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26章 徐一凡发威
    君度酒店四十八楼。

    4808房。

    徐一凡让女记者乐慧贞躲在房间,自己爬上大厅里面门后的一个柜子上面,人的视线习惯其实是有盲区的,人类往往习惯于平视和俯视,不太习惯于仰视,尤其是仰望自己的背后。

    乐慧贞原本不愿意一个人藏在房间的,死要躲在警察的背后,被徐一凡警告了一番后才乖乖听话。

    “外面有三个人,三只枪,你以为正面对敌,我一支枪能能打得过三只枪?”

    乐慧贞蹲在地上,双手捂在胸前摇了摇头。

    “嗯!不错!你摇头就好,千万别白花花地一片,整个身体都摇晃起来!闪得人头晕。”徐一凡很满意女记者的态度,但是又觉得有些可惜,摇起来的话似乎也不赖,很矛盾的心态。

    “但是,如果我在他们背后,我有十二分的把握一个人撂倒三个,所以你是不是应该帮我引他们进来。”

    乐慧贞依然摇头。

    “外面那三个可是真正的硬汉,我最多被人中两枪躺下殉职了事,但是,你一个女的,还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呃,你自己发挥你的想象力吧!这里面太邪恶,我不敢想。”徐一凡说着说着突然发现,自己装x唬起人来,还真有些似模似样的。

    女记者这次脸色变了,点头如捣蒜。

    “good,等他们撞开门的时候,你把这个梳妆台推倒,然后趴到床底下,剩下的交给我。”

    女记者终于开口了。

    弱弱地道:“你会不会趁他们进房间的时候,丢下我一个人,乘隙逃走。”

    靠,这女人竟然存着这样的想法。

    徐一凡白了女记者一样,能不能给我来一点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

    很明显不能。

    乐慧贞突然在徐一凡的脸颊上‘啵’地一下留下一个嫣红的唇印。

    “你可不要丢下我哦!”说完躲到梳张台后面,可怜兮兮地望着徐一凡。

    “我靠你,这美人计用得也太挫了吧!哥再不济也不至于见死不救吧!”徐一凡看到门快被撞开了,赶紧闪出房间。

    呃!假如徐一凡枪里没子弹的话,那就真的可能要考验这家伙的人性了,现在嘛!徐一凡只觉得自己被追得像条狗一样狼狈的熊熊仇恨在胸中激荡。

    “轰!”大门被一脚踹开,进入一个手持机关枪的大汉,徐一凡此时正在他头顶的柜子上面,一枪就可以将他射杀,但是另外两名家伙还没有出现在视力范围之内。

    “我忍!”

    “泰哥!”大汉举着机关枪左右看了一眼,没人发现异常,大声叫道。

    这时候又进来一位光头大汉,两个匪徒背靠背地靠在门口前,另外一个家伙还打开徐一凡身下的衣柜看了一眼,愣是没抬头往上望下,徐一凡此时若开枪,这两个家伙必死无疑。

    “我还忍!”徐一凡暗道。

    这时候房间里面的乐慧贞听到了外面的动静,暗咬银齿,一把推倒房间里面的梳妆台,‘咣当’一声,赶紧提着自己的裙摆,钻进了床底下。

    “在里面!老三,一起上!”光头大汉叫道,房间里面进来了最后一名匪徒。

    “我超级忍!”因为老三站的位置太靠近门口,徐一凡担心不熟练手中的新式手枪,怕一击不中被这家伙逃出门去,唯有继续等待最佳时机。

    终于,房间里面的响动,让这三个笨蛋匪徒以为徐一凡就藏在房间里面,开始慢慢地抬起手里的机枪,对着房门慢慢逼近。

    乐慧贞躲在床底下,听得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吓得小心肝扑通扑通乱跳,眼泪都快要流出眼眶了,那个警察不会真的开溜不管自己了吧!她在会展大堂哪里可是真正见识过这帮匪徒的心狠手辣、一言不合就开枪杀人的。

    终于这三个家伙到达了卧室门口的位置,因为卧室门口就那么小,三个人的距离慢慢缩小至门口的位置。

    “砰砰砰砰砰砰……”三人瞬间倒地。

    这手枪后座力果然不是‘点三八’那种普通货可以比得了的,当然后座力虽然大,但是握感舒适,触发点准确,反馈结实,枪管的震动极小,当然为了保险起见,徐一凡还是多射了几枪,直至三名匪徒完全趴下。

    徐一凡赶紧跳下柜子,把门重新堵好,翻开三名匪徒的尸体,开始搜查了起来,果然三人的腰间各还别着一把手枪,这枪实在太爽了,让一辈子没摸过好枪的徐一凡忍不住起了觊觎之心,想占为己有。

    徐一凡把三把枪都别好在自己的腰间,看了下地上的机关枪,徐一凡没有捡起来,这玩意用法跟手枪有很大区别,第一次使用的话,徐一凡可没把自己能掌握得好,还不如手枪来得精准舒适。

    “喂!起来啦!”看到床底下没有动静,徐一凡拍着床叫道。

    女记者听到是男警察的声音,高兴地爬出床底下。

    “原来你这么厉害的呀!”兴奋地叫道。

    徐一凡又从三具尸体上面找到两个弹夹,都插回内衬口袋后,这才叫道:“走吧!这里已经暴露了。”

    “噢噢!”

    徐一凡靠着门口猛地一闪头观察了下走廊没有人后,才慢慢走出走廊,女记者像一只美丽狡黠的小花猫一样消消抓着徐一凡的衣角,藏在徐一凡的背后,透过徐一凡的肩膀好奇地望着前面。

    徐一凡仔细一望,走廊的镜头可不真有一个黑色的摄像头嘛!去你大爷的,抬手就是一枪。

    “砰.”摄像头碎片散落了满地。

    “让你看个毛线!”徐一凡暗骂道。随即又感叹道:“爽!这手枪冰冷的握感实在太爽了,后座力虽然大些,但绝不是震手,这踏玛才是老爷们用的枪,跟相比,徐一凡发现自己以前用的‘点三八’就是个伪娘。”

    “叮!”这时候,徐一凡听见了走廊中间电梯打开的声音。

    徐一凡抬起一只手示意跟在自己身后的女记者跟着蹲下。

    “砰砰!”走出的两个匪徒,毫无防备,一出现在走廊里面便被蹲伏在走廊一侧的徐一凡一枪爆头了。

    一匝子弹打空了,徐一凡左手快速取出一个新的弹夹,持枪的右手轻按退弹夹的卡门,弹夹脱落,新弹夹迅速插入,从开枪杀敌到卸弹夹到换弹夹,整套繁琐的动作被徐一凡演绎得行云流水般赏心悦目,潇洒自如,简直就是艺术。

    看得身后的女记者明亮的大眼睛里面都乏起了小星星。

    “你好棒!这案子结束了,我可不可以采访你呀!”女记者职业病发作,兴奋地叫道。

    徐一凡没有转头,眼睛继续盯着电梯的转口,看到没有异动后,才示意女记者开始慢慢后退。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哦,对了你是警察哪个部门的,刚刚你的警员证我没有看清楚,是重案组吗?枪法这么好,你说我是在现场采访你好呢?还是邀请你参加节目呢?”女记者开始开小差问道。

    徐一凡答都懒得回答。

    人怕出名猪怕壮,采什么鬼访?何况劳资做得又是这么高危的警察工作,嫌命长呀!

    徐一凡又往上爬了几层楼,同样都推开消防门,一枪打爆走廊尽头的摄像头,这样这群匪徒就不知道自己的真正位置了。

    中间徐一凡又击毙了几名匪徒,惹得身后的女记者崇拜不己。

    “啊啊!你怎么往上走的?上面都是匪徒,咱们不是应该下楼的吗?”有些犯迷糊的女记者这才发现徐一凡是往顶楼走去的。

    “废话,你不是说我有伙计在上面被虐吗?我像是见死不救的人吗?”徐一凡猜想女记者说的楼上的笨蛋警察应该是陈家驹,这家伙肯定又在耍个人英雄主义了,说好了是查探的,这个自大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