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29章 尖峰对峙
    徐一凡自己不愿意做背黑锅这种傻事,但是他忘记了另外一个黑锅王,自带黑锅属性,专业背锅十几载的家伙,陈家驹同学。

    “这件案子是谁最先发现的?”楼下的警方指挥官问道。

    他身旁的副手答道:“好像是中环警署的一名督察。”

    “那他人呢?”警方指挥官,隶属湾仔警署的副署长叫道:“快去查一下,具体是中环警署的哪一位督察第一个发现案发现场的。”

    心里想到,到时候出事也好分摊些责任。

    “对了,帮我接通署长的电话,我要向署长请求指示。”这个家伙倒也奸滑,一看楼上的匪徒就不是善与之辈,想把上级捆上车,万一出事,好一起背锅。

    “呃!”他的助手尴尬地道:“五分钟前署长来过电话,说他跟处长有事要谈,不方便接电话,但是他完全相信副署长您处理案件的能力,希望您好好用心处理好这起事件。”

    副署长顿时脸黑。

    他也不想想,能爬上署长这个位置,你推我卸的太极手段岂会差到哪去。

    副署长只好死心。

    “那就叫机动组申请总部,派架直升机过来。”

    “啊!副长,真的要应匪徒的要求,派直升机?”旁边一位肩膀上两颗话的督察问道。

    副署长无奈地摇头:“不然怎么办?等上面的匪徒把所有人质包括领事长大人从楼顶丢下来?”

    “要不然你来指挥?”副署长越说越生气。尤其是看到越来越多的电台记者,扛着摄像机对着警队和大楼拍摄,更是心烦意躁。

    那名说话的督察吓得赶紧退下,原本想提醒他的附近弥红灯牌太多,直升机恐怕不好飞进来的话便没有再说。

    ……

    楼下着急上火的副署长哪里知道,楼上有一位背锅之王正在蠢蠢欲动呢。

    “老大!情况好像有些不对头,虾头刚刚打电话报告说,监控室里面看不到五十楼以上的监控视频,怀疑摄像头遭人恶意破坏,而且,其中几个楼层的兄弟都联系不上了,兔哥也失去了信息,联系不上。”一个大个子的匪徒快步走到一声的身旁,低声地叫道。

    这个大个子虽然已经低声了,但是粗声粗气的,还是让靠近点双手抱头蹲在地上的十几名人质听到了,脸上闪过一丝喜色,心里均暗想,看来警方的动作还是很迅速的。

    ‘医生’当然也第一时间便想到了警方在敷衍自己,暗地里在搞小动作救人,唯一想不太明白的是,警方上楼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不等了,把这个家伙丢下去。”‘医生’笑呵呵地叫道:“老兄,不好意思啦!你要怪就怪不把你们姓名当一回事的港岛警方吧!”

    “嗯!看你们能承受得住我丢几个人下去。”‘医生’心里发狠道。

    看到‘医生’的手下拖着一个西装男往缺口处走后。

    “砰!”一声枪声响起。

    是陈家驹。

    “不要动,再动我一枪打爆你的头。”陈家驹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上了展厅里面的天花板夹层,这时候看到有市民的生命受到威胁,正义感爆棚的他,哪里按捺得住,一头顶落一块天花板盖,露出半个身体叫道。

    “原来你这只小老鼠躲在这里!”‘医生’得意地摇头笑道:“正义的警察先生,你数学是不是没学好!你一把枪有几颗子弹?我们这里有二十几个人,一人送你半颗子弹你都吃不消。”

    “立刻、马上、一秒钟之内给我滚下来,不然我立刻把他丢下去。”‘医生’趁陈家驹不留意,一边说话一边假装不经意地走着,突然闪到了一名人质的身后,抓起一名人质挡在自己的身前叫道。

    看陈家驹有些发愣,‘医生’指使一旁的一名手下叫道:“把他揪下来。”

    陈家驹不敢开枪,顿时被一名匪徒抓住后背,狼狈地跩了下来。

    “嘣!”地一声,重重地砸到地板上。

    看到自己的手下缴了陈家驹的枪后,‘医生’才走上前来,一脚踩住陈家驹的头叫道:“说,我弟弟呢?”

    原来他以为陈家驹捉了他弟弟兔子。

    陈家驹虽然不知道‘医生’弟弟是谁,当这货是个不怕死的硬骨头,硬是埂着脖子硬气地道:“死啦!被老子一枪给毙了。”

    “你说什么?”‘医生’怒了,立即从手下腰间拔出一柄手枪,蹲下对准陈家驹的太阳穴,大拇指瞬间扣开了保险。

    “喂喂喂!千万不要着急,这样大家的枪都会着火。”徐一凡站在门口处叫道。

    这家伙比任何人都要怕死,把整个身影都缩在‘兔子’的身后,只露出一只持枪的手横在‘兔子’的胸前,指着‘兔子’的下巴,让人知道他的存在。

    如果不是女记者告诉徐一凡,那个受伤的家伙是‘医生’的弟弟,徐一凡才不愿意冒险露头,他的计划是一步一步从外围慢慢磨掉‘医生’团伙的有生力量,鬼才愿意陪陈家驹这个白痴玩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烂把戏。

    女记者当然被徐一凡留在下一层楼,抄匪徒总巢可不是开玩笑的,徐一凡最多有把握让自己全身而退,至于拯救别人,徐一凡在没保障好自己的生命安全的情况下,是没有做英雄的觉悟的,所以英雄救美的桥段便不会有的。

    当然,为了不让女记者这个麻烦的女人缠着自己,徐一凡用权宜之计答应案子结束后,让她采访,女记者才喜滋滋地拿着一个自己顺手的水晶烟灰缸藏在楼下的门后。

    “没事吧!”‘医生’看到自己的亲弟弟脖子上插着一支笔,手里满是鲜血,脸色苍白,沉声地问道。

    “还死不了!”‘兔子’说完这句话脸色更是苍白几分。

    “砰!”‘医生’抬手就是一枪,打中人群中的一名人质的胸口,眼看出气少于喘气,就快要断气了,然后把钱指回陈家驹的头上:“放了我弟弟!不然我立刻毙了他。”

    “哎呀!你很叼哦!”兔子身后的声音怪叫道:“吓死我了!”

    “砰!”指向‘兔子’下巴的手一动,枪口对准‘兔子’的嘴巴,狠狠地砸了进去,顿时嘣掉了几颗牙齿,枪口向下,扣动扳机,一枪从‘兔子’的嘴里射穿他的下巴。

    “要不要咱们来玩一二三一起开枪。”徐一凡阴声地道。打穿兔子下把后,徐一凡转手指向‘兔子’的上颚,这枪若是射出,天灵盖立刻开花,从此不用烦恼。

    现场的所有人顿时愣住了,包括被绑架的嘉宾,尤其是趴在地下的陈家驹,设身处地置换,如果是徐一凡被人用枪指着头,自己绝不会这样对他。

    徐一凡只希望这些人楞的时间更长一点,心里直叫:“李杰呀!你丫到底就位了没有,好歹给个信号啊!”

    徐一凡用眼睛的余光看到‘医生’脸色变得铁青,拖延时间叫道:“你知不知道港岛每年有多少警务人员因公殉职,为这个繁华的城市献身是我们每一个警员的光荣,我如是,趴在地上的警员如是,其他每位瑾守在自己工作岗位的警员都如是。”

    徐一凡这话说得溜,自己却藏得更加密了,身体靠近门口,随时可以撤身,可怜陈家驹感动得热泪满眶,觉得当警察真是份崇高的职业。

    这时候。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