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 第135章 :风云动、波澜起
    转眼,又过去一天,这天半夜,刘十八和路小林没有出去查探,而是在监室中养精蓄锐……

    监室中的时间总不够用,睡觉,起床,等吃饭!

    吃完盼着吃下一顿,午饭吃完,盼着吃晚饭。

    这都饿得丧心病狂了……

    说实话,平时在外刘十八觉得自己也算节俭,但是来到这黑狱,他才知道什么叫节俭!

    一块白米饭,左看右看只有三两,可就是吃不饱!

    为啥?

    因为肚里没油水……

    三餐牢饭的菜式花样百出,早上咸罗卜,中午水煮罗卜,晚上萝卜煮水。

    要不仔细品味,真尝不出来原来,这菜里面还放了盐。

    黑狱中的厨师,也就是祝英台,真正得到了粗菜细作的真谛!

    至于说油,估计黑狱为人犯的身体考虑,免得拉肚子,所以很人道的减免掉了。

    正所谓,手里端着清水粥,菜里没有一点油,就是黑狱的伙食标准……

    ………………

    吃了早饭,刘十八给监室所有人,一人发了一支大中华。

    对于这点,刘十八倒比武世勋做得大方,在他看来同是天涯沦落人,香烟在监室里就是唯一安慰,没必要用这个去卡人家。

    他觉得,时不时给下面几个半大老头子抽几根整烟,是可以接受的。

    刘十八自己,却很节省,抽的是路小林精心炮制的喇叭筒子。

    也不知什么缘故,刘十八就喜欢这味道。

    嘴里含着喇叭筒,哼着一个很久前的老歌,刘十八坐在靠近铁门的第一个位置!

    这个位置,以往只有大爷,才有资格坐在这里!

    “手里呀捧着窝窝头,菜里没有一滴油,自从我于你分别后啊,我就进了黑狱的楼……

    眼泪呀,止不住的流,菜里没有一滴油……”

    305监室的人,难得没有鼓噪,安静的坐在铺板上,听着刘十八在那轻轻哼着,古怪的腔调在监室中回荡……

    ………………

    武世勋独自一人,在监室甬道来回走动,满脸平静祥和,隐隐带着一丝春风得意。

    二档木杉老头,仍然坐在那翻报纸,眼睛都不抬一下。

    田明建最近好像被刘十八传染,拉着猥琐男路小林,在角落中研究卷喇叭筒的诀窍,不时的发出得意洋洋的笑声……

    过了一会,靠近将军楼的铺板上围了一圈人,其中为首的是抢银行的行家,五档,鼻毛!

    其余的几人,有周东胜,樊和平,赞雄和木渔舟……

    五个人,不知在将军楼咕咕哝哝的嘀咕什么,不时的,有几道不怀好意的目光,悄悄往靠在墙边哼小曲的刘十八扫来。

    整个监室里充满着一股诡异,显得有些压抑!

    其实,刘十八不是傻瓜,在里面蹲了快两个月,那些人的小动作他都看在眼中,但也不点破。

    他倒想看看,监室里到底怎么争权夺位?

    难道,就靠拳头?

    假如这样,那么就很简单,打到这些老家伙服气为止……

    但,动静太大,是不是会引起管教士兵的注意?

    要不,就按照路小林说的,将脑残片这种坑爹的蛊虫一人来一个?一劳永逸?

    抬头看看恍若没事人的武世勋,刘十八心头不由为自己以前的幼稚感到可笑。

    一个混道上的大哥,哪里会给你讲道义?

    道上的人物,就是靠出卖和血拼才能上位!

    很多的道上的大哥,表面上看起来有豪爽有担当,讲兄弟义气,为兄弟两肋三刀,实际上插兄弟三刀才是真的吧?

    可笑至极,自己竟还诚心实意叫他大哥?

    认为武世勋真是一个值得结交的人物?

    想到这,刘十八的目光又转到田明建身上!

    田明建秉性憨厚,但刘十八知道他和武世勋在着黑狱中一起生活了几十年,不管咋地有了感情,说不得到最后,田明建还是得站在武世勋那一边……

    但,田明建这老头没心没肺,监室里气氛这么诡异,他还有兴趣和猥琐男路小林研究喇叭筒子。

    估计,这老家伙是真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但,想起一开始刚进黑狱的时候,田明建说过的话,刘十八又觉得自己的判断不对。

    转头再看看,身边坦然自若看报纸的木杉老头,刘十八便知道,现在,监室里除开路小林之外,唯一有可能支持自己的,恐怕就是这位看起来,风吹倒地的曰本老头。

    刘十八仔细观察众人眼中的谨慎和面上的表情……

    整个监室里,十个人,分成了三个团体,一个就是自己和路小林;

    还有一个团体就是武世勋,田明建和木杉老头算一个,出了事他们三人不见得出手。

    另外一个小团体,便是坐在铺板上,沉默不语围在将军楼附近的五个人。

    这五个,各个都是不肯吃亏的主,都有些气量狭小,见不得别人好,且嫉妒心极强的几人。

    他们几个见不得别人吃肉自己吃罗卜,别人抽大中华自己啃喇叭。

    也不管这烟或者肉,是哪里来的,和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但,你不给他吃,他就会恨你!

    在这些人眼中,你的东西就应该是他的,而他的东西和你没关系。

    这样的小人最无趣,也最让人看不起。

    但这样的人,却有一个好处,只要有人煽风点火,他们很容易跳出来当出头鸟。

    说实话,唯一和自己一条心的就是猥琐男路小林,可惜的是,这家伙除了用蛊虫阴人,没多大实际的战斗力。

    整个监室里整整十个人,前后看下来,刘十八才愕然发现,从现在开始,他就要为了尊严和一碗白米饭,和每天的喇叭筒子去独自战斗。

    刘十八坐在那微闭双眼,暗暗的观察思量,猥琐男路小林拿着一个新卷的喇叭,屁颠屁颠跑过来,笑着将喇叭递给刘十八,口沫横飞道:

    “嘿嘿!小主,这是新卷的喇叭筒子!你看,俺进行了研究和改良,用的烟丝更少,卷得更长,抽起来更爽。

    就是报纸用得多了一点,小主你尝尝看味道咋样”

    刘十八一头黑线,看着手上的超大喇叭,在喇叭尾部捏了一下,里面空空如也?

    喇叭前端大概摸到一点点的烟丝。

    刘十八不由咬牙切齿道:

    “你怎么不全用报纸卷呢?那样连烟丝省下了”

    路小林满脸委屈,低声笑道:

    “我这不是卷给小主吃么?我见你那么喜欢抽喇叭,于是想试试看你光抽报纸,是不是更带劲一些?”

    “你……给我滚!不,你过来,我问你一件事。”

    刘十八柔声细语道。

    “咋?”

    路小林瞪大眼珠子。

    “嗯,你研究的那个蛊虫脑残片,真的就把人变白痴了?不能变回来?”

    刘十八狐疑的再次问道。

    路小林古怪道:

    “可以变回来,只要把蛊虫压制在某个穴位睡眠,就能立即恢复,顶多迷糊一会!”

    刘十八闻言,顿时眉开眼笑,阴笑道:

    “来!上脑残片,给他们一人来一个,偷偷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