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7章 美男计?
    “来咧!萝卜牛杂,荷香糯米鸡,凉拌爽鱼皮,双皮奶,水晶虾饺,墨鱼丸,干蒸烧卖。”徐一凡双手端着一大堆托着满满的街边小吃,笑得有些献媚。

    看着眼前琳琅满目都是没吃过的美食,莎莲娜眼睛里开始乏起了小星星,一看就是女吃货一枚。

    “给,食签!”徐一凡不失时机地递上一根食签,那殷勤的动作近乎谀媚。

    搞得莎莲娜很不习惯,以为有什么企图,但是又抵挡不住美食的诱惑,一边想着一边挫起了了一块墨鱼丸。

    “我的汉堡呢?”徐一凡的谀媚态连陈家驹都看不下去了、

    “给!”徐一凡从口袋里面掏出两块皱巴巴的纸盒。“可乐不方便带没买。”

    陈家驹怨妇一般地接过汉堡,酸溜溜地啃了起来。

    心里暗自诽谤道:“什么不方便带,你丫都带得回这么多街边小吃,不想买就直说嘛!”又不禁暗想,难道徐一凡想出美男计,拉拢莎莲娜到警方的阵营,全心全意地起诉朱滔,打量了下徐一凡俊朗的外貌,挺拔的身材,这家伙还真有用美男计的本钱。

    徐一凡是不是用美男计不知道,但是即使是,也绝不会像陈家驹那么伟大,为了香港警方。

    只因徐一凡在去买小吃时,藏在衣服里面胸口处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徐一凡找了一个没人的角落打开手机。

    原来是有了新的任务了。

    “入罪朱滔”四个大字。

    徐一凡皱了皱眉头,徐一凡记得警方在这一次的控诉中是无法入罪朱滔的,主要原因之一是莎莲娜临阵倒戈没有出庭。

    要想告倒朱滔,莎莲娜是很重要的一环,可是这时,徐一凡却不大想太早入罪朱滔,原因是他想利用朱滔除掉文建仁,好让自己这个未来见习督察顶上位置,如果原剧情不变的话,文建仁是必死的。

    而现在入罪朱滔,也就意味着保住了文建仁,这是徐一凡不想看到的,可是徐一凡这个系统目前比较呆本,任务出现便只能接受,完全没有‘不接受’这个选项,也不像人家的智能系统一般可以问答,更不要说什么具象化的小美女助手了,连查个资料都没有这项功能,甚至还不如他原来的安卓系统,起码无聊的时候可以撸几局王者荣耀。

    查看了一下‘入罪朱滔’任务的奖励包,徐一凡才平衡了一点,嗯!是一个1080的大经验包,其他两个奖励包锁住了,看不到,想来是要完成任务后才可以看到。

    于是便有了以上徐一凡突然变献媚的一幕。

    陈家驹啃完两个汉堡后,实在渴得慌,便打了声招呼离开去买饮料去了。

    徐一凡搬了一张椅子坐到莎莲娜的对面。

    琢磨了一下正色地道:“其实你最好的办法只能跟警方合作,也只有跟警方合作了。”

    “鬼要跟你们警方合作,你们警察没一个好人,唔唔..”莎莲娜一边吃着徐一凡买的小吃,一边损着徐一凡:“尤其是你,喂!你眼睛往哪看呢,一个色胚子。”

    徐一凡无语,你大爷的,这个女人身材本就不错,穿着又很新意,关键是她里面好像没戴内衣,若隐若现的更加勾人,徐一凡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不看才对不起自己呢,陈家驹也瞄,只不过人家是偷偷地瞄,哪像徐一凡这吊丝一般频频盯着看。

    “还有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警察的阴谋诡计,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离间我和滔叔的关系吗?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明天是绝对不会去法庭的,就算去也绝对不会说一句话的。”莎莲娜傲娇地道,一付我蔑视你们警方的娇俏模样,然后还不忘挫了一块水晶虾饺往小口里面放。

    徐一凡笑道:“警方这一次出的可不是什么阴谋诡计,是真正的阳谋,你合作与不合作都于事无补,因为朱滔不会这么想,你试想一下,如果有一个人可能会威胁到自己的生命安全,你会让这个人很开心地吃虾饺吗?他只会明白,你现在是警方的控方证人,你明天只要说错一句话,就有可能置他于死地,他会很放心你吗?命只有一条,秘书嘛!招聘广告往门口一贴,有钱还怕招不到人才。”

    徐一凡越是分析,莎莲娜脸色跟着越变越差,一付楚楚动人的可怜样。

    可惜,徐一凡这个人虽然不是铁石心肠,但也不会是什么老好人,继续打击道:“我敢保证,从现在到明天开庭之前,朱滔的杀手肯定会来,你到时候自然便知道谁敌谁友了,你知道香港每年有多少警方的控方证人,在没出庭之前便永远出不了庭了吗?”

    “啊!!!”莎莲娜终于崩溃了,她只是一个女人而已,假装的坚强只是披在外面保护自己的脆弱罢了,一旦被戳破便慌张失措了。

    “你们不是来保护我的吗?”莎莲娜急忙道:“我可是听见你们上司说过你们要24小时贴身保护我的。”这时也顾不得再贪嘴了,扔下食签,挪着椅子挨着徐一凡坐下,灵动的眼睛胡乱瞟着走来走去的路人,好似随时会出现杀手一般。

    徐一凡也想不到莎莲娜这么不经吓,事实上莎莲娜并不是不经吓,而是没想到这深一层,一开始只是单纯地以为警方想离间她和朱滔团伙的关系罢了,现在一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警方这简直是借刀杀人,说不定还想拿自己当诱饵引朱滔的杀手出手,然后一网打尽,诱饵能有什么好下场的,莎莲娜现在再回想那个圆脸的一脸和善笑眯眯的警察老头,就有些不寒而栗,笑面虎也不过如此。

    “保护你是没问题,可是我看你是完全不配合呀!”徐一凡哂笑道。

    莎莲娜眼睛一红:“哪有,我不是一直都是很配合你嘛,昨天捉贼的时候,和现在。”说着犹觉表现不足地抱着徐一凡的手臂摇晃,可能想起了昨天车里两人的旖旎,美丽的脸蛋也飘起了两朵红云,显得更加的美艳。

    徐一凡舒坦得感受着手臂处的柔软,尴尬地想抽出手来,可是莎莲娜可不愿意放手,给这个死条子占点便宜,又不会少块肉,她从警署出来可以听说了这个家伙的身手出众,一个打七八个的。

    于是,买了饮料回来的陈家驹回来便看到了目瞪口呆的一幕。

    日暮下,莎莲娜揽着徐一凡的胳膊,有说有笑,脸蛋儿红彤彤的,简直情侣一般。

    要之前这两人还仇人一般,莎莲娜对警察的观感和态度极差。

    难道美男计就真的那么好用,陈家驹转头看了下身旁的玻璃镜,顿时有些怀疑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