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0章 低调布置
    李智龙这几天心情特别地好,因为警署的《警官被杀案》已经破案了,虽然说是罪犯自己投案自首的,但是,毕竟还是破案了,总署也不再一日三次函地催了。

    徐一凡最近几天都没有什么大动作,非常地低调,连侦破《警官被杀案》,公关部组织的新闻发布会会都没有参加,仅派了李文斌为自己代言,当然,徐一凡这家伙原本就都不参加这种出风头的发布会。

    因为徐一凡认为在一线做事的警员最好少出这个风头,军装警当然没问题,因为你本身便是在明面上工作,多多露脸让上级注意到你是好事,徐一凡所管辖的反黑组却是属于便衣警探,露脸太多反而坏事,虽然有心人花力气去查,还是能查实到你的资料,但是跟在全港人面前暴露是两回事。

    除非将来地位高到不需要出现在一线,不然徐一凡是决计不会出现在诸如此类的场面的,李文斌却不一样,他要得到徐一凡的一些东西,必须要牺牲掉一些东西。

    譬如,现在整个警署都知道他是徐一凡的心腹助手,但是全港看新闻的人也知道了这名年轻的干探,包括山鸡。

    “我艹,b哥,就是这个王八蛋,上次录像带的事就是这个王八蛋和另外一个扑街揍了我们一顿”山鸡指着电视上的发言的李文斌叫道。

    这是一间洪兴罩着点茶餐厅,也是他们这伙人的一个聚集点,生活拮据的兄弟报上b哥的名号,可以厚着脸皮在这里免费吃几餐。

    “条子?”大佬b有些头大,望了一眼头上的电视机,又转头看了一眼山鸡。

    “艹!”山鸡大骂道,他这几天都在召集人马在刮徐一凡三人,意图要报当时的一拳一脚之仇,现在看到李文斌是一名警察,而且地位还不低的样子,就知道报仇无望了。另外一名死扑街不用说了,肯定也是一个死条子。

    “山鸡,以后大家都不准提这件事,看来带子是落入警方手里了,但是这么久了都没有任何动作,看来要嘛是有人压住了,要嘛就是人家没往上面报,蒋生说过,人敬我一尺、我必还人一丈。”大佬b果断地道。

    现在是双方的蜜月期,巡警晚上十二点准时收工,巡街的只巡街,没有进入酒吧等地方清查夜场,当然,他们这些古惑仔也低调了起来,十二点之前坚决不在大街上打架斗殴,都约在后面巷子里解决,不然也等到十二点之后再开砍,砍完,胜利一方还要负责清理现场,把血迹抹干净,反正,古惑仔还是以前的古惑仔,只是暂时低调了起来。

    因为大家都看到了警队发怒起来,真心要大力整顿治安,虽然也不至于能把大家赶尽杀绝,但绝对会元气大伤,损失惨重。

    于是,不管是湾仔管区的警员和市民,还是其他区派去调查的警员都神奇地发现了,新任的反黑组督察一上任,整个湾仔管区的治安面貌焕然一新。

    所以报道新闻的电台报纸虽然有一部分是收了蒋天生的好处费,一部分却是发自真心地报道了湾仔管区治安的良好转变。

    这让李智龙又狠狠地被处长夸奖了一番,老家伙乐得眉开眼笑地好像年轻了十几岁。

    只有中环警署的署长林雷蒙看到新闻的报道,和李智龙在新闻发布会里沾沾自喜的样子,恨不得要跑到湾仔去跟这老家伙干架,要知道,徐一凡就是被这家伙挖过去的。

    “雷蒙、雷蒙,别冲动,你忘了,那个老小子有一招《夺命剪刀脚》的,来日方长,以后再找他算账。”标叔劝道。

    林雷蒙才想起了这茬,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喂!雷蒙呀!我是尖沙咀老周啊,我听说你那边有个陈家驹的警探非常了得,能不能借调来帮我几天忙,我这里有大案子呀!”

    “滚….”

    林雷蒙怒气冲冲地挂掉电话,想了想还尤不满意地把电话线拔掉。

    另一边,陈浩南同情地拍了拍山鸡的肩膀。

    山鸡露齿一笑,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露齿一笑,原本山鸡的门牙被徐一凡打掉,说话都漏风,自然要把门牙补上,这货在牙医店里一眼就相中了一对大金牙,砸锅卖铁借高利贷终于凑够钱把牙镶上。

    这货品味实在恶俗,镶上一对大金牙后,每每见人都要露齿一笑,晒一下自己土豪的一对大金牙,殊不知别人看着都别扭死了,后来这家伙还凭着这对亮骚的大金牙闯出了一个霸气外号:金鸡。

    “没事,鸡爷大人有大量,无所谓。”山鸡摊开双手故作大气道。

    “噗....”

    “.......”

    陈浩南等人看到山鸡那一口大金牙,表情非常怪异,想忍住又快憋不住笑的样子。

    “哈哈哈.....”终于包皮忍不住了,捂着肚子笑道:“鸡爷,你能不能把嘴里那对大金牙漂白一下,这样朝夕相对,我早晚笑出腹肌。”

    “我去你玛的包皮,你可以怀疑我的战斗力,甚至鸡爷的性能力,但是你不能怀疑我的品味,玛德,一点审美观都没有。”

    ......

    湾仔警署。

    反黑组

    “徐sir,这二十个人应该都可靠,少有不良记录”李文斌把这几天彻夜整理分析好的报告交给徐一凡。

    徐一凡点了点头。

    开口问道:“文斌,我打算把反黑组的警员打乱分组,你觉得分成几组会好一点。”

    “分组!”李文斌眼睛闪了一下。

    他非常明白,以徐一凡的性格,要把o记分组是势在必行的,因为只有分组,他才能挑出自己信任的警员来使用,只是没想到徐一凡这么着急,他原先以为徐一凡至少还要考察半个月以上。

    而一旦分组,收益最大的人里面肯定有他李文斌的一份,带领一个小分组的帮办位置是跑不了的。

    “嗯!分组是应该分组,只是我们是不是应该再详细地调查一番,才更加稳妥一点。”李文斌不好表现得太过于热衷急躁,按耐住激动低头叫道。

    “当然,单凭资料就确定一个人的能力、忠诚、是否可用,这肯定不行”徐一凡冷静地道:“别忘了,资料是可以作假的,我让李魁在大堂里面暗中调查各位警员的虚实了,到时候肯定要一一对照过,才能确定真正的可用人才,模棱两可的宁可不用。”

    “明白!”李文斌心中一震,徐一凡让李魁去做实地调查,这一点他却是没想到,徐一凡的做法跟搭建自己的领导班子没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是这一次他是站在徐一凡这一边,属于班子里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