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30章 绝不饶恕
    “趴下!”在爆炸声响起之后,展厅瞬间一片黑暗之前,徐一凡大喊道。

    然后反手一把敲晕‘兔子’,至于敲晕重伤的‘兔子’会不会给他带来生命危险,徐一凡就不管了,这家伙觉得,没有一枪直接蹦掉‘兔子’已经是出自陈家驹的安全考虑了。借着黑暗的掩护,迅速在地板上一滑,闪进了展厅里面的一面展柜后面。

    却不知道,陈家驹比徐一凡想象中还要圆滑,爆炸声刚响起,灯光还没熄灭,趁大家都有些发愣的时候,陈家驹已经不知道爬到哪里去了。

    原来徐一凡在上顶层的之前遇见了从天台上下来的李杰,两人一阵策划,敲定了徐一凡吸引敌人注意力,李杰去切断顶层展厅电源开关,在黑暗中搞定匪徒,因为李杰这个家伙不知道在哪里找来了两个红外眼镜。

    徐一凡完成自己的任务了,李杰却遇见了难题,原因是这栋大厦楼层间的消防电箱上居然加了一把大锁,李杰折腾了半天都没能弄开,一气之下,挂了两个收缴来的手雷把它直接炸毁。

    “噗...噗...噗!”展厅里面惨叫声不断地响起,徐一凡这个奸猾的家伙带着红外眼镜在黑暗中击毙着一个又一个匪徒,为了不让手枪开枪时的火花暴露自己的位置,徐一凡是用衣服包住手枪射击的。

    而且,这样一来,便也起到了一定的消音作用,枪声沉闷,让别人没那么快找到枪声的准确方位。

    “快趴下!”听到了手下的惨叫声,‘医生’大声地喝道。

    趴下有个卵用?

    ‘医生’以为徐一凡是凭着大厦外面的余光来射击展厅里面的同伙的,只要和其他贵宾一样趴下,徐一凡便分辨不出真正的目标了,却不知道徐一凡简直就是开外挂一样地戴着红外眼镜,虽然看不到你的长相,但是你趴下手里还是握着手枪的呀!

    而且一旦趴下便不再跑动,这种固定目标对徐一凡来说堪比人形靶子,打得更加哈皮了。

    ‘医生’等人也想确定徐一凡这个王八蛋的位置,可是徐一凡每开几枪便迅速转换位置,让你根本无法捉摸。

    等李杰从天台顺着炸掉的墙面跳进展厅里面,和徐一凡配合一左一右地开枪时,‘医生’等匪徒便更是不堪一击了,这些匪徒听到自己伙伴不停响起的惨叫声,吓得崩溃,站起身来,胡乱开枪射击,徐一凡等人没有射到,反而误伤到自己好几个同伴,从徐一凡和李杰定下这条毒计的时候,这伙匪徒灭亡只是时间问题了。

    倒是有两三个匪徒幸运地摸到了展厅门口,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徐一凡开了两枪没射中,便也不再追赶,小脚色而已,只要医生还在展厅里面就行,徐一凡一直留意着他这个匪首,应该是躲在第三和第四展柜之间。

    ......

    “副长!顶层的灯灭了,有枪战声!”楼下的临时指挥部的一位警长叫道。

    那位有些秃顶的副署长仰着头望着楼顶,枪声就枪声吧!只要不是往楼下丢人质就可以了,刚刚他派了三十名警员组成的救援队,才刚刚进入大厦,还没见到匪徒的人影便被炸得全军覆没,现在有些像惊弓之鸟,不敢轻易下命令,只等飞虎队来处理现场了。

    “副署长!楼上与匪徒枪战的很有可能是咱们警队的警员,咱们要不要立刻支援。”副署长的助手问道。

    副署长摇了摇头:“怎么支援,他在顶楼,咱们在一楼。”

    “难道怎么就让他一个人在上面孤军奋战?”副署长的助手有些年轻,自然不明白副署长明哲保身的想法。

    “对了副署长,我刚刚查过了,第一个发现案发现场的是中环警署的徐一凡督察和陈家驹高级警长,他们两位都获得过模范警察,陈家驹警长更是屡次上警讯。”年轻的助手不甘心地又道。

    副署长挥了挥手。

    楼上那么多名流绅仕甚至领事夫妇都管不了了,何况两个警察。

    这两个家伙如果真的在楼上,就只能自求多福了,秃头署长只担心这两名‘冲动’不等待大部队,擅自行动的警察,惹急了匪徒,伤害到了人质。

    反正不管结局如何,秃头署长都准备好甩一份黑锅给这两个家伙背了。

    ……

    枪声停止。

    君度酒店顶层vip展厅,备用的灯光被启动。

    徐一凡趴在展厅里面一个两米多高的柜子上面,地上满是从枪里面打出的弹壳,一众被绑架的贵宾双手抱着头,以五体投地的姿势趴在地上,这姿势虽然非常不雅观,甚至是猥琐,但是却能最大程度地避开黑暗中乱飞的子弹,在尊严与生命面前,这些所谓的社会精英却是明白取舍。

    陈家驹站在展厅的一个角落,右手按着一个开关,原来备用电源是这个家伙启动的。

    等等,‘医生’呢?

    “两年前!我曾苦苦地哀求你告诉那个炸弹是剪蓝线还是红线,是你害死了我的老婆、孩子、家庭,毁掉了我的一切。”

    李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拦在‘医生’的前面,一直手枪顶在‘医生’的额头上。

    “现在我也让你选,刚刚在黑暗中我一共开了十几枪,你猜我现在枪里面还有没有最后一颗子弹。”

    ‘医生’眼睛直盯着李杰。

    “怎么样,有还是没有,不用看别人,记住,人是要靠自己的。”

    “好吧!我猜你枪里面还有子弹,而且不止一颗”医生想了一下后道。

    “哦!是吗?”李杰眉清目秀的脸变得狰狞起来:“那我现在就证明给你看,我希望你赢。”说着就要扣动扳机。

    “不要动!千万不要开枪,不要做傻事,把他交给我们警方,一样可以让他受到法律的制裁。你现在杀了他,你就是杀人犯。”陈家驹举枪大声叫道。

    徐一凡无语地白了陈家驹一眼,说的好像李杰没杀过人一样。

    果然,李杰根本不在乎什么杀不杀人犯。

    “我觉得你最好听警察的话。”医生阴阴一笑,扬了扬双手各一个球状的黑色物体。

    “这是我最得意的作品:微小型炸弹,只要我放手,立刻就会爆炸,没有一毫秒的缓冲时间,即放即爆,他们离得那么远当然没事,但是我们这个距离,我保证你也必死无疑。”

    “好!狠好!非常好!”李杰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眼泪都流出来了。

    “你这么说,我真的好怕!”语气却很是讽刺。

    抬头望了徐一凡的位置一样,心里暗道一声:“多谢!”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