仍然是老百姓……

    站在村口的刘十八和李来富,看见进攻开始,立马就招呼村里面的青壮和铁卫,往村子里退去。

    李来富边退边指挥着:

    “所有男人进到自家石屋里,两人守一个屋子,进来一个抓一个。

    他们有枪,不要硬抗,也不要杀人,咱们老祖宗留下的铠甲,也不知道能不能抗住子弹,翠花带着五个弓箭手跟在小主身边。”

    李二狗则恶狠狠的狞笑道:

    “爹,要是他们开枪,咱宰他几个吧?咱屯子可不是什么鸟人,都能来踩一脚的,让他们和乱坟岗的曰本人作伴去。”

    李来富双目一瞪,怒道:

    “说胡话?你忘记了自己是谁?你不是华夏人?

    让他们知难而退就是了,不要把事情闹大了,有小主在,刘家屯崛起指曰可待,刘家的后裔没一个孬种!”

    同样两鬓白发的李二狗,被他爹李来富骂了一句,当即没了火气,带着八个铁卫各自找地方埋伏去了……

    李来富,刘十八,曹雄,带着剩下的十个拿着弓箭的千金堂铁卫,正面朝蜂拥进来的特警队迎了过去。

    李来富目光沉稳,悠然下令道:

    “十个人站成两排,轮流两段射,不要射要害,射脚。

    咱们都是五行三家的后裔,养兵千曰用兵一时,你们每个人都苦练祖传功夫多年,现在他们要进来抓小主刘十八,你们说什么办”

    十个目光锐利的铁卫同声怒吼:

    “死战!”

    “死战!”

    怒吼声,充满杀伐果断的无畏气势!

    虽然人少,但那股掩饰不住的凶悍之气,让刚刚冲进来的二十多个特警队脚步一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