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35章 徐一凡、我恨你
    这时候茶楼里面上来了两个托着鸟笼的大汉,茶楼三面都是开放式的,虽然也有空调,但是还是比较热,两个大汉不仅只穿着一条白色的背心,一个邋遢的家伙甚至还把背心卷至胸口处,露出硕大的肚子。

    小仙蒂看得直皱眉,嘟着小嘴巴,不知道在嘟哝着些什么,徐一凡以为她害怕,谁知道人家小迷糊看到小纸条后,一点害怕的情绪都没有,反而瞪着美丽的大眼睛,好奇乱瞟着,幸好也没人当一个美丽可爱的小女生一回事,否则小迷糊什么都写在脸上的表情,不露陷才怪。

    看到女记者乐慧贞眼睛通红,晶莹的泪珠倔强地在眼眶打转,就是不愿意落下,一付人见犹怜的模样,徐一凡心里没有触动是假的,是的,他自己怕死,难道女记者便不怕死了,不过是他技高一筹,恰恰坑到女记者罢了。

    “别恨我!”徐一凡有些不敢看乐慧贞的眼睛。

    “对方的目标是我,不一定对你开枪,我现在隐藏的身形对方一站起身就能看到,按道理会站起身瞄准的。”徐一凡是这样判断的,也是这样安慰乐慧贞的。

    “那..那万一…”女记者性感的嘴唇在颤抖。

    “没有万一,相信我!保持镇定。”徐一凡鬼使神差地在女记者颤动的嘴唇上啄了一口。

    怎么会没有万一,匪徒要是也需要按道理出牌那还叫什么匪徒,对方完全可以一枪打掉女记者再开枪射击她身前的徐一凡。

    徐一凡的判断根本就是在赌,只不过赌注不是他自己的命,而是女记者的命。

    无论匪徒是用什么方式开枪,徐一凡都有把握自己没事,而从容地毙掉匪徒。

    ……

    “货在鸟笼底下,子弹也已经加满在弹夹里面了,钱呢?”

    “阿泰!”另一名大汉给身旁的手下打了个眼色。

    手下从身下的手提包里面取出一个信封大小的牛皮纸包递给了对方。

    “好!合作愉快!”

    “小心烫,加茶水咯!”大堂中间,一个店伙计拎着一个大茶壶撞飞了几个大汉放在桌子上的鸟笼。

    “小子,干嘛!笨手笨脚的,找抽是不是!”那个腼着肚子的大汉抓起店伙计的领角,怒叫道。

    这时候鸟笼滚动至走道中间,一个身材高大的家伙迅速站起,对着木质鸟笼猛地一脚踩下去,鸟笼立刻散开,露出藏在鸟笼底盘下面的几只手枪。

    “艹!”徐一凡心里狂骂。

    军火交易不找个荒无人烟的地方,竟然敢在闹市交易,两班都是神经病,这帮伙计也他妈的神经病,不会让他们走,跟踪至人少的地方再动手吗。

    当然徐一凡不会想到,这两班匪徒之所以要在闹市交易,是被‘福旺停车场的军火案’给吓到了,新闻报纸虽然没有仔细报道,但是有黑道小消息的军火捞家都知道,林大飞跟荷兰鬼两帮人是因为黑吃黑才死伤惨重,被警察捡了便宜。

    而在闹市交易最大的好处就是没人敢黑吃黑,稍微一点动静便能惊动警方。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中枢神经、中枢神经!’徐一凡眼睛闪过一道凶光。

    电光火石之间,徐一凡搭在女记者乐慧贞肩膀上的右手一闪,不见任何拔枪的动作,一支普通的点三八警察配枪已经诡异般地出现在他的手里,而且手指已经搭上了扳机。

    这当然是徐一凡成千上百次练习的结果,要把配枪从次元子空间里面召唤出来手掌中容易,但是要想让它恰如其分地每次都枪头对外,食指分毫不差地恰好扣在扳机处,却是非常困难,为此徐一凡不惜浪费大量的经验值,反复存取练习。

    “砰砰砰砰砰砰”

    大堂中间的枪声和徐一凡的枪声几乎是同时响起,大堂中间是两班匪徒和警方同时开枪,枪声竟然还比不上徐一凡烧一支枪枪声密集,只因这货速度实在太快,徐一凡的手枪,几乎没有停顿,瞬间便打完了六颗子弹。

    在徐一凡后侧的长发男,都来不及抬头,就被徐一凡的六颗子弹,颗颗打中脑袋,瞬间便魂归西天,只因徐一凡知道,人被爆头的一瞬间并不会立刻死亡,他的身体机能还能抽搐一阵,万一这个这个王八蛋死前扣一下扳机,女记者还真就有可能就此香消玉殒了。

    人可以做错事,但是不能做坏事。

    徐一凡手中的手枪瞬间消失,那速度快到没人能看到它是怎么消失的,正如同没人知道他的枪是怎么出现的一样。

    一手抱着小仙蒂,一手挽着乐慧贞低头弯腰迅速往长毛男的方向闪去,徐一凡环顾全场的时候,早就对这个位置窥伺已久,既在边角,又有一根大木柱挡住大堂视线。

    徐一凡此时的力气极大,抱着两个女的都闪得很溜,再加上这货的潜力都加在速度上,所以,几乎连小迷糊和女记者都还没反应过来时,已经被徐一凡连抱带拖地按在茶楼一角的木柱子后面。

    小仙蒂瞪着迷糊的大眼睛,奇怪,怎么一下子便在这里了,乐慧贞发现自己什么事都没有,水汽朦胧的大眼睛霎时瞪大,然后弯成一道美丽的月牙儿。

    徐一凡则是因为短时间内瞬间爆发潜能,把速度榨到尽,此时只觉得头昏耳鸣,心脏在激烈地扑通扑通巨煽,双脚颤抖,几乎都有些站立不住。

    茶楼大堂里面子弹横飞,打得好不热闹。

    “砰...砰砰.....砰砰..”

    但是徐一凡毫不担心,他们现在藏身的角落,后面是大街的围栏一侧,只有前面的左侧才能面对到人,但是徐一凡三人又都藏身在柱子后面,他看不到别人,但是别人也射不到他。

    而这根木柱子虽然是木制的,但却是整栋茶楼的主梁柱,实木建造,绝对不比水泥柱子差,结实着呢。

    此时的情形是乐慧贞的酥背靠着朱红色的梁柱,小迷糊在她的前面抱着徐一凡,徐一凡则便面对着她们两个,用眼睛的余光观察着外面大堂里的混乱枪战。

    不过,乐慧贞的身材比较高挑,徐一凡也是身材修长,仙蒂小冬瓜一枚,所以倒像是徐一凡和女记者面对面站着。

    ......

    “黄sir,楼下有枪声!”茶楼顶楼的年轻人叫道。

    “妈蛋,不是枪声,是枪战声!”鬼佬男仔细听了一下密集的火力大叫道,迅速拔出了腰间的配枪。

    .......

    “枪声?”云来茶楼对面的肥佬基看了靓坤一眼,疑惑地道。

    这‘荣升大酒楼’却是正在‘云来茶楼’的对面。

    靓坤往对面茶楼望了一眼。

    “不会吧!这里是中环,又不是北角,哪有不怕死的在这里开枪,是哪个孙子在楼上烧炮仗吧!”靓坤说完拍着脑袋叫道:“傻强,老大今晚做寿,也去搞几条大炮仗来烧着热闹下。”

    不对,是枪声。

    肥佬基立刻按着靓坤的脑袋趴下,这时候,从‘运来茶楼’射过来的子弹,打落了头上的挂牌,直落落地砸下,差点砸死靓坤这个寿星公。

    “我艹!是枪声。”靓坤赶紧往后面缩了缩,闪回代客泊车的柜台下,慌乱地往对面茶楼望着。

    楼下的行人也纷纷闪避到一旁,赶紧拨打报警电话。

    然后不怕死地躲在一边看热闹,神奇的港岛人,有一个家伙甚至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台相机,还蹲下对着楼上猛拍。

    徐一凡一只手撑着梁柱,一只手甩开弹匝磕出打掉的六颗弹壳,迅速填充进去新的子弹,眼睛余光继续盯着梁柱外面的枪战。

    与警察配枪亲和度达到92的好处是,徐一凡现在一只手就可以卸弹填弹,而且是不用眼睛看着凭手感盲操。

    乐慧贞看着自己眼前的男人,他神情非常地专注,可惜不是专注着看自己,而是自己身后的枪战声,他眼睛非常冷酷,但绝对不是无情,脸部并不是很俊美,然而却非常刚毅,线条分明,他嘴巴微微张开着急喘气。

    女记者不知道在想什么,脸色潮红地嘤咛一声,竟然有些情不自禁地吻上了徐一凡的嘴唇,只见一个身穿一身红艳色吊带裙的性感美女,倚着一面朱红色的梁柱,垫着脚尖,双眸迷离地吻着身前的年轻男子。

    身后是激烈紧张的枪战声,耀眼的枪火在昏黄的灯光下如闪电般爆裂着,一对痴情男女居然旁若无人地倚在茶楼的一角痴迷地热吻着,连身旁被流弹射中散落的鸟笼和掉落的壁画都不顾。

    “咔嚓咔嚓!”有相机的几个家伙迅速拍下这浪漫的一幕。

    “我艹、我艹、这对狗男女。”靓坤蹲在楼下的代客泊车台下夸张地叫道:“搞得也太嗨了吧!”

    肥佬基抬头一望。

    “好像是boss!”

    女记者亲得是那样紧,那样用力,徐一凡刚刚爆发力气没恢复过来,好不容易才挣开。

    “有毛....”本来想怒斥一番,看到女记者眼睛通红的委屈样,又偃旗息鼓了。

    “对不起!”徐一凡柔和地看了女记者一眼道。

    女记者第一次看到徐一凡手脚无措的样子,‘扑哧’一笑,眼眶里含着眼泪,却笑靥如花,好看极了。

    “皮痒是不是?”小迷糊这个粗线条的小妮子竟然一点都不害怕,不安分地转头往梁柱外面望去,被徐一凡一把按住小脑袋瓜子。

    “帮我看着她!”徐一凡叫道。

    “嗯!”女记者难得一次乖巧地点了点头。

    徐一凡往外面瞥了一眼,那个给自己送茶水的伙计受伤了,迅速闪出就是一枪,那名像大爷一样站着开枪的匪徒立刻被爆头,徐一凡顺势闪到茶水伙计身边,拉着这个倒霉的家伙往收银台边闪去。

    “好不好吃!”徐一凡闪到另一边后,小仙蒂好奇地拉着女记者问道。

    “什么?”

    小仙蒂指着自己粉嘟嘟的小嘴唇,盯着女记者娇艳的红唇鬼马地笑着。

    哎呀!这个死妮子!气得女记者羞红着脸要掐她,幸好想起这事什么场景,抱住小仙蒂不让她乱动。

    “就看一眼!”小仙蒂真的很好奇打枪是什么样子的。

    “不行!”

    “就一眼嘛!”

    “不.....行。”

    “你不想看吗?”

    ......

    然后一大一小两个美女,趴着梁柱,伸着两只小脑袋望着茶楼大堂,徐一凡想让乐慧贞看着小仙蒂,算是所托非人了。

    等等,女记者突然想起徐一凡刚刚对自己温柔的一笑,是真心的呢?还是为了让自己看着他这个不安分的小姨子呢?

    结合徐一凡的为人。

    女记者紧咬银齿,从牙缝里露出一句。

    “徐一凡,我恨死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