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8章 陈家驹犯案
    第二天清晨。

    徐一凡神清气爽地回到警署的时候,发现每一位警员的表情都怪怪的。

    “怎么回事?”徐一凡叫来李文斌问道。

    李文斌摇头道:“我也不清楚,我也刚是到一会儿。”

    “那还不快去打听一下。”

    徐一凡的话刚说完,就看到一名重案组的女文员走了进来。

    “徐sir,你到了,署长让你过去一下。”

    ......

    徐一凡来到重案组,发现重案组这边的人脸更黑,‘难道是英女王出轨被曝光啦’徐一凡恶意地诽谤着。

    “哎!你说吧!”看到徐一凡进来了,林署长想说些什么,又不知从哪里说起,干脆让标叔说。

    标叔一付被套路了的表情。

    “文建仁督察殉职了。”标叔直接道。

    “嗯!”徐一凡愣了一下。

    “文督察胸口中了两枪,我们伙计在现场找到一柄警枪,罪证科查实了,是沙展陈家驹的配枪,文督察身上的弹头也查实了,是从家驹配枪里面的射出来的。”标叔摇头苦恼道。

    徐一凡想了想这熟悉的一幕,难道是果真是朱滔,不然不会那么巧合。

    林署长看徐一凡久久没有说话,以为徐一凡在伤心文建仁的死亡,安慰地道:“你也不用太伤心,我已经通知各部门下发了通缉令了,一旦有什么消息,第一时间通知你。”

    “陈sir现在人呢?”徐一凡斟酌着问道:“我与陈sir虽然共事的时间并不长,但是我觉得陈sir并不是一个知法犯法的人,何况他跟文sir又没有什么矛盾,没有作案动机呀!”

    “对对!”标叔看到终于有一个人为陈家驹说好话,赶紧接着道:“家驹当差这么多年了,不可能不知道杀警的后果,而且还把配枪留在现场,可能是有人栽赃陷害。”

    “栽赃陷害?”林署长气得笑道:“那他为什么畏罪潜逃,不来警署辩白,尸检报告都出来了,文督察死亡时间昨夜八九点,那个时候我们整个警署都在忙着布置抓捕银河中心爆炸案团伙,他一个行动的指挥官,不辞而别,莫名其妙地丢下整个烂摊子,无组织、没纪律,然后文督察在同一时间死了,现在证据确凿,难道栽赃陷害的人能够把他从警局里面绑出去吗?”

    “是不能绑出去,但万一是骗出去呢?”标叔假设道。

    “他又不是三岁小孩,怎么会被骗出去。”林署长大声怒道,然后突然小声问道:“徐sir,这个案子你有什么看法。”

    “我觉得标叔的怀疑不无道理,别忘了,朱滔已经出狱了,这个老家伙曾经扬言要报复我和陈sir,会不会跟朱滔有关,还有,你们有没有查过陈sir女朋友阿美的下落,如果陈sir被人胁迫,他家人都不在港岛,最有可能是因为阿美。”徐一凡分析道:“对了,昨夜莎莲娜打电话给我,说朱滔的人追捕她和阿美,为了不影响抓捕林国斌等人,我没有细问便挂掉电话,现在想来陈sir失踪恐怕跟朱滔脱不了干系。”

    “嗯!分析得很有道理,可是这宗案子这么复杂,该从哪里下手好呢?”林署长意味深长地问道。

    “当然是先找到陈sir,只要找到陈sir,很多问题便清楚明了了。”徐一凡答道,他觉得陈家驹这次被陷害案,实则是替自己背锅了,朱滔当时很有可能是想抓住莎莲娜威胁自己,可惜莎莲娜机灵跑掉了,只好顺手抓了阿美,还陈家驹,整死一个是一个,反正这老家伙的时日不多了。

    陈家驹够兄弟讲义气,徐一凡自然也不能做白眼狼.

    “good,徐sir不愧是咱们警署的破案高手,一下子便把握住了问题的源头,署长,我觉得这件案子非徐sir不可。”标叔一脸正色地道。

    “这样子呀!可是徐sir刚刚才扑灭了银河中心爆炸案,还没休息一天,现在又......,这毕竟是重案组的案子。”署长犹疑地道。

    “署长,我没问题的。”徐一凡想先把这单案子拦下来再说,起码自己出手更加能帮助到陈家驹。

    “对呀!署长,徐sir年轻又有干劲,能者多劳嘛!何况徐sir又不介意。”标叔继续劝道:“大家同一间警署的嘛!分什么重案组和反黑组呢?”

    “好吧!既然徐sir这么有自信,标叔又这样大力推荐你,那这单案子就交给徐sir办理了。”林署长考虑了一下后道:“徐sir的办案能力我非常有信心,我就不给你时间限制了,总之,尽快破案。”

    “yes sir,thank sir”

    徐一凡转头开门出去的时候,余光瞄见了标叔和署长互相比了一个ok的胜利庆祝手势,一边走着一边暗想,难道老子被套路啦?

    仔细把今天署长办公室里面的细节都捋了捋,不得不暗叹,姜还是老的辣,处处是套路呀!

    “徐sir,大事件,我打听到了......”徐一凡一回到反黑组,李文斌便上前叫道。

    徐一凡无奈地摇了摇手。

    “不用说啦!我都知道什么情况了。”任谁被套路了,心情都不会很好。

    李文斌看到徐一凡兴致不高,有些着急地低声道:“徐sir,我不是说陈家驹的事,不管文sir殉职跟陈家驹有没有关系,现在咱们o记的头没有了,上头还没有委任新的头来之前,徐sir,你是不是要争取一下,现在咱们o记就您的官职最高的。”李文斌说着说着不由地用上了敬语。

    徐一凡愣了一下。

    对呀!署长和标叔虽说把文建仁被杀案交给自己办理,虽然有些麻烦,但何尝不是一个立功的机会呢?现在o级的伙计气势汹汹要求重案组交出杀人凶手陈家驹,若是自己破了这宗案件,自己在o记的人望岂不是更高。

    难道标叔和署长有意栽培自己,有心提拔自己做o记的头。

    徐一凡顿时充满了干劲。

    这时候,徐一凡的大哥大响了起来。

    “喂!哪位?”徐一凡拿起大哥大随意道。

    “阿凡,我是家驹,你现在身边有没有别人?”电话那头居然是陈家驹。

    徐一凡拿起电话走到一边的角落,打手势让李文斌看着附近情况。

    “你现在在哪里?怎么回事?”徐一凡低声问道。

    “我在街上看到警署下的通缉令,阿凡,我现在可不可以相信你。”陈家驹那头的声音犹疑了一下问道。

    “废话!位置,我马上去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