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9章 任务完成
    “说吧!谁派你们来的!”陈家驹喜眉笑眼地坐在椅子上,拷问着趴在地上挣扎的流氓头目强尼,心里暗道,徐一凡这家伙还真有些料事如神耶,朱滔竟然真派人来教训莎莲娜。

    趴在地上,左眼青黑一片的强尼桀骜地瞥了一眼陈家驹。

    “你不要白费心机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做事不密,后果自己承担,你不会在我这里得到什么答案的。”

    看到这个强尼很拽的样子,徐一凡乐了。

    转头对莎莲娜道:“你想上去吧!等下这里会发生一些暴力的血腥场面,你不会喜欢看的。”

    莎莲娜哦了一声,乖乖地上楼去了。

    过了一会儿,楼下传来凄惨的惨叫声,即使是隔着房门,依然听得有些惨人。

    ……

    “阿凡,我们现在带人过去拘捕那个张律师,会不会有些那个,他可是朱滔的辩方律师,别人会以为咱们警方滥用权力了!”陈家驹组织了下语言后,有些拘谨地道。

    徐一凡汗死,就是因为这个姓张的是朱滔的辩方律师,我才要连夜拘捕审问他,让他明天无法出庭,徐一凡可以记得原著中这个姓张的律师在法庭上,把警方辩地哑口无言,他现在的任务是入罪朱滔,自然不会给朱滔任何一丝机会。

    “咱们现在是有证据,证明这个姓张的意图谋害警方的控方证人,为什么不能捉人!”徐一凡扬了扬手里强尼供出的证词正色地道。

    看到陈家驹在一众前来带走强尼等流氓地痞的警员面前,脸色有些不好看,徐一凡不想把关系弄得太僵,建议道:“要不我们往上级报告,让上面处理。”

    陈家驹大喜道:“好!”他虽然为人光明磊落,却也不愿意跟徐一凡搞得关系太僵,从一个伙计手里借来一台行动电话便联通了署长电话,可惜这个时候署长不在,又拨通了标叔的电话。

    说明来意之后,标叔大喜,激动道:“立刻拘捕那个张律师,务必扣留48小时!”当差当到标叔这个年纪,早就圆滑到陈家驹等年轻警员无法企及的地位,哪里会在意少少投诉,成功入罪朱滔得功劳才是正道。

    “对了!拘捕姓张的时候,态度好一点,就说怀疑他跟一宗意图指使他人杀人案有关,请他回警局配合调查。”标叔交代道:“能逼问出跟朱滔有关最好,没有也要……”

    似乎听出了陈家驹这边的情绪不高,标叔突然想起这件事里面勾心斗角的猫腻太多,陈家驹并不适合做这种事。

    便叫道:“让徐一凡来接电话,这件事由徐一凡负责,你保护好女证人莎莲娜就行了。”

    陈家驹皱了下眉头,很不高兴地把电话递给了徐一凡。

    “阿凡,这件事你做得很好!立刻逮捕张律师……..”

    “yes sir”

    ……

    “啊!你要去抓张律师,我也要去!”莎莲娜听到徐一凡要出任务去拘捕张律师的时候,赶紧叫道。

    “你不能去,你最好呆在这里等到明天开庭为止!”陈家驹阴着脸道。

    “我不要,我又不是犯人,凭什么任你们看管,我想去那就去那。”莎莲娜野蛮地道。

    这个时候陈家驹还真没有办法,惹怒了这个女人,明天出庭当哑巴,吃亏的还是香港警方。

    ……

    “咚咚!”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莎莲娜,你怎么在这里?”张律师家开门的竟然是朱滔的另一个手下,说完话,把头伸出门外左右看了看赶紧道:“没人跟着吧!快进来!”

    莎莲娜板着脸道:“我为什么在这里,你们想不到吧!哼!派人去杀我。”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墙壁的一面靠着墙壁,脸上强装镇定,小心脏却在扑通扑通跳。

    这张律师家大厅里面,朱滔团伙的其他几个头目都在,想想也正常,朱滔明天便要受审了,这些人怎么睡得着,都聚集在张律师家里等强尼去教训莎莲娜的消息,却不想莎莲娜竟然找上门问罪来了。

    “莎莲娜你听我说,强尼确实是我们派去的,可是我们只是想教训警告一下..”朱滔手下的一个头目约翰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张律师起身打断道。

    “我们只是为了教训下那两个警察而已,没有针对你的意思!”张律师打着哈哈笑道:“对了,你是怎么脱离警方监视的。”

    “对对!我们只是想砍死那两个缠着你的死差佬而已。”其中一个头目赶紧附和道。

    张律师突然发现莎莲娜背后拿着一个可疑的盒子,厉声道:“拿出来!你背后藏着什么?”

    “啊!”莎莲娜突然尖叫了一声,迅速奇怪地蹲了下来。

    “砰!”张律师家的大门突然被撞开。

    “全部不许动!你们现在已经被拘捕了,双手趴在头上,慢慢蹲下。”陈家驹消消把张律师的门锁撬开之后,徐一凡等人便静心听房间里面的动静,听到莎莲娜一声尖叫后,一脚把大门踹开,率先闪了进去。

    陈家驹原本不想跟来的,但是无奈莎莲娜非要跟徐一凡过来,也只能一起过来,随行的还有陈家驹重案组的其他三名警员。

    “怎么样?录到了吗?”

    莎莲娜献宝似的把手里的一个灰色盒子交给徐一凡,原来是一个随身录音机。

    “我们只是想砍死那两个缠着你的死差佬而已。”徐一凡打开录音机回放着,听到了这一句终于笑了。

    “你们涉嫌谋害警务人员,现在不是势必要你们说话,但你所说的一切我们都将用纸笔记录下来,作为呈堂证供。”

    “莎莲娜!你出卖我们,我掐死你!”朱滔团伙的一个头目气急地怒叫着冲向莎莲娜。

    “嘣…”徐一凡可不管你是说真还是一时气愤,当着警察的面这么嚣张,果断开枪,这家伙抱着膝盖躺在地上干嚎着,其他人想不到这个警察不发一言便开枪,顿时呆住了,老老实实给陈家驹等警员给全部拷上了。

    徐一凡把莎莲娜录下张律师等人对话的随身录音机交给陈家驹的组员大嘴。

    ……

    “家驹行了没有!”徐一凡压低声音问道。

    陈家驹擦了擦汗,头也不回地道:“再等等,这把锁有点难开!”

    莎莲娜则小心翼翼地左顾右盼。

    原来这三人在撬朱滔办公室的锁,原本徐一凡并不打算叫上陈家驹的,但是刚刚看到陈家驹用两个回形针便把张律师家的门撬开之后,便改变了主意,终于说服了陈家驹一起。

    “咔嚓!”陈家驹到底撬开了门锁,三人溜进去之后,由莎莲娜带路很快便找到了朱滔的办公电脑。

    陈家驹完全不懂电脑,帮不上什么忙,徐一凡则更加不懂这时候的古董电脑,只干瞪眼地看着莎莲娜忙前忙后地操作,最后甚至找了个椅子坐下打起了盹,朱滔团伙差不多都被抓进去了,倒也没什么危险。

    ……

    第二天.

    徐一凡没有进去法庭,有了莎莲娜打印出来交给陈家驹的朱滔贩毒证据,徐一凡出不出庭朱滔都是逃不了法律的制裁了,甚至莎莲娜都没有出庭,这也是她用朱滔的贩毒证据跟警方交换的条件,至于陈家驹,这个爱出风头的家伙一大早便洗了个澡,整理好发型,在警署等着召唤了,徐一凡并没有独揽所有的功劳,每次行动报告里面都有写明大家一起想行动办案,平分了功劳,这让陈家驹脸色阴转晴,直夸徐一凡够义气,其他重案组警员也觉得徐一凡值得结交。

    ……

    徐一凡靠着一面斜坡,仰面躺在法院后面的一个小花园里面,胸口处的手机抖动了一下,徐一凡看了一下左右,有几个人在走来走去,但没人留意自己,便迅速取出手机。

    手机显示。

    “任务完成!”

    想来这时候法院判决已经出来了,判决不言而喻了。

    再打开下一个页面

    显示经验又足够升级了,提醒徐一凡是否升级。

    “阿凡!”莎莲娜小跑了过来,手里似乎还拿着一份早餐。

    徐一凡原本打算点‘否’,被莎莲娜叫了一声,大手一抖,误触了‘是’,心里暗操一声,赶紧把手机放回衣服内的口袋。

    “啵!”莎莲娜很开心地笑着突然在徐一凡的脸颊啵了一下。

    然后看到了搞笑的一幕。

    徐一凡躺下狂吸气,升级的快感从尾椎骨直冲天灵盖,爽的徐一凡直呻吟,手脚无措地抖动,其他不知缘由的路人和莎莲娜很是诧异,路人则纷纷感叹,这小伙子废了,女朋友这么漂亮,就‘啵’一下而已,这便已经到了,哎!可怜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了。

    只怪徐一凡的姿态太猥琐享受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