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 第108章 :前途一片黑暗
    阴森森的地窟中静悄悄的,黑狱座落在庞大地窟中一个偏僻角落。

    据那老汉所说,在华夏统一之前,这里就是关押极度重犯的地方。

    虽然经过这么多年,里面的一些设施经过补充还是很完善的。

    整个黑狱占地,约有数十亩,分一个军营、四个监仓等两部分,关押量为一百人,最大关押量两百人。

    四个监仓分为两排,每排两个监仓,每个监仓五个监室,最外面一间是值班的士兵使用。

    一号监仓的监室分别被标注101--105号监室。

    101在最外面,105就在最深处。

    每个监室可关押约二十人,实际上有的十人不到。

    当然,要是碰上什么意外,硬塞进去四十人也没有问题。

    四排监仓被约六米高黑色围墙包围,墙上有一排带倒刺向里倾斜的电网。

    院墙和监仓相隔约有五米安全距离,两个院墙对角,还分别建有两个小型瞭望塔。

    瞭望塔上每天二十四小时,都有荷枪实弹的精锐黑衣士兵放哨,防止重犯越狱。

    其实这地方深藏在地下,就算逃出了监仓和围墙,你也出不去。

    在黑暗的地窟中,一个摸不着东南西北的重犯,根本不可能,越过重重关卡,电梯,闸门和重兵守卫。

    此刻,靠右边三号监仓的305监室内,此刻正上演着一出难得一见的好戏。

    这出好戏,俗称:杀威棒……

    审讯完毕,刘十八再次被蒙头,搜身之后被直接被扭送进黑狱,分配到三号监仓,305监室。

    此时已经到了半夜,整个监室内大约不到十人。

    刘十八进来的时候,里面的人早已睡觉,没有一个活人鸟刘十八一声。

    睡觉的人脑袋都蒙在被子里,看不出端倪长相大小。

    大好青年刘十八虽然胆大心细,却也没见过这种阵仗,不由得心里发虚。

    这里都是黑狱重犯,有些都关了半个世纪了,怎么不叫人心声恐惧?

    刘十八傻傻在原地站许久,无奈只能自个默默走到靠里的墙角蹲了一宿。

    惨啊,真惨……

    这地方真教人做人的道理!

    盘龙卧虎啊……

    刘十八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会是终生监禁?唯一能肯定的是,自己被坑了,被宁家两个老东西坑了。

    进到监室,刘十八首先做的,就是仔细将监室里里外外看了个清楚,这是这段时间养成的习惯。

    特别做摸金校尉,必须得沉住气,观察事物得仔细,否则,就不是一个合格的盗墓贼。

    监室大小,根据目测约在四十平方左右,睡觉的地方,和华夏北方的通铺一般,占据整个监室一半面积。

    监室中余下的空处,是一条大约二米宽的走道,在监室尽头另外有一道铁门。

    铁门外面,应该是给在押犯放风的场地。

    这道铁门并不是里面上锁,而是由窗户上面的专用走道上的开关来控制,想来应该是什么扳锁闸刀之类的机械。

    放风场顶部,铺设小指粗的通电钢筋防护网,靠人肉基本不可能弄开。

    刘十八微微叹了口气,暗暗道:

    这就是牢房?

    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曰也会到这里走一遭?

    这下,自己的人生真的完整了!

    以前,听爷爷给自己吹牛皮,说一个没有坐过牢的人,不是一个完整的人!

    喝喝辣汤辣水,坐坐牢,难道就完整了?

    真扯淡!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刘十八觉得浑身发冷,感觉阵阵阴气在周身环绕。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别缘故?

    这地方,不详啊……

    此时,整个黑狱中寂静无声,偶尔响起一声尖利惨呼,或铁门撞击声,又或是镣铐叮当响。

    这些稀奇古怪的声音加起来,让平素心理素质极好的刘十八,瞬间心头发毛,被一种无边的阴冷煎熬了整整一晚。

    他总不能钻到那些人的被子里,把人家踢出去吧?

    这里的人估计都是白发苍苍的老大爷,这也太不人道了……

    监室里,还有二十四小时不熄的两盏灯泡陪伴着刘十八,否则他当晚就会熬成神经病。

    不管怎么说,刘十八还是个未曾见过大世面的青年,在这黑狱里,功夫再好也不成。

    刘十八瞪着眼,在铺板的一个个边边角落上窝了一夜……

    ………………

    这种阴冷刺骨的恐惧,随着哨声和监室在押犯的起床而渐渐消失!

    但!另外一种更加让人瞠目结舌的感觉随之而来……

    监室里,加上刘十八一共有十个人,晚上还不觉得有什么异样,但起床后感觉瞬间就不一样了。

    那些家伙,很明显一看就不是善类,一个个看起来凶神恶煞,或者狡诈万分。

    当然,也有个别和学校里的老学究一样的人物。

    十个人,除了刘十八是黑发俊颜,其余的八人,全部是白发老头,唯一一个两鬓斑白的,看起来也有五十岁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刘十八感觉到那些人闪烁着一种,男人看女人的目光。

    自己的一身厚厚衣服,完全不能阻挡那种可怕的目光。

    让九个白发苍苍的老男人,用眼睛将你弓虽女干,确实是一件十分发毛和别扭的事。

    虽然刘十八不怎么怕,但也觉得高度紧张,蛋疼菊花紧……

    接着,刘十八发现墙上有一排监室犯人的名牌,牌子上的注解,让刘十八心惊胆战:

    连环杀人罪,弓虽女干杀人罪,抢劫银行罪,盗窃国家机密罪,网络诈骗犯,鸡女干罪,破坏国家设施罪,叛~国罪……

    眼前的这一切,让刘十八娇嫩的心灵,忍不住一阵又一阵紧张。

    这些都是江洋大盗,杀人越货抢银行,无恶不作的重犯,自己要是生活在外面,哪有机会见到?

    现在倒好了,一见就是一窝,你不光能看见,你还得和这些人生活在一起,真长见识了。

    随即,几声隐隐的嘀咕声飘来,将刘十八吓了个半死……

    “哎呀,这小子细皮嫩肉,好啊……”

    “嗯!比前年死了的老王,要嫩多了……”

    “咱们有多少年没见过女人了?”

    “起码有三十年了吧?这小子我看中,细皮嫩肉的和女人差不多,你看那坐墩肉,鼓鼓的!”

    “不知道这小子喜欢攻还是受呢?”

    “哼!哪里有他选择的余地?不是受也是受,咱爷们可憋了好几年了。”

    刘十八听着这奸邪至极的污言碎语,额上冒出的冷汗比豌豆还大,目中尽是扭曲,低声颤抖道:

    “宁家的两个老东西,俺刘十八,再造你姥姥一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