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 第0768章:抽丝剥茧、真相即将大白
    刘十八目光清澈,含笑看着老唐刘一!

    看了一会,又将目光转移到三号身上,他的目光静静的在两人间缓缓的游走。

    过了一会,刘十八重重的吐了口气,却扭头看向山巅的另一边,那里有一个男人,快速爬上山来。

    “舰长,老司机让我来只会一声,暴风战舰基本恢复了全部动力,可能能源有些不足,他说你这有,让我来拿。

    其余缴获的一百多艘各类舰船,安排那些投降的美利坚海军,经过简单的修复和维护,已经恢复了动力。

    舰船上的武器系统基本恢复,没有弹药储备。

    其中还包括两艘大致完好的航空母舰,也整修完毕,恢复远航动力。

    陈颢文带着一些士兵,正在打捞那些沉船上携带的核弹头,已经出水了一大半。

    还有一百多枚核弹随船沉没太深,几乎无法打捞。

    我们随时可以执行,张光烈那家伙的远程突袭美利坚本土的疯狂计划。”

    爬上山来汇报的男人一脸坚毅果敢,他是暴风战舰的大副,罗钢!

    刘十八扭头目光复杂,默默的瞅着罗钢,随手掏出一支超大号的大喇叭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口……

    狠狠吐出嘴中的烟雾,刘十八低头沉吟了一会,内心有些举棋不定,思绪也有些恍惚……

    罗钢看着刘十八,侧头瞟了三号一眼,疑惑道:

    “舰长,你是不是有什么心思?”

    刘十八点点头,拧熄手中被口水浸散芯,有些泛苦的烟蒂,抬头轻轻叹道:

    “你前天和我说的那些,我记得清楚,既然老司机说暴风战舰准备好了,那么我们就准备起航。”

    “什么时候?”

    罗钢双眸一眯,轻声问道。

    刘十八手掌在次元空间中划下,摸出一袋子红色能量石递给罗钢,

    “关岛上?所有不属于我们一个阵营的人,全部死绝,就是动身的时候……”

    刘十八冷冷一哼。

    罗钢眼神一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目光在在场的所有人身上隐晦的瞟了一眼,最后停在三号身上凝固,接着他快步掉头下山。

    老唐刘一看着罗钢背影消失,古怪的瞪着刘十八,好奇道:

    “明天奔赴夏威夷?时间上来不及吧?那一百多艘船需要在关岛添加油料,否则没法远航太平洋。”

    刘十八淡然看着老唐刘一,眸中闪过一丝狡诈,轻笑道:

    “不!谁说我们要远程奔袭夏威夷?目标是快速返回华夏,我要去找几个人……”

    “去?去华夏?”

    老唐刘一闻言讶然,眸中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他不明白,张光烈的计划,几乎完美无缺,肯定能出其不意的给美利坚帝国以重创,震慑诸国。

    就算失败了,刘十八也死得其所,让所有国家都不管小看华夏!

    但,预料中的计划却出现了偏差,刘十八临时改变了主意?

    此时,三号也目不转睛的看着老唐刘一,秦大则手中拿着短剑,眼珠瞪得大大的。

    曹雄则有些迷惑不解,看看自己的师傅,又看看熟悉且陌生的刘十八。

    刘十八从刘家屯还没出生的小屁孩,瞬间变成身材挺拔,心狠手辣的大小伙,曹雄目前没有适应。

    在曹雄感觉中,这个年轻人刘十八,摸样和气质,反倒更像自己的师兄刘二要多一些……

    “嘘!”

    刘十八面色严肃,抿着嘴呼哨一声,老唐刘一身后十几米远的地方,渐渐蠕动起来。

    地面蠕动的过程中,竟然朝两边一分,钻出来一个浑身带土的女人!

    女人面貌娇媚,仿佛一只熟透了的果子一般娇艳欲滴,只要是男人看了,就会遐想连连……

    钻出来后?女人的身后还跟着一个貌似肥猪的家伙,其实是一只哄死人的大老鼠,猪坚强。

    从隐蔽的地下藏身处所钻出来的,是吃过刘十八的太岁一截指甲,容貌重返青春的翠花。

    翠花静静站在刘十八身后,低着头,一眼也不看老唐刘一,更不看曹雄。

    除开老唐刘一,年轻的曹雄和刘十八,加上远在京都的李二狗父女,整个刘家屯存活的,只有翠花了……

    要说害怕、委屈、两难,翠花的感受最深,眼前的老唐刘一是自己唯一的师傅。

    而她身边的刘十八,则是老唐刘一以前对自己的嘱托。

    “呵呵!猪坚强!你扛着身上那一堆肉也够我们暴风上的人调剂下生活了,狗曰的你叫啥不好,叫猪坚强?”

    猪坚强听着刘十八调侃,不知道是真听懂了还是假听懂,细长鼠面上,一对眯着的金色眸子,竟闪烁出欢快笑容,嘴角露出一丝邪门微笑……

    “额造你娘咧?老鼠都露出笑咪咪的表情,难道它成精了不?”

    曹雄瞪着猪坚强,浑身汗毛倒竖。

    刘十八小声调侃着,目光瞅向一脸深意,静静注视自己的老唐刘一!

    刘十八面上,忽然浮起一丝让人如沐春风般的微笑道:

    “爷爷,是不是感到很奇怪?翠花婶子不是下山,回到暴风战舰,为什么还留在这里?”

    老唐刘一轻轻吐了口气,淡淡道:

    “为什么?”

    刘十八轻轻摇摇头,看了看身后的翠花。

    翠花抬起头,皱眉看着老唐刘一,唇齿轻吐道:

    “在刘家屯,这是你对俺和二狗的嘱托,要时时刻刻保护小主人。”

    老唐刘一闻言哈哈一笑,抬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大笑道:

    “看我这记性,时间太久都忘记了。”

    刘十八和翠花对视了一眼,默不作声!

    这时,站在山巅最边缘的曹雄,仿佛也吃过味来,斜着眼珠瞪着老唐刘一,咬着舌头努嘴道:

    “我咋看着这老东西就不对味呢?俺刘家屯的那个老家伙,可没这么深沉?”

    老唐刘一闻言看了曹雄一眼,咧嘴怒道:

    “滚!你个瘪犊子要造反?”

    曹雄闻言脖子一缩,灰溜溜的退了几步!

    刘十八含笑看着,突然问道:

    “你第一次诈尸,我接了老村长电话,从许昌赶回来奔丧。

    你还记得你从棺材里面诈尸后,爬出来说的第一句话?第一个动作是嘛?”

    老唐刘一闻言一愣,抠了抠泛白的脑袋,咬牙切齿道:

    “过去那么久,劳资不记得了!”

    老唐刘一话没落地,就被翠花打断,娇笑道:

    “师傅,你不记得,俺可记着清楚咧。”

    翠花眸中泛红,补充道:

    “你爬出棺材就开骂了,格老子,哪个狗犊子把老爹的棉袄刮了?

    然后,你接着就来扯俺的老棉裤,最里面还滴着一尺长的涎水,掉光牙的嘴里还嚷嚷着,是不是翠花动的手?给俺摸一下奶就算……”

    老唐刘一听到这,面色渐渐凝固……

    …………………………

    下一章,不是下午就是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