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7章 洪门三十六誓
    “文斌,我看这一区的古惑仔也不怎么样嘛?”徐一凡一边缠着纱布一边叫道,既然李文斌的年纪比自己大许多,便不好再叫他小李了。

    至于女记者,药箱她真有,至于包扎,徐一凡不忍目睹,你这完全是包粽子的手法,徐一凡唯有自己动手,自力更生了。

    “小混混的难治理是麻烦在难缠。”李文斌分析道:“他们跟抢劫犯、杀人犯、毒贩不一样,那些犯罪分子被抓到了,至少要判十年以上甚至终身监禁。”

    “小混混扰乱治安,咱们只能拘留他十天半月,有时候法院都不受理这种打架冲突案件的,十天八天后放出来,他们又屡教不改的,继续行古惑作恶,所以我们一般都是针对他们的话事人办案,但是话事人都比较奸猾,从不亲自出手,只让下头的小混混出头,我们很难抓到他们的直接犯罪证据。”

    徐一凡了然地点了点头,顿时有些被缚住手脚的感觉,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你要调来这一区工作呀!”乐慧贞多精明的一个女妖精,听徐一凡和李文斌的话语,就猜到徐一凡要调来这一区做事,而且好像还官职很高的样子,管理这一区的治安。

    兴奋地本来就明亮迷人的眼睛大放光彩。

    ……

    “怎么回事?听说你们被人狠揍了一顿?你们十二个人都打不过人家两三个人。”一名长头发的青年男子生气地道,坐在他身旁的一位满身纹身的矮个子也是满脸怒色。

    “南哥!b哥!”山鸡现在走位更加风骚了,迈着外八字的步子,翘着屁股,一步一步地摇晃着。

    “山鸡你没事吧!”看到山鸡的惨样,陈浩南忍不住关心地问道。

    “那个死扑街,完全不顾江湖规矩,竟然用撩阴脚。”山鸡骂骂咧咧道,这货也不想想,是他先用猴子偷桃、仙人采葡萄、撩阴脚的,何况他们这些小混混打架经常用这些无赖的招式的。

    “哎哟!疼疼疼疼!”山鸡刚刚搬过一个凳子坐下,便脸色惨白地站了起来、

    “b格,你们坐就好!窝站着。”山鸡嘴巴还是有一些漏风,毕竟突然少了两颗门齿。

    “也好!最近可以少点去钵兰街鬼混,专心帮浩南做事。”大佬b嘲笑道。

    “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小武说得含糊不清的。”陈浩南给山鸡递过一杯热茶后问道。

    跟山鸡一起回来的十二个洪兴小弟都很惨,徐一凡这个家伙差不多只会这一招直冲拳,打人专打脸的,气力又奇大,被打打中的不是鼻青就是脸肿的。

    “就是b哥叫我们去追那个女记者嘛!结果碰上她男人了,被他揍了一顿。”山鸡垂头丧气地叫道。

    “不是说有两个男的吗?”

    “是有两个男的,但是另一外一个小白脸没有动手。”

    “你的意思是对方一个人就把你们十二个都撂倒了。”陈浩南惊讶地道,大佬b也是一脸的震惊。

    山鸡一脸晦气,不想说话,但是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对方确实只有一个人动手。

    “蕉皮、包皮,你们两个过来,把上衣脱了。”陈浩南叫道。

    仔细地看了一遍他们两人身上没有任何伤痕。

    转头对大佬b道:“b哥,对方的手法不是道上的人。”

    “对方是不是只出了一拳。”

    “是的,我还没看清楚他出手,突然眼前一黑就倒地了。”蕉皮老实地道,他的身手在陈浩南的小弟里面算是不错的,连他都没看到人家怎么出拳的话,对方的拳头真的是极快的了。

    “应该是专业的拳手。”b哥判断道:“如果是道上的人,这时候应该是我们拿钱去赎人了。”

    “对方没有什么恶意,不想惹事,所以打趴你们就走了。”b哥继续道:“带子的事就算了,这种格斗高手,能不惹尽量不惹,量也没有哪家报馆电台敢报道咱们洪兴的坏事。”

    若是徐一凡知道自己这渣身手也被评为格斗高手的话,表情肯定很精彩。

    可不是,经常跟一些悍匪打交道,不揍一顿小混混,都不知道自己已经这么厉害了,看来只要不自动去找李杰那种等级的高手找虐,还是妥妥的伪高手。

    “但是,如果真有哪家报馆电台真的报道了的话,明天你们就去给我砸了它,别让人以为咱们洪兴是好惹的。”

    “明白!”

    “第二件事,蒋生决定了要抽生死签,顶杀条子的那个案子,阿南,明天你带兄弟们去参加。”

    看到陈浩南脸色有些不痛快,b哥叫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条子盯上了我们洪兴,一天不交人破案,这件事就不会平息,蒋生让人打过风了,这是总署下达的命令,只交钱是摆不平的。”

    “不过我跟蒋生说好了,万一那位兄弟不好彩抽中了,可以拿十万块安家费,而且社团的律师会全力运作,尽量减轻刑罚,出狱后,蒋生说了,保他做个小管事。”

    一众小混混都心服地点点头,黑社会能存在这么久,也不是没有理由的,它自有一套自己的运行准则,让大家拥护。

    ……

    暗红色的灯光下。

    “现在大家跟我念洪门三十六誓。”

    “第一誓:自入洪门之后,尔父母即是我父母,尔兄弟姊妹即是我兄弟姊妹,尔妻是我嫂,尔子侄即是我子侄,如有不遵此例,不念此情,即为背誓,五雷诛灭。”

    “倘有父母兄弟,百年归寿,无银埋葬,有磷飞到求兄相帮,必要通知各兄弟,有多帮多无钱出力,以完其事,如有诈作不知者,五雷诛灭…..所有洪家兄弟,未相识挂牌号,说起情由,必要相认,如有不认者,死在万刀之下。”

    “凡我洪家兄弟,不得做线捉拿洪门兄弟,倘有旧仇宿恨,必要传齐众兄弟,判其是非曲直,当众决断,不得记恨在心……如有不遵此例者,五雷诛灭。

    “兄弟患难之时,无银走路,必要相帮,银钱水脚,不论多少,如有不念亲情者,五雷诛灭。”

    “不得***兄弟妻女,及兄弟姊妹,犯者五雷诛灭。”

    “兄弟托寄银钱及什物,必要尽心交妥,带到支还,如有私骗者,死在万刀之下。”

    “今入洪门后,不得叹息自怨入错,当天解愿,如有此心者,死在万刀之下。”

    “倘被兵役捉获,此乃天降横祸,不得供出洪门兄弟……不念结义之情者,五雷诛灭。

    徐一凡有些震惊地看着女记者偷拍,洪兴开香堂收入门弟子的录像带,这些社团组织竟如此严密吗?这些誓言却是很能蛊惑人心,且不说读的人心情如何,听的人都热血沸腾,觉得男儿立于天地间便当如此,才不负兄弟义气。

    “录像带我拿走了,这种东西你愿意,你老板都不敢让你上报。”徐一凡严肃地道,他要用这盒录像带跟上头争取更多的权利,让上头意识到黑社会的严密性。

    乐慧贞瞥了瞥嘴,我就知道惦记着我的录像带,什么包扎伤口都是假的,哼!

    “我不给,这是我自己的东西!”女记者生气地道。

    “这是证物!”徐一凡果断地道:“没收了。”

    “证物也是我自己的东西!”女记者还挺倔强。

    “好啦!算我们警方欠你一个人情,下次请你吃饭,给你做笔录。”

    “哼!又是这句。”女记者傲娇地撇头至一边,不屑地道。

    等了许久,没有人说话。

    把头转回来时。

    “咦,人呢?”

    赶紧打开播放机。

    “徐一凡,你这个王八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