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9章 落子、落子
    “徐sir,早!”

    “徐sir,早!”

    “督察早!”

    “早上好!”

    徐一凡的办公室在反黑组办案大堂的最里面,回办公室必定要穿过长长的一片办公区域,可能是为了给新上任的阿头留一个好印象,所以都早早便到齐了,等着给领导说早安。

    “大家早上好!”徐一凡笑道:“不用理我,都各自忙去吧!”

    “文斌,进来!”徐一凡大声地叫道,把大堂里面的李文斌喊进自己的办公室。

    李文斌进入徐一凡办公室,把门关好后,大堂外面开始窃窃私语。

    “你们看到了吧!这个李文斌将来绝对是徐sir身边的红人。”

    “废话,李文斌在中环警署时便是跟徐sir的,当然是徐sir的心腹啦!”

    “我听说徐sir以前在监管中环反黑组的时候,很多行政方面的工作都是李sir在帮忙管理的,依我看呀!用不了多久,李文斌又会成为咱们湾仔o记的实际监管者。”

    其他神经比较大条、反应缓慢的警员,听到了大堂里面的窃窃私语也反应过来了,李文斌将来绝对是要上位的。

    这也是徐一凡的目的之一,他要渐渐地树立起李文斌的权威,让整个o记乃至警署都知道,李文斌虽然警衔还低,但是却是可以代表他徐一凡的,为李文斌将来做事减少不必要障碍。

    不然他随便可以打个电话让李文斌进来,或者让帮自己整理文件等工作的文秘叫李文斌,却要故意高调地叫李文斌进办公室。

    是的,徐一凡并不是只和李文斌调任湾仔警署的,他还带来了原湾仔警署的处理文件的文员女警肖潇,当然她现在已经一跃成为了湾仔警署o记高级督察的专属秘书,让小姑娘兴奋不已。

    徐一凡并不相信湾仔警署原班人马,自然不能让文秘这么重要的工作落在他们手里,一上任的第一件事便是让肖潇跟原先的文秘交接工作,原先的文秘被徐一凡找借口升调至另外一个职位,倒也没有引起太大的注意。

    还有李魁也跟着李文斌一同随徐一凡调任过来了,李魁为人豪爽,虽然脾气暴躁些,但至少是一个可靠的人手,在徐一凡还没完全了解o记所有伙计底细之前,李魁的存在便很有必要的。

    何况李魁并不像他表面那么鲁莽,这货也是一个面粗心细的家伙,不然也不会在徐一凡要调任湾仔时,便自动找上徐一凡,请求一起调任给徐一凡打下手的。

    这家伙从昨天和徐一凡一起来到之后,因为豪爽好交友的性格,已经和其他伙计混了个眼熟,甚至已经跟其中几名不得志的警员称兄道弟,从中打听到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文斌,这是我让肖潇从档案室调来的所有警员的资料,还有最近三年的行动报告,你和肖潇尽快帮我整理出一份可用的名单给我。”

    徐一凡转头对坐在办公室一角的肖潇道:“肖潇,搬个椅子过来,你们两个就在我办公桌上整理吧!外面人多。”

    徐一凡现在的办公室却是非常宽敞,湾仔警署不比寸土寸金的中环,警员的办公区域都比中环大了一倍有余,何况是警署的高层警官办公室。

    肖潇也知道徐一凡为人随和,从自己的小办公桌边搬来一把椅子,挨着徐一凡的大办公桌放下,李文斌也赶紧醒目地自己帮忙搬来一张椅子。

    开始跟肖潇一起整理资料,看着高高一垒的资料,李文斌暗估,没有十天半个月恐怕啃不完这些信息。

    徐一凡却是很没有义气地躺在办公室里面的大沙发上补觉。

    李文斌和肖潇早已经见怪不怪了,徐一凡虽然屡破大案,但是他平时工作都很懒散的,只有临场指挥时才展现出他高人一等的临场指挥能力,或者遇事时才会灵光一闪想出让人拍案叫绝的精彩点子,至于繁琐的案件整理、资料分析他就比较懒得动脑了。

    当然,李文斌和肖潇并不知道,徐一凡所谓的出色能力大多是靠着系统的‘场景扫描’技能,和对案件的先知先觉才展现得出来,若是没有这几样东西,他绝对不如李文斌思觉灵敏。

    不过,学会使用好工具和拥有好的工具,也是一项本事,如果不借助任何工具,人类甚至连一头野猪都干不过,所以徐一凡并不以此为耻,反而以此为荣。

    “咚咚....”

    徐一凡刚眯上眼睛没多久,门外就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是李魁。

    “什么事?”徐一凡站起身来,坐在沙发上捏了捏眉心问道。

    “徐sir,好消息!”李魁一脸兴奋地叫道:“刚刚有一名嫌疑犯,主动找到警署,说要找咱们o记投案自首,供述杀害上任反黑组长官的事实。”

    “带到拘留室,禁止任何人探视。”徐一凡眼睛一转后道。

    “明白!”李魁敬了个礼之后,便出去做事了。

    “文斌,你怎么看?”徐一凡突然开口道。

    肖潇不太懂这些,不明白徐sir刚上任,就有人来投案自首,如此迅速地破了影响极坏的《警官被杀案》,不是很值得高兴的事吗?为何徐sir还是一脸地平静呢?真搞不懂自己的上司。

    肖潇虽然不明白,但是她有一个徐一凡非常欣赏的优点,就是不懂也不问,而且她嘴巴很密,自己想不明白的事是决计不往外说的。

    “这个.......”李文斌犹疑了一下后道:“现在情报资料不足,不好判断是什么情况。”

    徐一凡点了点头,他就喜欢李文斌这一点,做事慎重谨慎,情况不明朗不轻易下定论,而一旦开始做事则必定预先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走,去审讯室。”

    徐一凡让李魁把人提到审讯室。

    “徐sir,这是疑犯的资料。”李魁把自首的疑犯带到审讯室后,把一份整理好的资料呈给徐一凡。

    徐一凡赞许地点了点头。

    “坐,这里又没有外人。”

    李魁眼睛一亮,这一句没有外人可不是随便说着的,这说明徐sir已经准备让他进入o记的中心圈子了。

    “谢谢徐sir!”李魁笑道,然后又低声地道:“刚刚有楼下的伙计看到,这个家伙是由洪兴社在铜锣湾的话事人矮仔b带来的,我怀疑可能是个替罪羊。”

    李魁在疑犯上来自首开始,便开始上跳下窜地忙碌,就是为了在徐一凡的面前表现一下,这家伙交际确实有一套,不过派了几包香烟而已,很快便从楼下站岗的军装口中,打听到了重要的信息。

    “good,做得好!”徐一凡赞道,颇为深意地看了李魁一样,李魁顿时把腰板坐得笔直无比。

    “文斌,你来审问。”徐一凡叫道,表面上是给手下机会锻炼,实际上,这货自己也没有什么审讯经验,打定主意要偷师,当然,表面上徐一凡还是一付胜券在握的自信样,靠着椅背眯着眼睛。

    “什么名字?”

    “刘翔。”

    “咳咳咳!”徐一凡低头咳了一下,憋红着脸:“你们继续,不用理我”

    “年龄?”

    “二十二。”

    “住址?”

    “铜锣湾渣甸街后巷自编65号1205单元。”

    “今年十月二十一日上午九点五十分,你在哪里?”

    “圣心教堂,杀一个条子。”

    “杀人动机呢?”

    “他经常欺负我们这些代客泊车的,今年九月在永利街,他无缘无故逮到我们一顿毒打,扬言见我一次就打我一次,我当时就存了要杀他的想法。”

    “杀人工具哪来的?”

    “买的。”

    “卖家?”

    “庙街肥佬基。”

    这个家伙所有的口供已经在专业律师的指导下,已经背的滴水不漏,李文斌是问不出什么的,不过越是如此,李文斌反而更加确定这货就是一个替罪羊。

    “有什么又来自首?”

    “因为害怕!”

    ......

    “徐sir,这个家伙恐怕真是一名替罪羊,口供很明显有专人教过。”嫌疑人已经被带走,审讯室里只剩下徐一凡三人,李文斌慎重地开口道。

    “如果就是这个家伙呢?”徐一凡表情怪异地道。

    李文斌脸色一变。

    “徐sir?”

    徐一凡抬起一只手,阻止了李文斌的话。

    “现在整个警署的伙计士气很低迷呀!如果迅速破了这单案子,会不会好点呢?”徐一凡牛头不对马嘴地自语道。

    李文斌顿时确定了徐一凡的意思。

    “你们两个整理好‘有用’的审讯口供,下午交给我过目,让法物部的伙计起稿起诉到法庭吧!”徐一凡叫道:“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警官被杀案》很快便会宣布破案。”

    李魁大喜,徐一凡的意思是,这单案子是他和李文斌分工侦破的,当然徐一凡作为他们的直属领导,功劳也是少不了的。

    “明白!徐sir”李文斌脸色变幻了几下,坚定地道。

    “嗯!很好!”徐一凡拍了拍李文斌的肩膀笑道:“我没有看错你,我有个朋友跟我说过,做事的手法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知道我们做的是正确的事。”

    徐一凡明白,不管是鼓励士气,还是要迷惑黑社会,确实需要迅速结案,结束杀警案的恶劣影响。

    各方都得益的时候,何不顺水推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