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25章 培养卧底
    “靓坤的事你自己看着办吧!尽量争取你自己利益的最大化,想办法插支旗进湾仔,我后期的行动可能需要你的支援。”徐一凡暂时不想动洪兴,现在他的主要目标还是扫毒。

    “明白!”肥基听到徐一凡的话,更是心花怒放,跟着这种领导才是爽呀!

    “我现在的首要行动是扫毒,跟我说说毒品的情况。”

    “毒品?”肥佬基抓了抓自己的大肚子,发现形象不雅后,赶紧放下,尴尬地笑了两声。

    “徐sir,洪兴基本不走粉的。”

    “我在北角是搞洗浴按摩那些的,肥妈在庙街捞波楼小姐的,靓坤拍咸湿电影,阿b是看场子和酒吧的,肥佬黎印黄色周刊和八卦报纸的,陈耀放高利贷,蒋天生现在捞赌,不过不捞小赌档,搞赌船还有澳门的赌厅,都逐步合法化。”肥基有些不明白徐一凡的意思。

    “除了洪兴其他社团,你卧底这么多年不会没有渗入其他社团吧!”徐一凡敲打着桌子。

    “那当然是东星了。”肥基理所当然地叫道:“所谓:打仔洪兴,四仔东星、联和出鸡精。”

    “海洛因、冰毒、大麻、k仔,东星的人都在捞,现在骆驼当了东星的话事人,他从荷兰回来的嘛!荷兰大麻都合法的,我听说东星现在开多了一条线,专门运从荷兰至港岛的大麻。”

    “说重点,线路还有窝点。”徐一凡严肃地问道。

    “这个怎么可能知道。”肥佬基叫道,看徐一凡不满意这个答案,赶紧转口道:“荃湾码头,也有可能是观塘码头,我听说骆驼搭通了倪坤这条线,也有可能在尖沙咀上岸,徐sir,李sir以前都不抓毒的,一时之间,我也没留意这方面信息。”

    徐一凡点了点头,警方内部当然也有情报,只是没有肥佬基‘内部人’的消息可靠而已。

    “那制毒的窝点呢?”徐一凡知道,不管是大麻还是海洛因,都不可能拿原材料直接吸食,肯定有加工场。

    “这个更加隐蔽啦!徐sir。”肥佬基苦着脸道,突然想到什么眼睛一亮,“不过我知道他们大庄家在哪块散货,但是,多久散一次货我就不知道了。”

    “知道散货地点我自然有办法,我给你一个星期,不管是下套也好,威逼也好,我要知道更多,更具体的情报。”

    “还有,”徐一凡站起来想了一下后:“没什么了,自己小心。”

    给了肥基一个新的联系方式。

    “这个号码只有知道,你要打三次才能打得通,第一第二次我会挂断,第三次一定要隔一分钟再次拨通,不然我就当你已经暴露了,准备营救工作,明白吗?”

    “明白、明白,这个好,这个好!”肥基这个怕死的家伙笑呵呵地乐道。

    “嗯!我先走,我用你名字叫了个小姐,你等下再走吧!”

    “是是,谢谢徐sir!”肥基笑得更开心了。

    他发现这个上司做事非常谨慎严密。

    当然,有一件事他不知道,徐一凡在他来这间房间之前,便已经搜查了房间一遍,并且在沙发里面装了一枚窃听器,徐一凡没有离开,现在正在他隔壁的房间面无表情地听着耳机。

    不管肥佬基是不是真的对警方那么忠诚,徐一凡都不会太相信,一个在黑社会卧底了几十年的老混混的人品。

    “喂!乌鸦!我北角基哥啊!什么香港仔?香港仔现在是肥佬黎话事,我去尼玛的,我现在不是光顾你生意来了吗?”肥佬基拨通了一个电话叫道,这家伙说话匪里匪气的,说他是警方卧底还真没人会信。

    “上次喝茶你不是想在我场子里面卖货吗?噢噢!尼玛的,现在口气变了。”肥佬基笑道:“卖货肯定是不行的,不过我想跟你们拿货,自己卖,但是你要给我保密呀!蒋生不喜欢我们洪兴碰毒品这块。”

    “好的,好的,见面再细谈。”

    “喂!阿文,我巴基,你欠我那笔账,什么时候清一下,一个月?半个月都不行,你不是有货吗?货我要了,我自己出,不够?我知道你都是小批量拿货,没那么多货。”

    “到时候我叫我兄弟跟你去提货,什么不合规矩?你拖我这么久的账合不合规矩,就这样了,货到手立刻清账互不相欠。”

    肥基又打了几个电话,直到敲门声响起,才挂断手提电话。

    “老板!我叫咪咪!”

    “小骚货,快进来,给基哥下下火。”

    ......

    “飞哥,大飞那个王八蛋已经跑路了,怎么办?”林大飞的手下叫道。

    同一个圈子里面哪有多少秘密,大飞刚刚走路去台湾,林大飞这边就立刻收到了风声。

    “麻痹的,给我约他们洪兴的话事人蒋天生,叫他们立刻交人,光脚不怕穿鞋的,不赔偿损失,我一天扫他们洪兴一个场子。”

    “已经联系上陈耀了,但是飞哥,银行那边催债了,说第一期再不还就报警申述法庭了,咱们怎么办?”

    “我艹、我艹、我艹,这个鸟银行,早晚有一天老子要抢它娘的一次,让它连本带利的拿回来。”林大飞狂抓着发痒的头皮。

    高利贷公司的钱自然不会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他们也是需要跟他们的大东家立字为据地借贷的。

    “联系上次那批荷兰鬼。”

    “荷兰鬼不是价钱给不到位吗?”

    “不到位便宜点也要卖?现在什么情况!你踏玛还不明白吗?”

    “明白了,飞哥。”

    ......

    中环广场的一间高档茶餐厅。

    “徐sir,这么客气请我吃饭呀!”刘玲笑道。

    “不要笑话我了,叫我一凡就行了,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请你帮忙。”徐一凡笑道。

    “好的,那你叫我阿玲,湾仔那边还习惯吧!听说你升任高级督察了,都没恭贺过你。”刘玲也笑道:“别提什么帮忙的,是不是有什么大案子关照!”

    “你之前不是说跟踪组也有培训卧底警员的吗?”徐一凡问道,原来这个女的是跟踪组的女警员,之前跟徐一凡有过一次合作。

    “你要借用我们跟踪组的卧底警员吗?这个恐怕要跟林署长申请,我可做不了主。”刘玲皱着眉头叫道。

    “不是、不是,我想请你帮忙培训下几位我们警署的卧底警员。”徐一凡摇手道。

    “哦!这个当然没问题,找林艳儿,她老豆是我们跟踪组退休的老教练,我们的技能大部分都是他交的,或者艳儿自己也可以呀!”

    “林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