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 > 第0855章:人盂刷、江湖心、恶人行
    景瑟顿时不寒而栗,摸金令中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让刘十八或者刘家人都视为禁忌?

    这个平凡的青年,到底经历了什么,变得如此冷血无情?

    目前他和他爷爷刘一没两样,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妖孽……

    一个老妖孽和一个小妖孽……

    “不!我不想知道,我就想问那个红色的怪物是什么?”

    景瑟见风使舵,立马转移话头。

    刘十八淡淡看了景瑟良久,吸口气又抬头看看漆黑的甬道,凝重道:

    “以前在许昌,我曾见过一种生前专门吞食主人排泄物和口痰,从嘴里灌一个喇叭形的铜漏斗,叫做人盂的怪种。

    人盂通俗一些解释就是人形痰盂,由古代花季少女所养成,最后活着殉葬。

    这种女人,死后浑身的骨骼都会泛黑,浑身剧毒,若干年后遇空气会散发出极强的毒气。

    这一层发现的红皮怪物,所料不差的话,应该是和人型痰盂相互配套,甚至更邪门的一种人为制造的妖孽。”

    景瑟翻着白眼,艰难的吞下一口唾沫道:

    “你……你别说,太恶心了!人形痰盂,吞食排泄物?你咋不去死……”

    刘十八嘴角一翘,仿佛没听见景瑟抗议,淡淡解说道:

    “这妖孽活着的时候,摆弄的活计同样奇特令人呕吐,他们是专门……为人盂吸污纳垢而生存!”

    景瑟瞪大眼猪,干呕道:

    “啥?听不懂……”

    “人盂吞食主人的排泄物,口涎痰水,而这红皮怪物,则帮助人盂排便。

    由于人盂长期进食带人毒的泄污,所以这些悲惨的女人,个个都有极为严重的便秘。

    为了防止人盂因便秘,造成体内毒素过高而大量死亡,所以便有了红皮怪这种,从人盂菊门中,将带剧毒的便秘物吸出来的特殊群体。”

    刘十八娓娓而谈,目光深邃仿佛极为自信。

    而景瑟,侧仿佛泥塑一般,张大嘴听着这令人匪夷所思的奇谈……

    额,造你妹……

    吸取出来?用啥子吸?用嘴巴?

    景瑟三斤半的大脑中,幻想出一副不可能的出现的场景——

    “两片薄薄的嘴皮子加上三寸不烂之舌,将干巴巴黑硬黑硬的屎棍子,从菊门之内捞出来……”

    想归想,景瑟终究还是没忍住心底一探究竟的冲动,艰难的开口问道:

    “用啥子,从菊门里面将便秘干屎,捞出来?”

    刘十八头也没扭一下,便知道景瑟下一句的问题是这个,于是轻声解释道:

    “其实你想得没错,就是用嘴,只不过添加了一点点小道具。

    人盂倒插喉咙的是铜喇叭,而这种红皮怪则恰巧和人盂相反,他们嘴巴上套的也是一个铜喇叭。

    所不同的是,这铜喇叭是直接敲碎下颚骨,镶嵌在头骨上,和人盂相反一个从外往胃部插,一个是扩充下颚骨往外镶。

    喇叭大口的一面,在下颚骨这镶死,尖细的一头就成了一个长长的吸管,刚好能放到人盂女子的菊门中……

    后面额就不说了,你自己体会!我补充一下,这种红皮怪,应该叫做盂刷!”

    景瑟双眼无神,嘴角颤抖,良久才呢喃道:

    “你的意思是,两个人配套,一男一女?男的嘴里镶喇叭,大头在嘴,小头朝外,吸取人盂排泄物,视为痰盂刷子?

    而女人则大头在嘴,小头朝内进胃部,专职吞吃活人的屎尿、涎水、甚至包括黄白之物,视为人形痰盂……

    这两种邪物相得益彰,一阴一阳!”

    刘十八此时的神情极为凝重,缓缓道:

    “根据影杀描述,在这古墓之内,有数量庞大的人盂和盂刷,他们对进到古墓中的所有活物,展开无情攻击。

    所以我得出了一个结论,先我们进来的第五部队,在第四层或者第五层的时候,便遭到了人盂和盂刷的暗中袭击。

    那名死在祭坛上的男人,就是被盂刷嘴部,尖细的铜喇叭扎进脑部,吸光了脑髓和全身血液而亡。”

    “嗷!”

    此时,鬼鬼祟祟站在三米外的旱魃老九,低吼了一声。

    刘十八和景瑟同时扭头看去!

    刘十八目光闪烁,淡淡道:

    “老九,如何?”

    “它们来了,他们的目标就是这,因为我们这里人少,朕感觉到了……”

    旱魃老九眸中闪烁着红芒,扭头朝黑暗中张望着。

    景瑟咬着牙看着刘十八,又看看老九,轻笑道:

    “有旱魃这种一等一的强者在此地,何须我景瑟瞎操心?

    我看该担心的,应该是秦大、黄忠、和杜兰他们十几个吧?

    嘿嘿!借着这甬道中九宫小八卦阵的诡异,那帮痰盂啊,盂刷肯定能发挥最大的战斗力。

    你故意走错路的目地,恐怕是你口中的那位第五部队的带头大哥吧?

    只有才绝境中,他才会爆发出自己隐藏的实力,避无可避……”

    刘十八眸中爆出一丝狰狞,轻笑道:

    “这就是江湖,身在江湖我们没法自清自省,唯手段迭出才能有一线生机。”

    景瑟嘴角抽动,叹息道:

    “劳资终于明白了,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的含义!

    刘十八你现在的心态,就和当年的那位枭雄曹操一样,为达目地,不择手段。”

    刘十八轻轻一笑道:

    “不过这些痰盂刷子对你没有影响,我发现你身上有种特殊的味道,痰盂刷子刚才从你身边过去都没有理睬你,很奇怪!

    除非你威胁到它,否则以你现有的速?,脑袋上早就刺穿无数窟窿了。”

    景瑟闻言,缓缓挺直腰杆耸耸肩,拍了拍身上的破棉袄道:

    “原来,老汉也是你试验的目标?”

    刘十八凝重点头道:

    “没错!经过许多事,能被我相信的人……不多!

    这些被我相信的人里面,肯定没你,因为你从关岛那个地方出来得太过神秘。”

    “得了,你也穿过时光隧道,别装不懂……”

    景瑟应了一句,接着苦笑问道:

    “这些痰盂刷子为什么还活着,现在冲秦大他们去了,你打算咋办?”

    “我也不知道这些妖物为什么还能动惮,要么感染了某种减少细胞衰竭的病毒,比如那一种……

    要么和纯阴尸一样,以尸养尸,养到现在用来保卫墓葬,沿路我们可看到不少的尸骨。

    至于其他的,我打算静观其变,旁观者清肯定有其深意吧。”

    ………………

    若时间来得及,0点左右再来一张,老父亲今天伤口恢复很好,肿瘤检验结果还未出,刚从医院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