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 第343章 :逗比三人行
    刘十八看着赵丽珠,心中百感交集!

    这个女人在学生时代,便将自己变成了真正的男人,避免了五花肉钻洞的把戏!

    “赵丽珠,没想到在京都还能看见你,我就问一句,汤文灿这小子,对你好吗?”

    赵丽珠也想不到,会在京都看见被自己无情抛弃的男友,想起大学时的快乐,总是不经意在睡梦中惊醒,或者欢喜得笑出来。

    但醒来却发现,一切都是梦罢了……

    自己的爱慕虚荣和鬼迷心窍,造成了如今的尴尬局面!

    好在,汤文灿这家伙,对自己还真不错!

    虽然他人品欠佳,但还是真心实意喜欢自己,喜欢肚子里的孩子。

    每天起早贪黑出去挣钱养家,也难为他这个曾经的,君臣地产老总了。

    但现在,前男友要打断现任丈夫的腿,这岂不是要她去死吗?

    听见刘十八的话,赵丽珠沉默着点点头,眼中含着泪,轻轻答道:

    “汤文灿虽然有点小毛病,但他对我很好,我们也很幸福。

    现在孩子都有了,他快当爹了,每天在外面奔波挣钱养家,我相信……他今后是个好父亲好丈夫。”

    说完这话,赵丽珠抬头淡淡的,看了看站在在刘十八身边美艳得不可方物的别离,眼中闪过一丝哀伤。

    别离站在刘十八身边,看了看他阴沉的脸色,又看了看赵丽珠,难得的轻轻拉了一下刘十八的胳膊。

    女人再冷酷,再坚强,仍然逃脱不了母性和感性,别离再冰冷,身份再高贵,她仍然是个女人……

    “我们走。”

    刘十八冷冷的,再次看看赵丽珠和汤文灿,转身朝明日之星的大门外走去。

    李宝山擦了一把额上冷汗,叮嘱明日之星的工作人员先把费安平等人送医院,至于其他的事,就让费家人自己去解决。

    汤文灿和赵丽珠,茫然的看着刘十八几人出门,登上迈巴赫93防弹车和劳斯莱斯幻影扬长而去。

    然后,两人再看看费安平在躺地上抱着脚哭爹喊娘,两夫妻心中纳闷,这就是许昌的那个穷鬼?

    这还是土鳖吗?

    啥时候看见一掷千金购买豪宅,坐豪车的土鳖?

    站在人群中的费安安则惊惧的捂着小嘴,瞪着美目看着刘十八一行人登上豪车消失不见。

    但,费安安的面色却有点异样,脸蛋红扑扑。

    因为,那个在安平地产里,开口叫自己屁~股大,胸~大的那个叫路小林的老家伙,在临出门之前,回过头裂嘴对着自己笑了一笑。

    路小林眼中的笑意,是女人都懂得,费安安怎么会看不明白?

    如今还是单身的费安安,对男人的那种目光尤其敏~感,特别是老男人。

    但,不知道为什么,费安安脑子里面,满是路小林那坦荡的话语。

    平时看惯了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如今却撞见一个粗鄙的家伙却那么直接……

    想着想着,费安安的脸更红,连她哥在地上躺着,都暂时的忘记了……

    ………………

    当天晚上,京都的上流圈子,便传遍了今天在明日之星发生的事。

    在京都呼风唤雨的费家少爷,费家驻点京都的最大地产集团公司,安平地产的董事长被人打断了腿。

    一时间,京都上流圈子一片哗然,众人八卦的暗暗猜想,是哪位牛人,出手教训费大纨绔一顿?

    看样子,费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要么通过红道军方警方,要么就通过黑路子,来解决这事。

    什么样的猜测都有,一时间众说纷纭……

    ………………

    与此同时,一辆黄河牌重型集装箱大卡上,宁海东正惬意的打着小酣。

    “我的小宝贝啊,不要睡懒觉啊……”

    一阵特别喜感的手机铃声响起,立马就将小睡的宁海东给惊醒了。

    无语的掏出手机一看,竟然是舅舅李宝山的电话。

    宁海东看看驾驶座上窃笑的两个士兵,怒喝道:

    “笑个锤子?赶紧的开到地方,这铃声是你们嫂子设置的,和老子没关系,笑个屁啊笑?”

    吼完之后,宁海东懒洋洋的,笑眯眯的将电话放到耳边,听着听着就瞪圆了眼珠子,对着电话瞠目结舌道:

    “舅舅你说啥?刚到京都,就把费家那纨绔的腿打断了?

    这妹夫真猛,出手也狠,听我的,回到别墅后暂时别出来。

    我马上就到家,我回去给爷爷报信,应该还来得及……”

    十几分钟后,一辆黄河大卡,火急火燎闯进军区大院,守门士兵奇道:

    “宁家这是咋了?要搬家么?这么大的一辆重卡开进去做啥?”

    ………………

    宁海东满身疲惫和喜意,回到自己家中!

    进门一看,哟呵!

    老爹宁卫国和爷爷宁海帆,都在大厅瞪着自己。

    媳妇李美佳,也在边上翻着白眼,娴熟的服侍两老喝茶。

    见宁海东进来,宁海帆的一双老眼顿时眯成一条缝,笑眯眯的问道:

    “孙子回来了,怎么样?”

    见自己的老头这样问,宁卫国也用询问的眼睛看向自己儿子,眼中却有一丝惊喜。

    因为,他看见了儿子面上的那一丝喜意。

    宁海东随意往沙发上一躺,端起一杯水灌下去,喘了口气才说道:

    “其他的事等下再说,先说妹夫的事!爷爷,出大事了,妹夫在京都,把费家那败家玩意的腿打折了。”

    “啥?”

    宁卫国和宁海帆两个老头猛的站起来,瞪大眼珠子,这才刚回京都,就惹这么大的事?

    “为什么?”

    宁卫国脸色阴沉。

    “我也不清楚,根据舅舅说,好像是因为一套别墅,又或者是因为他身边一个叫做别离的女人,费家那小子吃醋,然后找妹夫麻烦。”

    宁海东没大脑,该怎么说,他就怎么说。

    宁卫国闻言顿时大怒道:

    “好个臭小子?吃着碗里瞧着锅里,我就知道他不是个好东西,我闺女怎么瞧上了他?”

    宁海帆却眉头一皱,老神自在的瞅瞅同样两鬓斑白的老儿子,开口骂道:

    “叫叫叫?你叫什么叫,就你干净?我问你,你那个四十多岁的随身翻译士官?叫什么来着?她是怎么回事?

    你以为你媳妇不知道啊?蠢货!那是美佳爱你,不跟你计较……”

    宁卫国没想到,自己一点破事老爷子也门清,并且还在自己儿子和媳妇跟前直接数落,挖自己老坟,顿时老脸通红,无声的坐了下来……

    宁海东则目瞪口呆,他没有想到,自己伟大无私,头发都白了的老爹,还有这么一出英雄美人的出~轨好戏?

    一双老眼闪着精光,宁海帆瞟瞟宁海东,心中一动,迷惑道:

    “怎么选择是敏儿的事,人是英雄钱是胆,就算三妻四妾,左拥右抱那也是刘十八的本事。

    只要敏儿愿意,咱们就管不着,那小子不是个简单人!”

    说到这,宁海帆迷惑的想了想,看着孙子问道:

    “你今天去接货,没看见你妹妹么?”

    宁海东闻言一愣,古怪的摇摇头道:

    “爷爷,我还真没看见妹子和刘十八在一块,正纳闷呢。”

    宁海帆闻言愣了一下,古怪道:

    “不对,你妹子不会不跟在十八身边的,有问题!”

    宁海东瞪着眼珠道:

    “什么问题?难道十八那小子新欢旧爱把小妹甩了?”

    宁海帆闻言,气得满头白发都竖了起来,拍了孙子脑袋一下,大怒道:

    “告诉你,想问题要长脑子?你特么还是大校团长?滚……”

    “刘十八会给我们一个交代的,这点无需置疑!要是老子姑娘真受了委屈,哼……”

    宁卫国也若有所思,面上闪过一丝狰狞。

    这时,宁海帆心中一动,道:

    “支票给他了?东西呢?咱们可是把宁家的现金都给他了,咱家现在可连一根白菜都买不起了。”

    “东西,在门口的大卡集装箱里面!”

    宁海东随意应道。

    “多大的家伙?要用集装箱,去拿进来!”

    宁海帆不屑的瘪瘪嘴。

    宁海东呆痴道:

    “爷爷,那玩意有十吨,你要老子怎么拿进来?”

    “十吨?嘛玩意?”

    宁卫国好奇的问了一句。

    “一个棺材,黄金棺材!据说是秦始皇陵出来的唯一一件重量级的珍品!

    棺材重达十吨,纯金铸造,棺盖上刻满小篆铭文,郑伟达说,是白起的棺椁。”

    宁海东回忆了一下,按照郑伟达的解释说了一遍。

    哪知,宁海东这句话说完,造成的反应有点大!

    自己的老爹宁卫国直接跳起来,好像有人挖了他家的祖坟一样,气急败坏的道:

    “这是我的,放在我书房最合适……”

    宁海东也不傻,直接拍着胸道:

    “我看还是放到我的团部仓库,比较安全……”

    宁海帆嘴角一抽,指着儿子和孙子哆嗦一句道:

    “你们两个,敢造劳资的反不成?”

    ………………

    最后三人一起出门,集装箱大卡内只有微弱的灯光一片漆黑。

    集装箱内的一边,靠墙坐着吹胡子瞪眼的宁卫国,一边坐着垂头丧气的宁海东。

    两父子不时交换一下眼神,同时瞪着眉飞色舞的宁海帆。

    “啧啧……啧啧……真是好东西!”

    宁家最老的老家伙宁海帆独自一人,眉飞色舞品鉴着集装箱中间的一口黄金棺材爱不释手,嘴里还不停的发出啧啧声。

    过了良久,宁海帆才抬起头,看了看垂头丧气的儿子和孙子,眯着眼讥讽道:

    “没出息,也不想想,一个是你女婿,一个是你的妹夫。

    还怕捞不着好处?秦始皇陵啊,难道里面就这衣服棺材?

    老子还能活几年?这些东西今后不都是你们的,真是鼠目寸光……”

    宁海东大嘴一咧,咕哝道:

    “那六十亿我也有份,多得不如少得,少得不如兑现!

    老东西你吃了太岁起码还能喘十年气,到那时候,我就和我爹一样,没几年活头了……”

    宁卫国大眼一股,一巴掌扇了过去大骂道:

    “怎么说话呢?狗曰的……”

    宁海东翻翻白眼,嘴一瘪道:

    “老子就是狗曰的……”

    宁卫国大怒:

    “额造你妹……”

    鉴赏珍品的宁海帆闻言,翘着胡子骂道:

    “脑子呢?他妹子是你亲闺女……”

    宁卫国顿时无语,过了一会才迈着碎步凑到自己老爹面前,舔着脸道:

    “爹,棺材归你,棺盖归我咋样……”

    …………………………

    ps:感谢大家力挺天书!明早7点我们不见不散!本章大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