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章 警察故事
    徐一凡仔仔细细地一遍又一遍地擦拭着黑漆漆的枪身,直到手上的枪再也看不见一丝锈迹为止,然后再右手轻轻一磕,甩开枪膛,一丝不苟地一颗一颗压进子弹。

    “草,徐一凡你有没有搞错,一柄破枪而已,你再怎么擦也不见得能擦出一朵花来。”徐一凡一旁的一名面容俊朗的年轻人怒骂道:“搞得老子都有些紧张兮兮的。”一边说着一边扯着领口的衣扣,似乎热得慌,其实开着冷气的房间里面一点都不热。

    徐一凡头都没抬,只轻轻瞥了一眼后,便再继续专心擦枪,他当然不可能擦出一朵花来,但是也不是没有收获,终于,脑袋里面终于响起:“配枪契合度100%,进入手熟境界。

    徐一凡这才满意地把枪插回腰间的枪套里面扣好,这才淡淡地抬头看向房间里面神色各异的众人,徐一凡来到这一个世界已经几个月了,当然不会像刚来到的时候那样大惊小怪,一点小提升便雀跃兴奋于脸上,这在别人眼里却成了稳重的形象。

    房间里面气氛有些凝重,因为警署总部收到可靠的情报下达了一个抓捕行动,由重案组和徐一凡所在的反黑组联合行动,抓捕一伙制毒贩毒的团伙,而对方极有可能携有重火力武器,抓捕过程中非常有可能交火。

    徐一凡的反黑组虽说也是针对犯罪行动的执法部门,但一般都是一些没出息的街头小混混罢了,欺善怕恶,吓唬吓唬也就老实,哪里见过真正的悍匪,所以一时间气氛不免有些紧张。

    “文督察,总署什么意思?既不给新的指令也不让咱们下班,执行什么任务也不透露,就这样干等不是办法呀!一晚上没回家我家那老婆子肯定要啰嗦我了。”一名上了年纪的老警长不耐地发着牢骚,老家伙快到退休的年纪了,倒也不怕得罪上头。

    那位文督察三四十岁左右的样子,也不搭理自己这位发牢骚的老下属,转头递给徐一凡一个铁盒子道:“这是我帮你申请的多六发子弹,任务时给我盯紧点,别都让重案组抢了风头,使总署以为咱们q记没真材实料。”

    “yessir”徐一凡接过子弹,站起身干练地敬礼道。

    徐一凡虽然心里非常不屑这个姓文的,但是表面功夫却是做得十足,另一个世界的二十几年体制下生活,使他明白跟制度对抗是多么不明智的行为。

    自这几个月以来徐一凡在几次抓捕行动中的出色表现,尤其是在一次偶遇抢劫,徐一凡独力击毙了三名使用重火力的抢匪后,总署还特意发文表彰了他领导有方,文督察便更加看重徐一凡,期待这一次的联合行动徐一凡能再一次为他立新功。

    “文sir,署长叫你过去开会!”不一会儿,敲门进入一位清秀的女警叫道。

    “徐sir,你也有份过去哦!”女警低头看了下名单后愕然叫道。徐一凡抬起头来,也愣了一下,却也没有多问,站起身来跟在文督察身后便走了出去。

    只留下身后的一众同事小声议论:“看来小徐要升级了,上头都开始关照了。”

    “那是,人家最近可是拿命在博,其他几单案子不说,当时金博金行的抢劫案,六个匪徒,人家自己便搞定了三个,不服不行呀!”

    ……

    “我们这一次抓捕的对象叫朱韬,中年男子,此人表面上是一个正当商人,经营夜总会,进出口贸易等,实则利用商人的身份贩卖毒品,此人出入随从打手众多,所以这一次的行动必须谨慎,务必一击即中,万无一失。”讲台上的署长图文并茂地分析交代着此处行动的要点。

    徐一凡知道剧情终于开始了,坐在徐一凡前面的便是成龙大哥陈家驹警长,心中不免有些许激动,还有讲台左侧的‘标叔’。

    “现在大家打开信封查看自己的指令,背熟它,每一个人的指令都不一样,一定要严格坚守自己的指令。”标叔一本正经地道。

    徐一凡打开写着自己名字的信封。

    一张a4纸上打印着一条指令:“伪装巡游交易现场,出现异动,立刻武力制服。”

    “好了现在大家销毁指令,立刻出发。”标叔一脸正气地叫道。

    徐一凡同大家一起排队连信封一起丢进碎纸机,粉碎掉指令,看来这次抓捕朱韬的行动,行动组布置得很是严密。

    ……

    “小徐,你的指令是什么?”走在徐一凡前面的文建仁督察消然放慢脚步,和徐一凡并排走后,低声问道。

    徐一凡知道这个家伙实际上是朱韬的内奸走狗,后来还奉朱韬命令意图除掉陈家驹,却反而被朱韬设计弄死了。

    “说是要监巡现场哦!可能是个救火员的角色。”徐一凡压低声音道。他当然知道文建仁想通知朱滔,可惜行动署这次的布置非常紧凑和严密,所有通讯设备都要上交,全部用此次的隐蔽对讲机频道,而且立刻便要出发,根本没有时间通知。

    文建仁想说些什么,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说什么,拍拍徐一凡的肩膀黑着脸走了。

    ......

    “猎犬呼叫总台,猎犬呼叫总台。”徐一凡一身捞工地散工的着装,带着一顶破旧的小黄帽,倚在高处的一根电线杆上,低侧着头,对着藏在领角里的麦克风低声呼叫道:“六号位置发现一名可疑中年男子,白衫黑裤中分头。”

    此次的临时指挥室设在另一个山头,居高临下可以监视整个交易现场外景。

    听到对讲机里面响起徐一凡的声音,指挥室里的标叔拿起一个望远镜,望向六号位置,很快便找到了徐一凡报告的中分头中年男,此时正捧着一份报纸认真地阅读着,似乎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标叔皱着眉想了一下,望向贴在墙壁黑板上的照片。

    “不好!署长,是郑国鸥,朱滔的师爷,朱滔可能还有暗线在现场,赶紧让家驹他们小心行动,千万不要打草惊蛇让朱滔察觉到了。”标叔脸色一变惊叫道。

    这时候此次行动的指挥署长也吓了一跳,立即给现场伪装卧底的所有警员下命令注意隐蔽行动,身边随时有可能出现朱滔的人。

    “总台呼叫猎犬、总台呼叫猎犬。”署长亲自抓起呼叫机叫道。幸好这次心血来潮调了最近颇为表现积极的徐一凡来参与此次行动中心,不然所有警员的目光都关注在朱滔众人身旁,哪会注意到旁边一个无关的人竟然是朱滔的智囊。

    “猎犬收到!”

    “你汇报的可疑人是朱滔团伙的师爷郑国欧,现命令你密切关注此人,为抓捕行动顺利进行,必要时武力制服。”指挥室的人都担心郑国鸥发现了什么,毕竟这家伙似乎坐在那里很久了,之前伪装而过的几批警员都没察觉到这人。

    “明白!”徐一凡简短地回到,虽没有多说一句,却让人感觉到他的自信。

    徐一凡也想不到系统提示的可疑人竟是一条‘大鱼’。

    徐一凡说完便把右手插进上衣的斜口袋里,左手捧着一杯港式奶茶,眼神呆滞地走向郑国鸥的桌子对面坐下,这家伙看似散漫,实则插在口袋里的右手已经握上了枪柄,一旦对面的郑国鸥有异动,徐一凡必定让他知道为啥花儿是这样红。

    “老板,十六个白馒头带走。”一坐下便大声喊道。

    “要不要冷饮?”

    “不要,不要,我们工地水龙头有的是自来水可以喝,大馒头管够就行。”徐一凡一脸精明地回答。

    早餐店老板低声嘟哝了几声穷酸鬼、活该卖一辈子力气之类的话。

    徐一凡对面的郑国鸥斜瞥了一眼他后,便不再把注意力放在徐一凡身上了。

    “嘣...嘣...”几声枪声突然响起。

    徐一凡对面的郑国鸥脸色一变,站起身来。

    “警察,别动!”徐一凡大声喊道。徐一凡猜想可能是陈家驹他们暴露了,不一会儿更加密集的枪声更加印证了徐一凡的想法。

    郑国鸥的脸色非常难看,这个死差佬扮猪吃老虎动手的时机拿捏得太准了,如果起身那会儿看破这个死差佬,直接面对面一枪就把他嘣了,这死差佬偏等自己转身走两步再掏枪警示。

    郑国鸥站住身体慢慢地转会身,好机会,这个死差佬竟然没有想象中的掏枪指着自己,仅一只手抓着一副手铐,找死。

    郑国鸥右手插入西装,迅速拔枪。

    “嘣!”

    徐一凡右边口袋开始冒烟,而郑国鸥则是脑袋上冒血,一枪毙命,原来徐一凡右手一直抓着配枪对准郑国鸥,此刻枪也不拔出,直接隔着口袋扣动扳机。

    虽然香港警察佩戴的这种‘点三八’手枪口径只有0.38寸,且只能填充六发子弹,杀伤力让人尴尬,但是胜在后座力小,极其容易上手,近距离瞄准射击,以徐一凡此时的枪法,郑国鸥不倒地才怪。

    其实徐一凡从一开始便没打算让郑国鸥活着受捕,系统提示,成功拘捕郑国鸥可获得经验点160点,而击毙郑国鸥却是600点经验,对于一个叛卖毒品的人渣,徐一凡自然不会手软。

    “警察办案!”击毙郑国鸥后,徐一凡这才拔出口袋里的配枪,大声喊道:“通通趴下,不要乱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