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25章 女记者
    徐一凡被人像捋狗一样追得仓皇而逃,当然以徐一凡的速度,后面追赶他的三个家伙连他影子都追不上,等他们追上二十八楼的时候,徐一凡已经唰到四十六楼了。

    徐一凡倚着楼梯猛地望了一眼下面,什么人影都没看到,想来已经把那三个王八蛋甩到下面了,赶紧坐在地上喘了一口气。

    徐一凡当然不知道,二十八楼那三个匪徒已经心里狂骂徐一凡这个变态了,踏玛的,楼上那个神经病来的,那小子,脚步噼里啪啦地完全没有停顿下来的节奏呀,而且还快,抡起脚来简直像个轮胎一样,三人瘫坐在楼梯上,张开嘴巴急喘气,肺部像一团火在烧一样,喉咙也烫得难受,浑身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

    徐一凡这时候终于正视到自己的短板,自己除了枪法出众,其他方面能力都是渣渣呀!有枪在手的时候是一名王者,而一旦弹绝就傻逼了,现在枪里面只剩下一颗子弹就更加不敢浪费了。

    徐一凡推开四十六楼楼梯间的消防门。

    “目标在四十六楼,快上去。”二十八楼的三名匪徒的对讲机叫道。

    三名匪徒互相对视了一样,已经习惯了对方眼睛的震惊,均暗骂一声:“麻痹个神经病。”

    “走吧!继续追吧!”一名匪徒认命的叫道。

    “四十六楼,命苦也!”另外一个家伙也沮丧地悲呼。

    “咦!不对呀!”最后一个匪徒奇怪道:“咱们干吗要走楼梯追,可以坐电梯呀?”

    “哎呀!”几个匪徒气得差点刮自己大嘴巴子,“真是被那个神经病搞混了头吗,有电梯的嘛!”

    ......

    徐一凡走进四十八楼的走廊,把楼梯间木门仔细地还原成原来的关闭状态,有些搞不清楚,为什么自己每次跑到哪个楼层里躲避,那三个王八蛋总能找到自己呢?

    他刚刚故意打开四十六楼的消防门,让那三个匪徒以为自己进了四十六楼,自己却消消地往上跑两层,却没想到,电梯里面的三名匪徒对讲机立刻叫道:“目标在四十八楼。”

    徐一凡沿着走廊,每个房门都推一下,以期待能有哪个房间没锁门,突然发现一个房间的门户大开着,根本没有关闭,徐一凡赶紧闪进去,把门反锁尤不满足,还推了一个大沙发堵住门口。

    .....这是一间一房一厅套房,徐一凡看厅里面没有什么异常,便走进房间,突然吓了一跳,房间地上躺着一个身着西装的家伙,满脸都是血,地上有一个破碎的花瓶,徐一凡迅速蹲下,眼睛左右瞄了一眼,房间里面的卫生间灯开着,隐约有一道身影,有水龙头流水的声音。

    然后徐一凡惊喜地发现地上躺着的家伙手里居然有一把枪,好机会,趴着身体快速闪过,等他出现在房间衣柜一角隐藏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把新式的手枪。

    徐一凡退出弹夹看了一下,至少有三颗子弹,因为这种压进式的弹夹,子弹是一颗一颗往里面压下去的,里面的看不到,但是徐一凡能看见最外面的第一颗和第二颗子弹的一小部分,再加上枪膛里的一颗,起码有三颗了。

    这种手枪整个弹夹装满是可以填充十几颗子弹的,但是房间里面的威胁尚未解除,徐一凡现在可没有闲情逸致退出子弹慢慢数。

    这家伙弯腰半蹲着后退一步,保险起见最好是隔着玻璃开枪,突然看到洗手间里面反射出来的身影。

    “好大一对!”

    是个女人,徐一凡判断,举着枪的手不由地低了下来。

    双手握着枪,迅速闪到卫生间门口。

    “好白!”是一个穿着粉红色露背装的性感女人,此时正低着头,慌乱地往洗手盘里面洗自己手上的红色血迹,镜子的斜倒影看到她满脸的惊慌失措,眼睛肿得像对可爱的桃子。

    “别动!举起手来!”徐一凡叫道。

    一道美丽的倩影转过身来。

    是她,女记者乐慧贞,靠,这么巧。

    看着一脸恐惧的女记者,徐一凡笑道:“不用担心,把手放下来吧!友情提醒一下,你走光了。”

    “啊!”女记者尖叫一声,赶紧放下纤纤玉手挡在胸前。

    可是怎么挡得住,她衣物本就稀薄,刚刚洗手时不小心弄湿了水,隐隐若若的样子更是勾人。

    “外面那个家伙是你打晕的。”徐一凡问道。

    “哦!”女记者嗯了一声,美丽的大眼睛转了转,突然妩媚地向徐一凡笑了起来,白皙如玉的纤手消然摸上了洗手台上的一个水晶烟灰缸。

    这女记者本就长得美艳,这时候又一身湿漉漉的露点装,还妩媚勾人地向徐一凡媚笑。

    “靠!”徐一凡乐道:“你要干嘛?你的手呀,你摸我脸干嘛!哎呀!”徐一凡一把推开女记者,虽然也很舍不得她柔软的饱满顶着自己胸口都酥了,但现在是什么情况,根本就不是玩儿暧昧的好场合嘛。

    这时候徐一凡看到女记者右手抓着烟灰缸已经离开了洗手台。

    “警察呀!你还想打晕我啊!”翻开西装内杉的警官证,徐一凡囧了,还以为自己突然帅气逼人,引得女人都情不自禁了呢!

    “啊!是阿sir!”女记者高兴地挑了起来,吐了下可爱的小舌头,尴尬地丢下手中的烟灰缸。

    “阿sir,这栋楼已经被一伙匪徒控制起来了,他们正在顶楼的vip展厅里面抢劫。”女记者一边紧张地说着一边双手胡乱擦了擦自己刚刚蹭湿了徐一凡的衣服,却也不看看她的手本来就没擦干,越擦越湿。

    徐一凡白了女记者一眼,赶紧抬头望天花板。

    心里狂靠:你丫的高兴就高兴,跳什么鬼跳嘛,也不看看自己那对车灯很来就亮,现在湿了又很通透,你还跳,徐一凡本来便比女记者高许多,一低头便是白花花的一片,低头我怕皇冠会掉,啊不,是鼻血会掉。

    “外面那个是匪徒,被我打晕了。”看到有警察来了,女记者兴奋地争功道:“对了,这个给你,里面是我偷偷拍的匪徒劫持展厅贵宾的录像。”

    “哦!是吗?现在展厅里面什么情况,你怎么跑出来的?”徐一凡接过录影带问道。

    “砰砰砰砰.....”这时候,房间大门那边想起了阵阵枪声。

    “我擦!又被你们搜到了。”徐一凡简直要开始怀疑世界了,怎么会这样子,这不合逻辑呀。

    赶紧拉着女记者闪向一边。

    “等等,录像带。”徐一凡终于想起是哪里出问题了,像这种五星级的大酒店,楼层里肯定是有监控的嘛!“麻痹的,监控室肯定已经被匪徒拿下了。”

    “咦!再等等!好软”徐一凡嘿嘿一笑,尴尬地缩回了手。

    这下轮到女记者狠狠地白了徐一凡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