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5章 能力升级
    黑漆漆的房间里,窗口和大门紧闭,房间的一角只有一张孤零零的单人床,连多余的一个衣柜或桌子都没有。

    徐一凡趴在床上,打开自己的老旧手机,出现了自己的头像和一系列信息。

    徐一凡,

    性别:男,

    等级:4,

    生命值:30;

    气力值:45;

    力量:68;

    速度:93;

    命中值:36;

    武器:‘点三八’警枪,亲和度:56.

    能力分配点:0。

    其他等能力框均是灰色,处于未激活开启状态。

    徐一凡又点开了经验栏,看到逮捕朱滔后经验值已经满糟,系统开始提示是否升级了,徐一凡当然点击了‘是’。

    手机开始黑屏,然后一个亮点从屏幕中间开始,逐渐开始慢慢扩大,徐一凡本人则感受到一股凉气从尾椎骨开始向头顶和脚底各个部位蔓延开来,爽地徐一凡身体呈一个‘大’字状摊开,一边颤抖,一边狂吸气。

    骨头开始噼噼啪啪地响,那舒爽的感觉舒坦得徐一凡脸部都开始有些不由自主地抽搐着,徐一凡没有吸过毒,但是他觉得,吸毒的感觉也不过如此吧!

    十分钟过后,那股清凉气息才逐渐消失,此时手机已经升级完毕。

    徐一凡再次点开系统,等级已经到达5级,惊喜地看着各项属性均有小幅度的提升,尤其是速度这一栏,已经达到:102数值点,命中值也达到了:41点,

    能力分配点增加了10个点,徐一凡把这十个点都平均分配到了速度和命中值上,使自己的速度达到了惊人的107,命中值达到:46。

    这个时代毕竟是用枪的,所以速度和命中更加重要,唯一遗憾的是其他各项能力都没有激活,还是老样子,一片灰色。

    又查看了一遍没有任何遗漏的地方后,徐一凡这才用一个密封很好的铁盒子装着手机,带进卫生间把一身臭汗洗干净,像他这种小心谨慎的人,自然不会让这台手机离开自己的身旁,哪怕就几分钟。

    至于手机是怎么得来的,就要从另一个时空说起了。

    ......

    几个月前。

    “叮咚!”徐一凡点开了手机,是滴滴打车app推送了一条升级的提示,徐一凡随手便点击了升级,为了得到乘客的好评,他花钱开通了大流量包,给乘客提供wifi热点上网,自己当然不会在意这一点升级app的流量,车后座位子上甚至还放着两瓶矿泉水,是免费提供给乘客饮用的。

    不错,徐一凡年纪虽然不大,却已经是一名滴滴老司机,性格内敛谨慎的他几乎没有被顾客投诉过,每次都提前到达目的地等待顾客,他是那种宁愿少赚点钱也不愿意找麻烦的家伙。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的的软件升级的时间特别的长,十几分钟过去了,进度条还没有加载完成,徐一凡用眼睛的余光瞄了一下车载架上的手机,发现进度条刚过一半的样子,他也不着急,把车靠边停下,下车关门打开车后尾箱取出一个热水瓶和一个泡面,为了避免给车里染上泡面的味道,徐一凡在路边找了块石墩便蹲在上开始享用自己这一天的晚餐了。

    徐一凡不知道的是,在他蹲在石墩上吃泡面的时候,他放在车里的手机开始亮起了白屏,然后突地一黑,一段段似字非字的符号呼呼呼地从屏幕上闪过,几分钟之后在屏幕上面形成一个神秘的漩涡状图形,慢慢地旋转着,最终从漩涡中心的部分消失,手机归于平静。

    徐一凡吃完泡面把泡面桶丢掉后,这才坐回车内,又要开始跑单了,为了尽快还完分期贷款买的车,徐一凡一天只在车上睡六七个小时,其他时间都在抓紧时间接单赚钱,按了下手机电源健没有反应,徐一凡有些心堵,这台老爷子手机也用了好几年了,好多新更新的软件对内存的要求越来越高,这手机便经常卡机,也亏得徐一凡慢热的性子,换做别人早砸了这破手机。

    “看来又卡住了。”徐一凡暗想,声音上键,电源健,菜单健一同按着不放,几十秒后,手机终于亮起,徐一凡舒了一口气,可是很快便发现了不对,手机是点亮了,可是只有一片白屏,然后从中间位置出现一个黑色的点,由慢而快地慢慢开始旋转,徐一凡静静奇怪地看着这团神秘的黑圈,直到黑色神秘符号溢出了手机屏幕,徐一凡才开始惊慌,他这台破手机可没有投影功能,这实在太诡异了。

    徐一凡向来对危险都是敬而远之,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就要丢下手机打开车门逃跑,可惜这时候这团神秘的黑色字符扩张的速度越来越快,徐一凡只来得及打开车门,刚刚解开安全带,密密麻麻的黑色字符已然覆盖了徐一凡全身,“轰...”地一声,徐一凡感觉灵魂都在煽抖,灵异的一幕出现,一个大活人竟这样活生生地被扯进了一台手机里面,尔后,黑色神秘符号团开始慢慢缩小,直至最后连带着手机都消失不见。

    这时候道路旁只剩下一台孤零零的小轿车,车门是打开着,引擎也是打开的,一阵风吹过,荡起挂在内后视镜上的一个平安符,平安符上有一张照片,照片里一个清秀的2b青年比划着自以为很帅的庸俗剪刀手,露出一口光洁整齐的牙齿,似乎这个家伙便是这车的主人。

    古希腊的一位哲学家说过:人类的知识就像是一个圆圈。圆圈之内的知识是你已知拥有的知识,而圆圈之外,则是未知的世界。

    你拥有的知识越少,圆圈就越小,你便会认为自己未知的东西很少。而当你拥有的知识越来越多的时候,你的圆圈就慢慢扩大,周长变长,未知更加多,但这个时候你便会发现原来以前很多未知的东西都得到了解答。

    所以,人类未知的东西,并不代表是不存在的,或许是因为我们的知识还不够多,当徐一凡手里握着伴随自己穿越时空的手机站在港岛灯红酒绿的十字路口的时候,更加相信了这一点。

    ......

    “妈的,老子就是不服气。”警署o记办公大堂响起一道声音。

    “你们说,凭什么这次抓朱滔的功劳都记在他们重案组头上。”一个脸色黝黑的o记青年警员李魁挥着手大声嚷嚷道:“咱们o记也是出人出力呀!也受伤了几个伙计呀!修叔现在还在重伤监护病房呢?”

    “就是呀!没有咱们o记封锁了几条交通要道,朱滔一伙早就跑了。”一个小四眼警员李文斌推了下近视眼镜后道,后来又想起什么似的,激动地道:“再说了,主犯朱滔还是咱们o记的徐一凡抓捕的呢。”

    “还有还有,行动组统计资料出来了,徐一凡在这次行动中击毙了八名重犯”另一个矮个子警员朱重也满脸红光地插入讨论,一付与有荣焉的高兴样。

    “啊!!!”大堂里面其他人都呆住了。

    “阿凡,你真的打死了八个匪徒呀!”李魁转头大声喊叫道。

    徐一凡的办公桌位于大堂的一个边角上,位子虽然小了些,但是空气采光都很好,正对着一面玻璃窗,就是离大家有些远,容易被忽视。

    “差不多吧!当时太危急了,没太留意。”徐一凡端着自己的茶杯走了过来,和大家一起看电视上的警方这次行动的新闻发布会。

    “不是吧!那你行动报告怎么写。”一个鼻子上有几点雀斑年轻女警员肖潇笑着打趣道。

    徐一凡摊了摊手表示无所谓。

    “阿凡,我觉得你要是上电视的话,肯定比陈家驹还上镜。”肖潇皱了下自己有些可爱的雀斑鼻子,仔细看了一下徐一凡后,认真地道。

    “那当然,陈家驹虽然是这次行动的队长,可是也没见有什么出色的表现,我觉得这次发布会应该是阿凡上才对。”李魁黑着脸道,原本就黝黑的脸显得更黑了。

    其他人也纷纷为徐一凡打抱不平。

    徐一凡笑了一下,解释道:“这次行动你们在外围不太清楚情况,陈sir要统筹兼顾全场行动,不是那么容易的,还有呀!我见过陈sir捉贼,那是真正的拿命在搏,真正奋不顾身,尽忠职守,我只是运气好罢了。”

    徐一凡原本只是敷衍,但是说着说着发现陈家驹这家伙是真的敢拼命的。

    “我靠!尽忠职守有个屁用,修叔够尽忠职守了吧!几十年风雨无阻天天准时上下班......”李魁不服地继续发牢骚道。

    徐一凡抬头一看,陈家驹正一脸尴尬地站在o记门口,想来刚刚的话已经听到了。

    “陈sir,有事?”徐一凡打破尴尬叫道。

    “哦!是署长有事叫你!”陈家驹赶紧回答道。

    ......

    “陈sir,知道署长叫我什么事吗?”徐一凡和陈家驹一边走一边问道。

    “哦!是董sir推荐你和我一起去保护女证人莎莲娜。”陈家驹低声道:“对了,刚刚谢啦!你叫我家驹就行了,我朋友都这么叫我。”陈家驹憨厚地笑了笑。

    “行,没问题,那你叫我阿凡吧!”

    莎莲娜当了女证人?徐一凡一边跟陈家驹唠着一边暗想。

    终于想起,好像是有这么一件事,莎莲娜被署长和标叔套路了,莫名其妙地当了女证人,离间她跟朱滔之间的信任关系,最终反目成仇。

    “陈sir,徐sir,由这一刻开始便由两位24小时,贴身保护我们警方的证人莎莲娜小姐了。”标叔板着脸一本正经地道。

    “贴身?”陈家驹夸张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