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39章 洪兴靓坤
    “好像停火了?”靓坤转头向肥佬基问道。

    肥基满头大汗地拔出了手背的最后一块玻璃碎渣,呲牙咧嘴地道:“不、不好判断,咱、咱们还是在楼下看热闹好了。”

    “基哥!你真的没事?要不找个诊所看一下。”靓坤皱眉道。

    刚刚一块玻璃招牌被打掉了下来,差点砸到靓坤,肥基按着靓坤的头趴下,才免靓坤爆头,但是肥佬基自己的手背却被碎玻璃扎到了。

    “没事、没事!”肥基摇手道:“我随便拿块白布包下就好!”

    心里暗道:“好不容易牺牲手背表现了自己,怎么能不在你面前多晃荡一阵,让你记住是老子救了你呢?”

    肥佬基能在洪兴有现在的地位,确实不是白给的,这货以前就替蒋天生的老头蒋震挡了一刀,这才一路被提拔,当上了洪兴十二堂主之一的。

    不过这一次肥基可能计错了,靓坤这个人残忍毒辣,为了钱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多少拜把子兄弟都被这货出卖过,只要利益足够,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当然,肥佬基现在拿出两层的干股,也足以让靓坤暂时把他当自己人了。

    徐一凡拉着小仙蒂和女记者乐慧贞下了‘云来茶楼’。

    “哦噢!”靓坤吹着口哨笑道:“基哥你看!是那对痴男怨女。”

    “这小子艳福浅呐!一大一小两个美女!”

    靓坤的声音这么有性格,徐一凡怎么会听不到呢?何况这个家伙还叫嚣地那么夸张。

    徐一凡面无表情都往靓坤的方向望了一眼,眼神平静地掠过靓坤身后的肥佬基,在靓坤身旁的一个名叫傻强的家伙,身上停留了一小段时间,然后又匆忙闪开。

    “嗨!美女!洪兴靓坤有没有听说过,不要跟这个小白脸了,过来跟坤哥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靓坤理了理自己刚刚趴下有些凌乱地发型,风骚地叫道。

    小仙蒂捂着小嘴,笑得像一只搞怪的小母鸡,退到自己表姐夫的身后,用力地推了一把乐慧贞,搞得穿着高跟鞋的乐慧贞一个站地不稳,踉跄一下往路中间跨了两步。

    “哈哈哈!怎么样,美女!意动了吧!”靓坤一手撑着代客泊车柜台,翘起一只脚,摆了一个自认为最帅气的姿势。

    女记者乐慧贞可不是好相与的,一脸百媚生娇地踩着猫步走过去,像个勾人的女妖精似的。

    靓坤原本只是随便口花花几句而已,看到女记者一步一步地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饱满的酥胸一颤一颤的,精致魅人的俏脸美艳动人,哪里是自己平时玩的那些庸脂俗粉比得了的,简直就是天上地下,惹得靓坤是呼吸越来越急促。

    这货更是一脸的得意,望向徐一凡一脸鄙视地贱样子。

    “哦…….”靓坤的叫声。

    “吸…..”现场所有男同胞差点把一条街吸成真空。

    靓坤的眼睛瞪大,狠狠地吸了一口冷气,腰弯地像一只煮熟的大虾一样,脸部憋得通红,抬头望向女记者乐慧贞。

    “啊……..”一声更大的惨绝人寰的惨叫声响起。

    在大家都愣住的时候,乐慧贞蹭蹭蹭地往回走回徐一凡的身旁,瞪了搞怪的仙蒂一眼,抱着徐一凡的一边胳膊笑靥如花地邀功道:“怎么样?我练习得好不好!”

    徐一凡看着靓坤疼得直恨不得躺在地上打滚,头皮都发麻,这撩阴脚和插眼貌似还真是自己,在君度酒店教给这个女妖精防身的,只是看这架势,已经青出于蓝了。

    “坤哥!坤哥!没事吧!”

    “艹尼玛的,抓住这个小婊砸!”

    “麻痹的贱货,竟敢踢坤哥。”

    靓坤的手下这才反应过来,肥基有些不明白徐一凡的意图,很是迷惑,他以为女记者是徐一凡授意踢靓坤的。

    看着靓坤的手下围了过来,女记者一点都不害怕!有徐一凡在身旁,她才不害怕呢。

    徐一凡自然不会怕这些小混混,只是他不喜欢麻烦罢了,瞪了惹事精女记者一眼。

    “谁叫他说你是没用小白脸!”女记者嘀咕道。

    小仙蒂看徐一凡没有注意到自己,冲女记者比了一个大大的拇指。

    “教我好不好!”小仙蒂幼嫩的小脸蛋满是崇拜。

    “做梦!”女记者直接甩给小仙蒂一个傲娇的后脑勺。

    “砰砰砰”徐一凡突然听到身后的枪响声,迅速抱着女记者和小仙蒂闪到楼梯的一边,那些要跑过来抓女记者的小混混更是吓得脸色苍白,双手抱头趴在地上。

    我擦,还有漏网之鱼,徐一凡暗道。

    只见一个穿着一身灰色长衫的家伙手里握着一把手枪冲了下来,肩膀上已然中了一枪,鲜血浸湿了整个肩膀。

    “我艹你…”靓坤一脸愤怒地抬头,想看这又是哪个孙子撞上了自己,结果额头上顶着一只冰冷的枪,哦不!是滚烫的枪,刚刚发射过的枪口很烫,很烫,但是靓坤一动都不敢动。

    悲伤地眼泪都出来了,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会倒霉到这种程度,等等!靓坤突然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更是悲从心来,尼玛的,生日都这么黑仔。

    “大…..大哥,小心枪….小心走火。”靓坤声音颤抖地叫道。

    “走尼玛!闭嘴!”长衫男一把掐住靓坤的脖子,绕到靓坤是身后,一枪指着他的太阳穴,对着冲下来的袁浩云等人紧张地怒叫道:“不要过来,不然我一枪毙了他。”

    靓坤的手下只是普通小混混而已,这时候看到真枪实弹的悍匪,顿时便蔫了,全部都闪到一边。

    让被枪指着头的靓坤心里又是一群悲凉的***狂奔而过。

    “大哥、大哥,别冲动!憋冲动,冲动是魔鬼,谁碰谁后悔!”靓坤瞪着被乐慧贞戳得红肿的双眼叫道。

    “闭上你的鸟嘴!”长衫男一枪砸下靓坤的头,一下子便把靓坤砸得晕乎乎的,这下好了,头也流血了,当然效果非常明显,靓坤立刻闭嘴,连呼吸都放轻了许多。

    “究竟是哪个孙子说中区的治安最好的。”靓坤此时真的欲哭无泪,发誓再也不来中区逛荡了。

    “把枪放下!”袁浩云大声示警道。

    “退开!马上退开!”长衫男大声地叫道。

    虽然长衫男的手里的枪只指着靓坤这个衰神,徐一凡还是下意识地把小迷糊挡在身后,至于女记者,又被徐一凡忽略了。

    女记者也想欲哭无泪,为什么自己这么漂亮,所有男人见到自己都苍蝇一般地嗡过来献殷勤,偏就徐一凡这个死家伙老是对自己视而不见呢。

    这时候,其他的军装警也到了,开始疏散周边的人群,渐渐包围了上来,长衫男眼看就要插翅难飞了。

    阿仁混在人群里面,望着从‘运来茶楼’上下来的警察,心里暗道奇怪,怎么没看到黄sir下来呢。

    “我再说一遍,退开!马上给我退开一条路。”长衫男憋红着脸怒叫道。

    袁浩云的性格从来都不受人威胁。

    “把枪放下!立刻把枪放下。”袁浩云短枪对着长衫男大声地叫道。

    “放你麻痹!”长衫男抬起手枪,对着人群就是一枪,‘砰!’一个中年女人被打中,立刻躺在地上,再也无法动弹,那枪刚好打中她的脖子。

    这时候还在看热闹的其他市民再也不用警方苦苦催促了,赶紧一哄而散,瞬间消失殆尽。

    看到一个无辜的女人躺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袁浩云愤怒地持枪的右手都微微颤抖,恨不得一枪毙了长衫男,但是又担心一枪打空,甚至伤害到人质。

    碍于有人质在对方手里,警方这边显得特别的被动。

    “袁sir,四哥不行了,不能放他走,拖延下时间call神枪手!”袁浩云身旁的一名手下低声眼睛通红地叫道。

    “徐sir!帮帮忙!”这时候,阿龙递过来了一只手枪。

    “拜托了!”阿龙能想到的也只有徐一凡,他是整个中区重案里面最相信徐一凡枪法的人。

    徐一凡斜瞥了这个家伙一眼。

    “你这个王八蛋怎么还没死呢?都中了两枪了,耳朵也被蹦掉了一小半,不乖乖躺在地上等救护车,踏玛的还捂着个白毛巾脸色苍白地乱跑。”徐一凡心里诽谤道。

    徐一凡最终接过手枪。

    “袁sir!让我来吧!”徐一凡迅速走上前去,和袁浩云并排而立。

    他迅速想了一遍,虽然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徐一凡看得出来,可能受袁浩云个人魅力的影响,袁浩云的这一小组警员非常地团结义气,自己帮这个忙绝对可以拉拢人心,以后可以互相帮助,即使失败了,徐一凡相信以袁浩云的性格,也绝对不会让自己承担这个责任。

    而且,会失败吗?

    徐一凡对自己的枪法非常自信,也必须自信,你不信你手中的枪,自然不能百发而百中。

    把阿龙的枪还给阿龙,徐一凡翻出枪套里衬的最后一颗子弹,徐一凡的性格从来都不会把子弹打空,至少要留一颗子弹,但是,今夜,他要全部打空。

    甩匝、压弹、合匝。

    “你、你们两个神经病要干嘛?”那名劫持靓坤当人质的匪徒终于慌张,有些失措地大叫道:“退后,立刻把枪放下,不然我立刻把枪毙了他,让你们背这个黑锅。”

    靓坤看到刚刚自己讽刺嘲笑的小白脸竟然是一名警察,而且还是要解救自己的警察,顿时心里拔凉拔凉的,完了、完了,这下完了,这个小白脸肯定要搞死自己,靓坤顿时心如死灰。

    对方的枪指着是靓坤的的脑袋,徐一凡也不慌张,脱下自己的外套丢在地上,把配枪插回腰间的枪套。

    近距离射击,徐一凡更加相信自己的配枪。

    “我只数三声!”徐一凡张开双手叫道。

    没人明白徐一凡的意思。

    “一、”

    那名匪徒赶紧把脑袋藏到靓坤的脑袋后面。

    徐一凡的枪法他当然见识过,要不是自己机灵,躺在地上装死,早就被这个王八蛋爆头了。

    “三、”

    “砰.”

    靓坤满脸鲜血地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