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9章 联手、联手
    署长办公室。

    “署长,现在这件案子交给徐一凡办理,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标叔拿起桌子上的一杯清茶叫道。

    “嗯!出事的是o记的头,又牵扯到重案组的陈家驹,徐一凡跟两边都有不小的交情,交给他办理确实是一个好点子。”署长笑道:“之前还担心徐一凡不想趟这浑水,现在看来人家压根就没想那么多。”

    “嗯!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家驹先。”标叔叫道:“对了,记者快到了,你最好准备一下,肯定会有记者提文sir被杀的案子的。”

    林署长摇了摇头,懊恼道:“哎!原本好好的一个庆功发布会,两天之内破银河中心的爆炸案,多威的一件事,现在搞得.....”

    ......

    o记。

    徐一凡挂掉了陈家驹的电话后,坐在椅子上静静地想了想,李文斌没有说话,等徐一凡思考。

    “李文斌,署长已经全权委任我查文sir被害案了,你帮我查下文sir最近都跟什么接触了,银行流水账单,还有文sir去被害地点的原因。”徐一凡吩咐李文斌道,他当然知道文建仁不是什么好警察,但是也要找到证据才行。

    “徐sir,你的意思....”李文斌小心翼翼地问道:“文sir他......”

    徐一凡摇了摇头,“我只是猜测,没有任何证据,你私底下查,不要让其他的同事知道。”

    “明白!”李文斌看徐一凡一付把自己当心腹使用的样子,兴奋地脸上的青春痘都亮了起来。

    “嗯!查到什么重要线索打我私人电话,我出去一下。”徐一凡说着拿起桌子上的大哥大便走了。

    ......

    出了警署的徐一凡想了一下,拨通了莎莲娜的电话。

    “莎莲娜,起床了吗?我在公寓楼下等你,有事。”

    “噢噢!你等等,我马上下来。”莎莲娜惊喜地叫道。

    可怜徐一凡一个直男,哪里明白女人说‘等等’、‘马上’的意思,硬是在公寓楼下站着等了一个小时,晒得满头大汗时,莎莲娜才聘聘婷婷地走下楼来,打扮得婀娜多姿、妩媚动人,好像要出门约会一般。

    “你傻呀!干嘛不上来,在楼下站着。”莎莲娜娇嗔了一下,拿起一片方巾擦了擦徐一凡额头上的汗水。

    徐一凡一脸倒霉的衰样。

    傻?可能吧!早知道就不叫莎莲娜了。

    “走,开你的车。”徐一凡低声叫道:“家驹和阿美出事了。”

    “啊?”莎莲娜惊叫了一声:“家驹不是去救阿美了吗?”

    “你先去开车,我路上再跟你解释。”

    ......

    郊外的一个破落的院子里面。

    陈家驹透过窗口看着路上的一辆小轿车,仔细看了下后面有没有跟来,这才把眼光转回小轿车上。

    只见车上下来两个人,陈家驹皱了皱眉,从警署到这里两个小时只够了,而徐一凡却晚到了一个多小时,由不得陈家驹不谨慎,待看清楚另外一个人是莎莲娜后这下放松了下来,徐一凡若是来拘捕自己,自然不会带着莎莲娜了。

    “莎莲娜姐姐!”陈家驹和徐一凡还没开口说话,阿美看到莎莲娜便跑了过去。

    看到陈家驹欲言又止的样子,徐一凡笑道:“莎莲娜,你不是买了早点吗,你跟阿美上楼先吃,我和家驹有些事聊。”

    “莎莲娜姐姐,你买了吃的呀!”阿美欢喜地道。

    “给我也先来一点吧!饿死了。”陈家驹尴尬地道。阿美吃得少,可能还没怎么饿,他自己可是大胃王,昨晚没吃饭到现在早就饿地慌了。

    “什么情况?”等陈家驹吃得差不多了,徐一凡才问道。

    陈家驹看了徐一凡一样,沉声道:“我说文建仁想杀我,你信不信?”

    “嗯!然后呢?”徐一凡点了点头。

    徐一凡平淡的表情倒是让陈家驹愣住了,一时之间有些语塞,不知从何说起,算了,还是不要跟徐一凡玩深沉了,赶紧把所有知道的和猜测的全盘托出,一起想办法。

    “你是说朱滔指使文建仁去杀你,然后他们临时改变了计划,用你的枪杀了文建仁然后诬陷你杀警察。”徐一凡问道。

    陈家驹摇了摇头:“不不,应该是朱滔一开始便想杀文建仁,然后嫁祸给我的,瞒着文建仁以为是要杀我而已。”

    徐一凡点了点头,想了一下又摇了摇头。

    “不对,要嫁祸给你,杀任何人都可以,为什么要杀文建仁呢?照你的说法,文建仁应该是朱滔的在警局里面的内鬼,重要性不言而喻,没理由要牺牲文建仁吧!”徐一凡记不大清楚原著是什么情况,疑惑地问道。

    看到徐一凡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陈家驹大声地叫道:“这个我怎么知道,说不定他们闹翻了呢?”

    “闹翻了?”徐一凡点了点头,就姑且当如此吧。

    “不是!”陈家驹突然想起他找徐一凡来不是问这些的,赶紧叫道:“现在是谁负责这单案子,你通知他赶紧封锁走私出港的船只。”

    “我负责的。”徐一凡奇怪地问道,这有什么关系吗?

    “那太好啦!”陈家驹欢喜地跳了起来,在地上搓着手转来转去。

    “用我的枪杀文建仁的是朱滔的手下沙皮狗,抢我枪的叫肥彪,如果他们两个跑路了,那我就洗不清了。”

    徐一凡望了望莎莲娜。

    莎莲娜摇了摇头,朱滔的手下那么多,三教九流的人都有,自己怎么会都认识,看到自己帮不上忙,莎莲娜闷闷地道:“阿美不是可以作证陈sir没有杀人吗?”

    “那怎么可能,阿美是我女朋友,怎么作证?”陈家驹气氛地道:“法官是不会相信的。”

    “喂!锁骨,我叫你帮我刮沙皮狗和肥彪出来,你到底找到没有?”陈家驹借徐一凡的移动电话拨通了一个电话后骂道。

    “陈sir,我做事你放心啦!晚上两点钟,尚昆的码头,这两条粉肠准备着草去柬埔寨哦,现在应该已经猫在码头等船了,”锁骨在那头叫道:“陈sir,你小心一点呀!我刚刚收到信息,你现在被警方通缉,别被逮到了,你欠我三次的线人费还没付清呢。”

    “放心,我没死就一定不差你钱。”陈家驹骂了一声挂掉了电话。

    把电话还给徐一凡后,陈家驹道:“我的线人查到沙皮狗和肥膘今晚两点会在尚昆码头坐走私船离开港岛。”

    徐一凡点了点头,看来陈家驹十几年的差不是白当的,人面确实很广泛,这么快便找到了人。

    “那没问题了,我晚上亲自带队去码头,逮捕那两个家伙回警局审问。”

    陈家驹想了一下摇头道:“阿凡,我想现在去船厂抓人,免得夜长梦多,我一个人去。”

    “家驹,外面都是你的通缉令,要不还是让徐sir去吧!”阿美担心地道。

    “我想自己亲手逮捕那两个家伙,洗清我的清白。”陈家驹坚定地道,朱滔为了陷害他,是坚决不会为他作证的,现在只有沙皮狗和肥膘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只有自己出马,陈家驹才安心。

    看陈家驹这么坚决,徐一凡也不好说什么,男人间的友谊便是这么奇怪,他可以劝阻你,可以帮助你,但一旦朋友决定好了,那么明知是错的,他也会支持你。

    阿美原本希望徐一凡劝一下陈家驹,结果徐一凡直接拔出自己的配枪,递给陈家驹。

    “嗯!你的配枪现在在证物房,先用我的枪吧!”

    陈家驹作为一名老警员,自然明白如果警署知道徐一凡的配枪离身,会是什么样才的处分,但看着徐一凡同样坚定的眼神,只挤出了两个字:“谢谢!”

    “自己小心,我回警署会向署长申请先撤销你的通缉令,起码可以让伙计看到你不要开枪拘捕,先汇报警署。”看到陈家驹往外走去,徐一凡冲着他背影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