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 第0843章:暗夜影杀、不抛不弃
    旱魃老九,听见刘十八的吩咐毫不犹豫,一个健步冲到了杜兰面前,作势就要一拳轰下……

    “看,神仙?”

    仿佛梦游的杜兰,在即将挨老九一拳的这一刹,却突然指着地窟中某个方向,又来了一句。

    “那里有东西……”

    与此同时,秦大也仿佛看见了什么,快速退到虚弱的刘十八身边,抽出银色短剑,警惕的盯着虚无的黑暗中。

    刘十八面色渐渐紧张起来,扶着黄忠缓缓站起来,双眸冷静的看向棺材后面的黑暗中。

    “要不要打晕他?”

    老九哪都没看,就盯着杜兰的脖子。

    刘十八挥挥手道:

    “不慌!好像杜兰确实看到了什么。”

    “老将,好像也看见,有黑影在穹顶闪过。”

    黄忠轻声补充了一句。

    秦大和黄忠也看到了什么东西,两人同时用手电筒,朝黑暗中照去……

    但,黑色棺材后方,却什么都没有。

    “我看,肯定遇到什么邪门的玩意了。”

    景瑟皱着眉头轻声自言自语。

    边自个咕哝,景瑟还边伸手在破棉袄里鼓捣着什么。

    景瑟忽然抬头苦笑道:

    “没想到,这一层除了两个被杀死的纯阳尸之外,还有其他的东西。”

    听了这话刘十八一惊,暗道:

    “他们到底看见了什么?为什么我自己看不见?

    “我看不见。”

    刘十八如实说了一句。

    “因为,你用摸金一门中极为少见的手段,耗费自身精血帮所有人打开天眼通,他们能看见一些,在黑暗中也难以察觉的古怪玩意。

    而这种东西没有实体,纯粹是以能量或者某种精神意志凝聚。

    所以,在场的除了你这个忘记给自己点睛的人,其他的都能看见。”

    景瑟的语气阴森可怕,充满煞气。

    但,说话的同时,刘十八却隐隐的发现,景瑟在向自己使眼色。

    景瑟你说话啊,眨巴眼算咋回事?刘十八有些茫然。

    景瑟终于忍不住,大吼一声:

    “打开棺盖,往下跑!”

    此时,刘十八浑身闷出冷汗,脊背发凉,黑暗中,仿佛有无数眼睛在窥视自己一行人。

    杜兰这会也清醒过来,大叫道:

    “士兵们,聚拢聚拢,背靠背拿出军刺。”

    景瑟怒吼道:

    “军刺对这些东西没用,秦大老九速速揭开棺材盖子,跑!”

    老九和秦大闻言对视了一眼,便急忙上前,两人一把抓住棺盖两头,猛的揭开,一股极度阴冷的气息,从棺材底部喷涌而出。

    “桀桀桀桀……”

    “刷刷刷……”

    与此同时,黑暗虚空中传来刺耳的叫声,紧接着,一阵破空声向众人冲了过来!

    刘十八焦灼的瞪大眼珠子,看着黑暗中手电光扫来扫去,偏偏啥都看不见。

    “上帝!我看见了什么,难以置信……”

    刘十八身边的杜兰,却恐惧的瞪大眼珠,大叫一声向后面的棺材中逃去。

    “到底是什么玩意?额造你吗?”

    独独留下刘十八,一脸茫然的站在原地,忘记额头点睛的刘十八,在关键时刻竟成了场中人唯一的一个瞎子。

    他搞不明白,先前众人啥都看不见,为啥没什么事情,如今能看见黑暗中一些看不到的东西,反而手忙脚乱起来?

    这不科学啊……

    “还不跑?”

    景瑟忙冲过来,连同秦大协力扯着刘十八,脚尖疾点,向黑色棺材中跃去。

    “嘭!”

    落到棺材中之后,桀桀的怪声瞬间消失了,留下冲进来的一行人,蹲在一个狭小的空间内集体喘着粗气。

    刘十八死死捏着金属棒,咬牙切齿道:

    “谁能告诉我,到底看见了什么?”

    “是……是传说中的……鬼魂!”

    秦大贴在刘十八耳边,轻声解释。

    “鬼魂?”

    刘十八呆痴了,世界上这么可能有鬼魂,他可是无神论者。

    “秦大说得对了三分,而实际上,这种鬼魂是人为豢养制造的,极为邪门。

    而更加邪门的是,你若不看它,对他无动于衷,这种鬼魂不会来找你。

    而你若是关注他,盯着它说话,那么它们就认定你在侵犯自己,会展开攻击。

    当然这种邪门物体的攻击,是在精神面,简单的说,只要被他们冲击到脑部,你就会瞬间成为白痴。”

    景瑟不愧见多识广,将这种邪门玩意,理解得通透。

    “这玩意有没有名字?就叫鬼魂?”

    刘十八问道。

    “一些古籍上有简单模糊的记载,据说这种东西极为少见,只有一些开了天眼的人,侥幸能发现它们存在。

    但在发现它们存在的同时,也宣告了你自己的死亡,那些邪门的魂体会不停追杀你,直到你成为白痴,才会至死方休。”

    杜兰却在身边愤怒的骂道:

    “都是你在害人?你要是不建议头儿搞什么额点睛,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我也是无意的,下面的层次肯定危险,我们需要看见更多的东西。”

    景瑟摇头,苦笑着解释……

    这锅自己背定了,欲哭无泪……

    杜兰死死的盯着景瑟,突然狞笑道:

    “你可知道?我的十五个士兵,有五个没有跟进棺材下面的通道,就被那些妖物截住了?”

    “嘭!”

    刘十八猛的站起来,不注意一下撞到头顶的棺盖,发出一声闷响。

    “还有五个士兵没下来?出去将他们接回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不能出去冒险……”

    景瑟一把拉出刘十八。

    刘十八淡淡一笑道:

    “出来之前我们有过誓言,不抛弃,不放弃!”

    说完,刘十八竟自己再次咬开了手腕,往腰间干枯的铜盒中滴了几滴淡紫的鲜血。

    紧接着,刘十八念念有词,竟反手推着一枚金色的符号,反手印在了自己额头上!”

    杜兰和挤成一团的士兵,闻言顿时安静下来,用复杂的目光看着刘十八。

    “不抛弃,不放弃!”

    这是刘十八的原话,假如美利坚有这种坚定的信念,杜兰他们何至于在此当俘虏?

    “这玩意,有没有什么名字?”

    刘十八渐渐适应了黑暗,目光炯炯的看着景瑟。

    在某些阅历方面,半瓢水的刘十八和景瑟,差距太大了。

    “在古代,人形的魂兽叫做影杀,而动物形态的,则会被影杀消灭吸收,用来壮大自身。”

    景瑟的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

    “影杀几乎没有弱点,因为它没有实体,一般人看都看不见,何来防备?

    所以影杀被人为豢养之后十分厉害,只要影杀出手,必定能攻击到你的大脑,将目标整成神经病。”

    景瑟一脸苦相,不得不对着刘十八详细解释,用来劝阻他一意孤行的冒险行为。

    此时,所有的人目光灼灼,都盯着刘十八,他的决定就是整个队伍的未来……

    刘十八却环视了所有人一眼,淡淡一笑……

    ……………………………………

    随后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