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 第90章 :傻儿子最合适
    ps:今天四更,0点二章,中午11点一章,晚上八点一章,希望大家支持……

    武装直升机腾空而起,围在山道的特警和武警也由霍达带着离开。

    这会,辖警赵狗蛋才一步三摇的走过来,给刘十八打个招呼,笑道:

    “因祸得福啊,好运道!”

    刘十八也笑道:

    “好说。”

    这时,刘十八手中曹雄的手机响了起来,接通之后竟然是宁敏儿从飞机上打来,说宁海东找他。

    接完电话,刘十八古怪的看了赵狗蛋一眼,含笑道:

    “宁团长的意思,让赵狗蛋同志,暂时接任许昌警局局长的职务,等正式任命下来,就可以行使职权。”

    李来富也顺带惊讶一番,不由笑着对赵狗蛋恭喜道:

    “要祝贺赵局长了!”

    赵狗蛋沉默了一会,眼波流转,费力的摇摇头,无可奈何叹了口气道:

    “帮我辞了吧,我打算连辖警也辞了,今后我也搬到刘家屯来生活算了。

    要是真做了那什么局长,我担心我活不长,有命做,没命享福。”

    刘十八闻言顿时愣住,一脸古怪的看着悠然自得的赵狗蛋嘿嘿傻笑……

    真的傻?

    只有天知道……

    李来富皱眉看看赵狗蛋,想了一会道:

    “真的准备搬迁到刘家屯,你不后悔?”

    赵狗蛋冷静的看着李来富,摸了摸肥嘟嘟的脑袋,咕哝道:

    “我已经三十多岁了,不想这么活下去……”

    刘十八现在心中还有些疑问,也不能这么轻率的相信一个人。

    但是这赵狗蛋竟然是一个一品功德师,这就有点意思了。

    功德师在刘十八看来,就是烂好人的代名词。

    今后刘家屯这边做防御工事,有些事不能让那些铁卫出面,他们身上杀伐之气太重,出去很容易让人想到什么,那么,赵狗蛋或许是个很好的帮手?

    既然有这个打算,刘十八也不犹豫,朝身后黑暗角落,挥了挥手。

    马柱子鬼魅一般出现在刘十八身后,恭敬的站在那里,象黑暗中的死神一般,将赵狗蛋吓了一跳。

    “柱子,从今天开始保护赵狗蛋。”

    “好!”

    马柱子看了赵狗蛋一眼应道。

    说完,刘十八转头看着赵狗蛋淡淡笑道:

    “既然赵大哥有这个打算,那么我也不客气了,你今晚去许昌帮我联系一些施工队和重型机械。然后找一些特种建筑材料的供应商。”

    赵狗蛋一愣,小声道:

    “难道做房子?”

    “不,我打算在刘家屯石鼎峰下,做一个永久的防御工事。

    你连夜要将老婆儿子都接来刘家屯,等开工的钱到账之后就开工。

    我要出一趟远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工事的事就交给李爷和你了。”

    刘十八边说边仔细观察赵狗蛋的神色。

    他派遣马柱子保护赵狗蛋说白了就是监视。

    刘十八一直相信自己的预感,今天的刺杀事件不是偶然。

    说不定在身边的这些人当中,甚至刘家屯中,还有和杀手或者曰本人一伙的,现在唯一能依靠相信的,只有十八铁卫和李来富,曹雄。

    赵狗蛋咬咬牙,沉重的点点头道:

    “那我也不矫情,许昌那边的人脉还是有一些的,等准备好了,过几天我就和老婆孩子一起过来。”

    刘十八点点头,回头看着李来富道:

    “李爷,工事的设计就拜托你,我想你会有办法的。”

    李来富嘿嘿一笑道:

    “没问题,保管你下次回来,刘家屯成为铜墙铁壁。”

    李来富没有询问刘十八为什么要做防御工事,有些事自己心知肚明,不需要问那么明白。

    赵狗蛋也不是傻瓜,他能肯定刘十八今后会发达,自己一定要搭上这班车。

    他也明白将老婆孩子送过来意味着什么。

    但是,他更加明白马柱子是什么人,在保护自己的同时,肯定还有负责监视的意思。

    我靠,平时怎么没发现刘家屯这帮老爷们,这么可怕?

    刘十八出去几年回来,变了一个人一般?

    准备离去的赵狗蛋好奇的转过身来问道:

    “不知刘家屯做永久工事的目地是什么?”

    “保密。”

    刘十八的回答,让赵狗蛋呆了一下,点点头说了一声知道了,就出了刘家屯。

    开上那辆有些老旧的警车,往紫云镇开去。

    等赵狗蛋的车尾灯看不见了,刘十八才收回凝视远方的目光,回头看了一眼。

    他对着黑暗中空无一人的地方,淡淡问道:

    “是谁,出来吧!”

    黑暗中的空气仿佛诡异的扭曲,渐渐出现一个黑色的人影,副村长,王二梆子!

    “小主,我接替马柱子保护你。”

    王二梆子恭敬答道。

    刘十八看着眼前已经五十多岁,发鬓有些微白的王二梆子,微笑道:

    “王老,我现在不需要什么保护。”

    王二梆子听刘十八这样一说,不由愣了一下,接着古怪一笑道:

    “小主可能有些奇遇,但是实战经验却太少,一个索命门一品杀手,就能轻易的把你干掉。”

    刘十八闻言,尴尬的摸摸脑袋,苦笑道:

    “好像,是这么回事,那就麻烦王老了。”

    感激看着王二梆子,刘十八拍了拍王二梆子的肩膀,严肃的说道:

    “老王,相信我,我一定会让刘家屯的所有人过上好曰子,不光如此,还要让大家光宗耀祖。”

    王二梆子见刘十八这么一说,脸上浮出一丝感动,忙道:

    “我们屯的人,都是老刘家的徒子徒孙,一诺千金,祖训就是祖训。

    不过小主既然这样说,我想那些世世代代守护刘家的人,都会感谢小主仁德。”

    见没什么事了,刘十八叫上曹雄,李来富往村里走去,老黑摇头摆尾的跟在身后。

    刘十八打算在村里再住几天,等宁海东那边钱到账了,他就要离开。

    按照爷爷遗嘱所留的锦囊,去陕西秦岭太白县,太白河镇核桃沟走一趟,找一个叫做孔卓文的人。

    ………………

    “小主,你真的打算出去?”

    李来富严肃的问道。

    “没错!”

    刘十八点点头。

    “但是小主你现在还太弱,本事还没学好,老汉怕出去了会遇到危险,特别是曰本人那边……”

    李来富忧心忡忡的说道。

    “这是爷爷的遗愿,必须要去!”

    刘十八坚决的摇摇头。

    李来富凝视着刘十八,叹了口气道:

    “那么带几个人同去吧。”

    刘十八闻言皱眉思索一番,点头道:

    “老曹就留在屯子里,他是五品相师,李爷你是六品风水师,防御工事要和风水大阵相结合,少不了你们两位前辈。”

    顿了一会,刘十八看了王二梆子一眼,含笑道:

    “十八铁卫中,年轻的几个身上气势太过凌厉,招人眼,我就带李二狗夫妇去吧,他俩精气内敛,最为合适。”

    李来富闻言,眉开眼笑,得意洋洋道:

    “还是小主有眼光,我那傻儿子最合适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