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 第0593章:突变的赶尸匠、绝路之战
    看见六耳和茅十三,惨嚎着,双双扑进暴风战舰机库大门。

    两人那副失魂落魄的相貌,令所有人都震惊,快步围了过去。

    “怎么回事?”

    刘十八抬头朝机库外看去,一片黑雾蒙蒙,远处看不清任何东西。

    却传来一声声沉闷,且令人恐惧的低吼声……

    “吼!”

    “嗷呜!”

    这种令人心神震荡的低吼声,和以往任何级别的变异人,都不一样!

    好像很特别,很阴沉,低吼声中,带着一丝毁灭一切的颤栗……

    “宁海东,通知地面立即派遣战斗机到禅石之海,不!到罗布泊待命,务必携带核弹头。”

    刘十八挺直腰身,遥遥望着远处阴沉的黑暗中。

    “所有人各就各位,准备战斗,没有手炮的,去仓库找木渔舟!

    三号,问问罗战,暴风还需要多久启动?”

    刘十八头也不回,不慌不忙下达指令。

    刘一由面色羞红的刘芊芊扶着,走到刘十八身边。

    “出了什么事?”

    刘一老眼精光四射,仿佛能刺破黑暗的空间。

    “不知道!”

    刘十八昂首挺立,双眸中射出的唯有四个字,但求一战……

    经过两次生死间,束手无助的煎熬,刘十八成熟许多,同时也有了一股搏命的心态!

    人生难得几回搏?

    你的实力,唯有在一次次的生死搏杀中提高,就如同这次!

    假如在上杉玉漱还没踏进战舰的那一刻,刘十八就服下太岁心头血,全力扑杀,哪里会有后面的惊心动魄?

    运气,不会时时伴随着你!

    当然,刘十八也相信运气,就如同他相信,当初在许昌彩票店,曹雄那一手北斗七星阵能助他一臂之力一般。

    自己的运气,乃是自己去搏杀拼来的!

    运气并不自动落到你头上,而是要你自己去寻找那一丝扭转的契机。

    所以,运气就如同行军布阵一般玄妙,兵无常形,水无常势,一切都在运动中改变……

    刘一眼中泛起一丝赞许,他感觉到了,那个每天擦着鼻涕,跟在自己身后的鼻涕虫,真的长大了。

    刘二也默默的站在几米外,痴痴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和父亲……

    当年离开紫云山的时候,父亲刘一还是那个游戏人间,磅礴大气,看破世间的刘一。

    二十多年过去,父亲更加衰老,而自己没见过几面的儿子,也如当年的自己一般,潮气蓬勃,斗志昂扬。

    最主要的,他的身边还有三个红颜知己!

    一个别离,战力堪比上杉玉漱!

    一个宁敏儿,家世显赫鼎鼎豪门!

    还有一个不知深浅,却令所有人心生恐惧的暴风三号,这个女人才是令刘二心生恐惧的源泉。

    这个女人,是一把双刃剑……

    “唉!”

    刘二轻叹了一声,仿佛顿悟一般,想通了什么事情或者做了什么决定,面上浮起一丝果决和笑意……

    还是,做一个儿子和父亲,该做的事吧……

    …………

    “说!到底怎么回事?”

    刘十八转过身,看着惊魂未定的刘耳和茅十三。

    茅十三,他就是那个在忽必烈古墓中的茅山赶尸匠。

    也是刘十八在秦岭古墓中,见到和上杉玉漱一起的那个假冒父亲的家伙。

    此人的强大无须质疑,就连现在当下的刘十八的实力,都拍马难及。

    摸金校尉虽然是十修全面发展,进修的速度更为缓慢,实力更为强大。

    但不可否认,刘十八在钻研一门茅山术的茅十三面前,仍旧是垃圾一枚,无须解释。

    要不是有黑衣三号在边上虎视眈眈,要不是陨落的路小林留下的)蝉蛊,谁是老大还两说呢!

    “呼哧呼哧!”

    茅十三和满身金毛的六耳,对视一眼,剧烈的喘气。

    “我师父茅一,茅一……”

    茅十三目中尽是恐惧。

    “你直接说,天塌不下来!”

    刘一杵着拐杖,扭头怒道。

    六耳看了看心肝俱裂的茅十三,惊恐的开口道:

    “我们和茅一展开激战,他边战边逃,一直到了地下河另外一边。

    此时,由变异老鼠配合,茅一已经不堪重负,胜败就在一念之间。”

    茅十三插嘴道:

    “这时,那个地下河的河床塌陷下去,下面露出一个极大的金属房屋。

    茅一直接掉了进去,然后!然后被一堆从金属房间内扑出的一堆肥肉扑倒……”

    六耳此时也缓过劲来,接着说道:

    “那一堆肥肉,直接把掉进去的茅一吞噬,渐渐的,那堆肥肉竟然慢慢变成了茅一的摸样……”

    “还不光如此,那变成茅一相貌的怪物,好像还继承了茅一的思想,看着我们嘿嘿冷笑。

    他还说,茅十三你这孽徒,看我怎么吞了你……”

    茅十三做最后的补充!

    “吞了你?”

    刘十八瞠目结舌,瞪大眼珠。

    一个人,要吞掉另外一个人?

    这是何等的额造……

    “他有多大的块头?”

    刘一鼓着老眼,满脸凝重。

    “很大,非常大!仅仅随手一击,就隔空将我两人重创……”

    六耳比划着,却说不清,边说口中便吐出金色的血液。

    茅十三抢着道:

    “那家伙,有三层楼高。”

    刘十八猛的一惊,变异食人鼠呢?

    还有六七千万的变异食人鼠哪里去了?

    为什么没有回来?

    不好,自己给食人鼠的命令是杀掉茅一,或者吃掉他……

    如今?

    “你们逃回来了,食人鼠呢?”

    六耳和茅十三对视一眼,无奈道:

    “我们逃走的时候,看见无数的食人鼠围了上去,和那怪物激战在一堆。”

    “哼!你们不知道帮忙?”

    刘十八怒哼一声,异常愤怒。

    数亿的变异食人鼠啊!

    这是巨大的战斗力和底牌,假如全部折损在禅石之海,才是此行最大的损失。

    “舰长!”

    这时,雄壮威武,严肃不少的罗战和罗钢两人从旋梯上飞快跑过来。

    “没有能源了,暴风在南海激战之后,一路加速来到这里。

    暴风,打通这条通往地底的通道,引导装甲部队进来支援,最后耗尽了所有的能源。”

    罗战严肃的报告道。

    刘十八闻言大惊,昂首怒吼道:

    “木渔舟,你的永动机啥时候做好?”

    遥遥的,暴风战舰内部某深处,传来一个老头的回应,越来越近:

    “没做!难道要老头子用锅碗盆瓢去做重型永动机?做不出来,谁爱做,谁去做……”

    怎么办?

    唯有跑路,将暴风仍在禅石之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