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 第131章 :蜕变的刘十八
    黑狱中,唯一让刘十八不能忍的,便是每天晚上必须要洗澡。

    并且,还是冷水澡……

    二月的天,寒气逼人……

    监室里,不可能有澡堂子,将军楼那一块也没什么遮拦,洗澡之能站在将军楼那,用水瓢从水龙头接水慢慢冲洗。

    而这个时候,就是整个号子里的欢乐时分!

    一票白胡子老爷们,脉脉含情的围着将军楼,品头论足的品鉴着,谁的半斤八两比较雄伟。

    这时候,就连天天低头看报纸的木杉正雄,也忍不住带上老花镜,升长脖子,屁颠屁颠往将军楼这边挤过来。

    刘十八清晰的记得,进黑狱第一次洗澡,他光着臀部,黑着脸站在将军楼中间,瞪着周围七八个白发老爷们,满脸狰狞……

    特别是猥琐男路小林,死死盯着刘十八的半斤八两肉,不断的惊叹着:

    “这本钱真的很雄伟,啧啧啧!你看,比俺的起码长了一半。

    俺平时,在监室里也就洗澡的时候最自豪,现在和你一比,完全是用牙签在和筷子较劲!”

    “啧啧啧……”

    “是的,真的不小。”

    “俺感觉洋毛子的那货,也没这么大吧?”

    最后,还是老学究木渔舟,力排众议给定下了原委:

    “这小子的玩意啊,有讲究!这叫蛟龙出海,后细前粗。

    龙头红光满面,斗志昂扬,青筋爆怒,咦?怎么翘起来了,竖起来了?挺了……”

    “我造,挺了就更大了,不亏是祝英台那人妖看上的小白脸,本钱真雄厚……”

    听着监室内几个人渣的言语,刘十八有杀人的想法,仅仅是想法……

    刘十八现在觉得,自己看人很走眼,觉得二档老头木杉正雄,应该是最温文尔雅的老头,也是最文明的一个。

    现在看来,自己错了,错得离谱,目前围着将军楼评论得最起劲的,就是二档老头木杉正雄。

    平时的淡定,平时的生人勿进,平时的温文儒雅,都喂狗了?

    但这些,还不是刘十八暴走原因,真正暴走的是某人的最后一句话,这个人就是鼻毛。

    “小伙子,晚上睡觉的时候,要不要老汉帮你吹吹?

    保证价格公道,童叟无欺,一根香烟,这买卖就成了……”

    “滚!!”

    刘十八瞠目结舌。

    “别介,大家都是苦哈哈,买卖不成仁义在,俺就图个新鲜。”

    “我曰你老母……”

    在煎熬中,刘十八终于洗完人生中最为艰难的一个澡……

    整整一个月,刘十八自己都不知是怎么混过来的!

    时间长了,脸皮却也渐渐厚了起来,刘十八非但不以为耻,还能偶尔和那帮口无遮拦的老爷们打打趣:

    “鼻毛,想不想给爷们吹吹”

    “当真?”

    “当然真,不过吹完,小爷要收利息,把你的老菊花借我玩玩咋样?

    一个月了,俺还没有开过荤,万一死在黑狱多冤啊……”

    “刘君,你滴真不地道,有好货,别浪费在鼻君身上,这玩意金贵……”

    “老曰本,我怕您老身子骨受不了,要不然俺也不介意帮您老服务一回,您看咋样?免费,不收利息……”

    “嗦嘎,我滴老了,身子骨滴弱,受不了!”

    “木渔舟,只要你挺起来比俺长,就输给你一根梅子,成交不成交?”

    “别介,我那毛毛虫就不献丑了,小子你自个儿玩吧!”

    大爷武世勋和三爷田明建,从来不凑过来打趣,只在远处默默看着刘十八的转变,一只羊如何慢慢变成狼……

    “老田,你说这小子怎么样?”

    “大哥,这小子有点意思,一般的小年轻,早就吓死了,这小子的心理素质极好。”

    田明建轻声道。

    武世勋闻言点点头,凝重道:

    “外面有人,要我对刘十八这小子手来换取自由,我没答应。

    最多十天,我就要转到其他的监仓去受苦了,我走之后,号子里肯定腥风血雨。

    这些平时柔顺的老家伙们,会抢夺头档大爷的位置,又或者会从其他监室调过来一个厉害角色。

    老田你有什么打算?不管如何,你双拳难敌四手。”

    田明建闻言皱皱眉头,不在意的笑道:

    “有什么好怕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关了五十年,老子也活够了。”

    武世勋阴沉着脸瞪了田明建一眼,怒道:

    “你就是这样倔强!”

    “虽然俺比你大几十岁,但是俺还是叫你一声大哥!

    我只是,只是不想你被那帮家伙害死,没有你,在305就没有我田明建。”

    田明建的声音有些哽咽。

    武世勋眼光一转,拍拍田明建的肩膀,叹道:

    “你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我走了你要是坐头档位置只怕不好过。

    最起码,罗管教那一关你就过不了,我给你支个招咋样?”

    “大哥,你说?”

    田明建疑惑的瞪大眼睛。

    “你看十八那小子怎么样?我的意思,你把他推上去做大档头。

    这小子有武者四品的实力,这段时间,实战能力在我们几个的教导下突飞猛进,我都干不过他了……

    木杉老头那,肯定没意见,就是委屈你七老八十了,要叫他大哥,你认为……”

    武世勋的话,让田明建有些吃惊,这是怎么了?

    难道,那小子真有门道?

    看着田明建疑惑的眼神,武世勋点点头,压低声音道:

    “那小子不简单,你不要被他表面的怂样给欺骗,那小子是个有来历的人,真搞起来,你和我加起来都不见得,是他的对手。

    但是,那小子做人比你要圆滑多了,你没有发现?

    一个月,仅仅一个月,那小子把他的一条烟全部发给后面的几个人抽了。

    他这是散尽家财买平安,那些平时对他有怨恨的鼻毛,赞雄,樊和平都慢慢接受了他的小恩小惠,还有那个路小林和木渔舟,也唯他马首是瞻。

    要是他做大,你做小,这个号子还可以掌控,那些人,不会有太大反弹。”

    “恩!老武的意见,我滴,觉得不错,田君,你大哥不会看走眼,他的意见,我滴同意。”

    这时,坐在边上假寐二档头木杉正雄,难得的睁开眼插了一句。

    田明建点点头,喃喃道:

    “那岂不是,这两天就得将他提上来管事?趁着你的威慑力还在,先定下来?”

    “没错,我就是这么打算的。”

    武世勋狰狞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狞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