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31章 临危受命
    “恭喜你,猜对了!”李杰冷酷地对着倒地的‘医生’叫道,可惜‘医生’已经听不见了,‘医生’额头上开了一个大洞,鲜血混合着脑浆不停地往外冒。

    李杰满脸都是‘医生’喷出的鲜血,此刻阴沉的表情显得颇为可怖。

    “我叫你把枪放下,即刻放下枪!”陈家驹愤怒地紧张吼叫道。

    李杰无所谓地把枪丢到‘医生’的尸体上,心中突然一阵轻松,原来这就是报仇雪恨的感觉,若不能报仇,如何能消解恨意。

    ‘医生’手里握着的‘炸弹’竟没有爆炸,看来是唬人假货,这家伙也够奸诈的,炸弹这玩意,不管是真的或是假的,只要没爆炸,都能够震慑别人,让人不敢轻举妄动,可惜这个家伙自作聪明,威胁谁不好,偏偏要威胁李杰,注定要倒霉,因为你永远都无法威胁一个想死的人。

    “家驹,把匪徒的对讲机丢给我。”虽然猜到‘医生’手里的炸弹应该是假的,但是徐一凡还是不愿意冒险靠近,让陈家驹把对讲机丢过来。

    “帮我转接你们的指挥官!”徐一凡拿起对讲机后道。

    “哪位?我是湾仔警署副署长刘健。”

    这个对讲机果然是连进了警察的通讯频道。

    “我是中环警署反黑组督察徐一凡,刚刚与中环警署重案组陈家驹高级警长,联合良好市民李杰先生,一同剿灭劫持人质的匪徒二十余名,击毙外号‘医生’的匪首。”徐一凡一本正经地报功道。

    陈家驹听到徐一凡说到自己的名字,不由地有些脸红,这次行动他基本都是在打酱油,躺在地上的二十几名匪徒也都是徐一凡和这位李杰击毙的,自己反而有点抢功劳的嫌疑。

    想到这里,原本要拷向李杰的手铐停了下来,只没收了李杰的手枪,毕竟徐一凡在报告里面也说得很清楚了,李杰是配合和帮助警方办案,当然,武器是必须没收的,这个家伙实在太危险了。

    楼下对讲机旁的湾仔警署众高层警官都呆住了,气氛一度陷入死寂。

    不是吧!两名警员,搞定了对方二十几名劫匪,一个挑十几个,这简直是奇迹呀,放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是牛气哄哄啊!

    李杰被毫无存在感地忽略了,在这些警官看来,一个普通良好市民能帮助到警察什么忙?或许是提供了一些有用的情报吧!

    “徐警官,我刚刚没听清楚,你是哪家警署的,这么勇猛!”冷不丁一个背着摄像机的记者满脸通红地激动叫道。

    “犀利警察以一敌十,身手不凡,警界双雄联手,所向无敌。”

    “湾仔警署无能,只会妥协,任凭匪徒猖狂,勇猛警员力缆狂澜,独立击毙匪首。”

    记者激动地眼睛通红,独家猛料呀!他瞬间便想好了几个绝妙的头条标题。

    要是让自己再拍到顶层现场的几张相片就更棒了。

    楼下临时指挥所的众位警察,一个小时都没能攻下匪徒布置在一楼炸弹阵,被死死地压制在大楼外面,顶着来自上头莫大的压力,不免有些心浮气躁,居然没有留意到一个小记者消消溜进来了临时指挥部。

    “摄影机放下,录像带拿出来!”一名警官大声地叫道,伸手便要夺下记者的摄像机。

    记者看到一位警官气势汹汹地走过来,便知道他要干什么了,当了几十年记者的经验岂是白练的,立刻猫着腰,像只灵活的老猫一样,左闪右闪地溜走。

    徐一凡虽然在对讲机里面报的都是好消息,湾仔警署副署长刘健的脸色却并不好看,想想也是,徐一凡和陈家驹立功是他们的事,他们立的功劳越大,越显得他这个临时总指挥的无能,还有整个湾仔警署的平庸。

    “有没有人质受伤?”刘健沉声问道。

    徐一凡这边脸色也阴沉了起来。

    玛德,老子冒着生命危险累死累活,也不问下我们现在情况危不危险,有没有伙计受伤,就赶着拍马屁,顿时对楼下素未谋面的长官印象差了很多。

    “有几位人质受枪伤,需要尽快救治,一名人质死亡。”徐一凡让陈家驹清点了一下现场后叫道。

    “你们怎么搞的,谁让你们擅自行动的,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的擅自行动,打乱了我的全盘严密计划,搞得现在整个现场都乱套了。”刘健终于抓到机会发飙道:“逞匹夫之勇,几名人质受伤和一名人质死亡,你们两个要负主要责任。”

    “靠!”徐一凡在对讲机的这头做口型道:“我艹妮麻痹的!”

    恰巧一位金发碧眼的女老外走了过来。

    “勇敢的警察先生你好!我先生被流弹射中了肩膀,能不能尽快送我们下楼抢救,他现在血流不止,我担心他有生命危险。”

    徐一凡读书时英语课都在睡觉,大学又是混日子,二级都没过,这女老外说得又急又快,徐一凡有些头大地望向李杰。

    李杰傲娇地抬头往天花板,他的原则是,我中华泱泱大国,自己的文化都没学好,不学番文。

    徐一凡又望了望陈家驹。

    陈家驹翻了下白眼,我要是会外语,当年就不会去考警察了,又辛苦又累,现在可能就是做空调房叹冷气了,哎!算了,我还是继续清点人质吧!

    “警察先生!现在楼下安全了吗?我们可以下楼了吗?”女老外举行问道。

    “你们有谁会英语吗?帮我翻译一下。”徐一凡对着那一群人质问道。

    对讲机里面的刘健突然开口叫道:“抱歉女士,我是湾仔警署的副署长刘健,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吗?”

    “哦!谢天谢地!是这样的,我先生是驻香港领事馆的领事……”徐一凡反正也听不懂这个鬼佬女人说什么,索性把对讲机交给她,走向了李杰。

    “算了,人死不能复生,再说,你也为你家人报仇了,她们若是还在,也希望你能好好生活不是吗?”徐一凡道。

    李杰摇了摇头。

    “我没事!我是不是给你带麻烦了。”

    “是朋友就不说这些,朋友如果不是用来麻烦的,那要朋友来干什么?”徐一凡笑道。

    李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朋友!”

    徐一凡这个突然煽情的家伙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狐狸尾巴!

    “对了!刚刚上楼时,我好像听到一名匪徒说,一楼出入口处已经布好了大量炸弹,把出口堵死了,炸弹这玩意我不懂,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拆炸弹这种事,三分靠运气,两分靠胆量,只有五分才在自己手里,所以成功率都是一半一半的。”李杰脸色抽搐地叫道。

    “啊??”徐一凡惊叫道:“那跟乱蒙有什么区别,老子赌大小的成功率也是一半一半的。”

    李杰毫不留情地打断徐一凡的希望:“对,拆炸弹就是赌大小,是或者生。”李杰想起进拆弹部队的时候老教官对自己说过的这句话。

    看到徐一凡脸色异常难看。

    李杰又道:“我建议远程引爆,或者击毙操控炸弹的匪徒。”

    徐一凡眼睛一亮。

    “对呀!我为什么要傻傻地跟炸弹较劲呢?远处打爆它不就行了。”

    ……

    “什么?让我来指挥接下来的救援行动?”徐一凡大声地叫道。

    “哼!这是上头的命令,我只负责转达。”刘健非常不爽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