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 第122章 :五姑娘兑百雀灵
    路小林看见刘十八的眼神,大笑道:

    “肯定洗净了,你抽一口嘛,抽一口就知道没骗你。管保比你手上的整支大中华靠谱。

    嘿嘿!俺告诉你,卷大喇叭筒子也是一门学问,一般人学不来,喇叭要卷得不漏丝,不堵气可不容易……”

    刘十八听着路小林滔滔不绝,口吐莲花自吹自擂,满面好奇将喇叭细的一头放在嘴唇上,拧掉喇叭上的小辫子,点燃后象往常一样深吸了一口。

    “咳咳咳……”

    “咳咳!真猛!”

    悴不及防的刘十八,被一股浓烈辛辣的烟味呛到。

    那烟含着一股报纸的香味,涌进肺部和鼻腔,刘十八的眼泪哗哗流了出来。

    “慢点慢点,一开始要小口抽,慢慢吸进去,然后闭眼,感受烟气在你肺部流动,感受让你上头的感觉,爽不爽?”

    路小林满怀希夷,鼓着眼珠问道。

    刘十八哭笑不得,擦了一把眼角呛出的泪水翻个白眼,奇怪的看看路小林。

    看不出来,这家伙挺会忽悠的嘛?

    不过说实话,喇叭的味道确实极好。

    最主要的,喇叭中带着一丝报纸的香味,并且烟味纯正,抽进去细细品尝,真是别有风味。

    陶醉的吸了几口,刘十八脑中一阵眩晕,暂时忘记烦恼,他不由想起一句话:

    饭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

    良久,刘十八缓缓睁开眼,看了看回到将军楼的猥琐男路小林,心中不由对他有了一丝好感。

    逼犯子,有时候也蛮可爱的么?

    想到这,刘十八便从口袋中掏出两支烟,走到路小林身边道:

    “来,刚才抽你一支喇叭,这两根烟算是补偿,拿着吧!”

    路小林面色一怔,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眼角微微湿润,用双手接过刘十八递来的香烟,低头用只有刘十八听见的声音,小声道:

    “小主,您终于来了?我在这里等了您快三十年了。”

    刘十八闻言身形一震,装作不在意的左右看看,见没人注意,才古怪的问道:

    “你叫我小主?就是孔卓文吧,为什么等我三十年?

    还有,我感觉不到你是五行三家或者十修中人,这是什么原因?”

    刘十八的疑惑是有道理的,叫自己小主,那么肯定是五行三家众人,摸金令为什么没有反应?

    路小林诡异的一笑道:

    “我二十岁的时候就潜伏进黑狱了,一切只为了给小主探路。

    小主不知我的深浅,那是因为我身上有一件东西,那件东西可以让其他的五行三家强者感受不到!

    同时,那件东西也是刘十六前辈要我父亲转交给您的,并且转交的地方,就是这里,黑狱!

    这件东西交给小主之后,属下就再也没有隐蔽自己实力的能力,今后属下的安危就要靠小主了。”

    刘十八眼神闪烁,心有疑惑:

    爷爷的遗嘱锦囊中,不是说黑色的盒子么?还要滴血传承?有些不对啊?

    “小主疑惑的是,为什么不是黑金盒子是吧?

    其实这玩意根本就没盒子,说盒子只不过是忽悠曰本人罢了。”

    路小林眼神闪烁着再次左右看看,谨慎的解释道。

    刘十八凝重的点点头,坐下来问道:

    “是什么东西要当面交给我?据我所知,进黑狱的人,连纽扣都卸了,加上ct透视扫描,你不可能带进来的?”

    路小林点点头,神秘的用极小的声音道:

    “刘十六前辈,拜托我父亲要交给小主的东西,是一对透明的双鱼玉佩。

    这玉佩虽说叫玉,其实却不是,地球上的检测手段感应不到它的存在。”

    说道这里,路小林不好意思的指指自己后面,古怪道:

    “我把它藏在这里,带进来了,就等着交给小主。”

    刘十八闻言,忍不住喉头哽咽一下,满眼悲痛的拍了拍路小林的肩膀,叹息道:

    “苦了你了,真不知道你这三十年怎么熬过来的,呕……”

    路小林则满面感激,满眼崇拜的瞪着刘十八缓缓的解说自己的冤屈和悲愤……

    小主你终于进来了,你来了,俺就要脱离苦海了,这里不是人过的日子啊……

    路小林心中的感激不是没道理,几十年来他过的是非人的曰子。

    所有人对他非打即骂,从来不把他当人看。睡在将军楼,吃在将军楼。

    甚至有时候,还要被人将本分饭菜抢一半。

    这些还可以忍受,最难以忍受的是,他经常的被要求讲故事,将自己做逼犯子怎么哄女人的事情当做笑料来说。

    要是光说说还不打紧,要紧的是,那些混蛋还要求讲细节,怎么弄?怎么脱?怎么进怎么出,怎么……

    任何的细节,都要交代得明明白白,才能糊弄过去……

    天见可怜,丧心病狂,路小林二十岁就进来了,他还是一个妥妥的童男子,哪里说得出这么多神奇的故事?

    这不是在难为人么?

    硬要公鸡下蛋?

    那些人以此为乐且乐此不疲,曰复一曰年复一年,要路小林讲故事。

    他自己都记得,短短的几年,他至少被要求讲了几百个女人的故事,那些人身畜脑的家伙也不想想。

    自己又不是机器,怎么可能搞那么多女人?

    我滴个娘啊!

    你说这些关在黑狱的白发老头子,怎么那么大的精力?

    大半夜,还要闲得蛋疼撸自己?五姑娘都撸破了皮还不能停手?

    还要将百雀灵护手霜擦在手上,美其名曰增加手感度。

    额造他奶奶,不知道到底谁是逼犯子?

    这还是好的,上次死的那个五大三粗的老头,竟然要自己给他玩爆菊?

    想到这,路小林不由痛心疾首,还是刘十八靠谱,一进来,就让自己再次尝到烟味

    老刘家的人,都是好人的,好坑爹……

    刘十八阴着脸,呆痴的看着猥琐男路小林那幽怨得堪比怨妇的目光,不由身上一阵恶寒,连忙摆手道:

    “呕,过去了就好,过去了就好,呕!我觉得还是先喘口气,让我歇歇。”

    路小林无奈的翻翻白眼,心道:

    三十年俺都硬扛过来了,你就听听,怎么成了这样?

    ……………………

    ps:感谢几位读者的打赏,也有几位读者名字漏掉,在这里统一表示感谢:淡定,忙忙人海,消失的地平线,41000003,冬去春来,副版蓝调,蔽日……

    老式的旧报纸卷烟丝,堪比大熊猫,有兴趣的读者不妨一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