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 第0674章:窨井盖和铝锅子的传奇
    ps.奉上今天?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半夜两点,紫云山刘家屯的山道之上,四处黑漆漆,阴风阵阵,……

    山道之下,则是另一番景象,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许昌安全局的局长,兼特警队一把手陈宏志,面色阴沉,仰头注视着黑漆漆的山道,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刘家屯,又是刘家屯……

    从街头那几个果奔的背影中,陈宏志早就认出了其中一个人是谁。

    要是自己所得情报不差的话,那家伙目前,是华夏最年轻的海军大将。

    自己早就打算好了,和稀泥完事,把这事糊弄过去就算了,当年得罪了人差点嗝屁,如今正好弥补一下彼此的关系。

    陈宏志了解刘十八的为人,那家伙虽然不靠谱

    ,但绝对不是为非作歹的人,其中肯定有什么内幕。

    但是如今,事情却闹大了……

    不光是古玩店中的几具尸体,和高胜蓝的人体器官买卖曝光。

    更令人不可置信的是,这高胜蓝却和如今许昌市的当家人张光烈有说不明道不白的关系……

    陈宏志甚至敢推论,高胜蓝的幕后老板,是不是就是这张光烈?

    说起这张光烈,当年的刘家屯事件中,也有他参与。

    那时候的张光烈,还是紫云镇安全局的小局长,当年要不是这家伙死咬着刘十八和刘家屯不放,至于得罪宁家么?

    没想到风水轮流转,这家伙走了运,当年宁家没有追究他,反而让他遇到机会青云直上,如今成了许昌的一把手。

    当天夜里十点多,在后街,刘十八等人又杀死了二十个来历不明的黑衣人,终于将张光烈惊动了……

    在张光烈的直接干预下,整个许昌安全局的武力全部集结到了紫云山刘家屯。

    甚至,连城外的驻军,都支援了一个连的正规军参与围剿紫云山悍匪的行动。

    没错,这张光烈将制造这次动静的刘十八等人,定性为悍匪。

    陈宏志不是脑子不清晰的人,他极为委婉的对张光烈说明,刘十八背后隐藏的身份,却仍旧遭到言辞拒绝。

    当官的人,脑子怎么可能如此不清晰?

    张光烈冒着得罪宁家,得罪整个海军军部,丢官丢命的危险,也要强攻刘家屯,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隐秘?

    绝对不是什么睚眦必报,为几年前雪耻那么简单。

    陈宏志皱眉沉思,连身后走来了一人都没有发现。

    “宏志啊,在想什么呢?”

    身后,传来张光烈的声音。

    “呼!”

    陈宏志深深吐了口气,缓缓转过身,看着在白炽灯的灯光中走来的张光烈。

    “没想什么,看看地形罢了!要知道三年前数千曰本军人强攻刘家屯,可没留下一个活口!

    当然,最后刘家屯的老少妇孺,也没有一个投降的,全部战死。

    所以说,这地方易守难攻,要是冒然展开进攻,我担心会遭遇较大的伤亡。

    对方可是有八一杠重型步枪的,咱们的防弹衣,可防不住七点六毫米的步枪子弹,我建议应该将这事上报海军军部……”

    陈宏志看着张光烈的眼睛,淡淡的解释道。

    张光烈面色僵了一下,咬牙道:

    “为什么要上报海军军部?”

    “因为其中一个悍匪,极有可能是当今的海军大将刘十八,也是你我的老熟人。”

    陈宏志轻声说道。

    “胡说,我怎么不知道这土鳖是什么海军大将?国内,从来没有明文通报过有刘十八这么一个海军大将,不要相信谣传!”

    张光烈的面色白了一下,差点气急败坏的跳起来。

    陈宏志冷冷的看着张光烈,轻声道:

    “你是一把手,当然你说了算。”

    此时的张光烈,和三年前的那个小局长早已不同。

    此时的他,身穿一套灰色中山装,脚踏增高皮鞋,硬生生将短小身材,拔高了十几公分,比人高马大的陈宏志还要高出三公分。

    身高优势,能够让张光烈发挥出居高临下的气势。

    张光烈的头发梳理得油光水滑,上衣口袋还别着一支派克金笔,这样的打扮,又显示出了学者的文质彬彬,温文儒雅。

    陈宏志的眸中,隐藏着一丝鄙夷,暗道:

    “哪怕你穿得象布莱尔,也掩盖不了你就是个偷井盖的出身……”

    其实在华夏,有人调侃河南人偷井盖,那都是在扯淡,当然也确有其事,被人为的放大炒作了一番。

    河南人偷井盖那是在旧华夏,是因为生活所迫,流离失所造成的悲剧。

    你说在大街上,不偷井盖子你偷啥?还有啥玩意比井盖子更容易得手?

    这玩意好歹是生铁,一斤七毛钱卖给废品站回炉,撸一个能卖二十块,足够一家三口吃三天包面馍馍,另加一碗青葱胡椒汤……

    …………

    其实,陈宏志的鄙夷并不针对河南人,而是仅仅针对这张光烈。

    因为这张光烈,小时候特别叛逆,据陈宏志所知,这家伙是漯河人,小时候曾离家出走,流浪在许昌的大街小巷。

    这家伙人虽小,脑子却活络,专偷人家搁在外面,生蜂窝煤炉煨汤的那种,老式的铝合金大汤锅。

    以前华夏落后,煤气还没到户的说法,你家要是有个煤气坛子,都能让你家左邻右舍瞪眼羡慕三年不止……

    所以一般人家,家里煨汤都是用的蜂窝炉,这种炉子,在蜂窝煤点燃之前都烧木柴,青色的烟雾极为呛人,所以都将炉子放在家门口点燃。

    然后,顺手将装满莲藕排骨的老式铝锅子架在炉子上煨汤。

    这下机会来了,家里煨汤的人,肯定不会老盯着,所以给了流浪的张光烈极好机会。

    这家伙乘着没人,端起铝锅撒腿就跑,找个没人的地方吃煨排骨满嘴流油不说,完事了铝锅子还能还能买个好价钱。

    三十年前,偷井盖的都是傻子,因为生铁才一块一斤。

    高级的,就是张光烈这样的,因为铝锅子是铝的,那会铝是八块一斤。

    偷一个铝锅子,比偷三个井盖子还划算,还省力……

    初生如虎的张光烈,在少年时候,恐怖如斯令人惊叹……

    …………………………

    声明:章节前后的515什么红包,绝不是刘十八所写,是系统自带,每本书都有!

    本书更新预告在,微信公布:yw54618qq兴趣部落:刘十八

    今天是母亲节,刘十八祝每一位读者的母亲身体健康。别忘了,对您的母亲说一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