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2章 一盘很大的棋
    “辛苦了!”徐一凡起身递给林艳儿一瓶冷饮。

    “好你个徐一凡,终于出现了,这天气热死我啦!”林艳儿香汗淋漓地叫道:“坐过去一点,别霸着整条长椅。”

    林艳儿还是那么的豪爽不拘、巾帼不让须眉。

    “我要的东西呢?”林艳儿坐下后首先问道。

    徐一凡拿出一个卡包,递给林艳儿。

    “还习惯吗?”徐一凡喝了一口冷饮后叫道。

    “……”

    转头一看,林艳儿眼睛发光地翻看着手里的打折卡、半价卡、vip会员卡。

    “这个抵价优惠卷是怎么用的?”林艳儿兴冲冲地问道。

    “我怎么知道,抵价的吧!你看背面有没有说明。”徐一凡无语地道。

    “咦!真的耶!啊!这个抵价八百块!”林艳儿雀跃地几乎跳起来。

    徐一凡给林艳儿带的却是莎莲娜旗下‘俏佳人’品牌的会员卡等一系列卡卷,莎莲娜为了扩张人脉,经常会送出一些珍贵的vip卡给一些名媛夫人,警局高层的夫人基本都有,林艳儿的上司刘玲便有一套,可把精打细算却又是购物狂的林艳儿看得眼馋,早就想要一套了,借着徐一凡刚好要求自己训练卧底的机会,赶紧让徐一凡帮忙弄一套。

    “噢噢!太好了,我这个vip会员卡的会员日是单号,玲姐的是双号,借她的来相互搭配使用,天天都是会员日。”林艳儿喜纠纠地自语道。

    “哦!星仔你看!”曹达华和周星星勾肩搭背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时不时地发出几句猥琐的笑声,曹达华突然指着徐一凡和林艳儿的方向叫道。

    “什么?”周星星抬头叫道。

    “嘿嘿!有人要失恋咯!da徐sir的菜。”曹达华贱笑道,硕大的肚子都跟着一颤一颤的。

    “不会吧!徐sir已经很多条菜了。”周星星眉头紧蹙,狂抓自己的鸡窝头。

    “嘿!这有什么奇怪,徐sir人帅胃口好!吃多几盘菜有什么出奇。”曹达华至喜欢打击别人生无可恋的样子,尤其是周星星的家伙。

    “我靠!闭上你个乌鸦嘴。”

    周星星找到一块背阴的地方蹲下,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拉开。

    “你找的这两个警员当卧底还算有点眼光,就是要累死我了。”林艳儿叫道。

    “哦!周星星,你死定了,竟然敢在da上装窃听器。”曹达华从周星星黑色窃听器里面听到林艳儿的声音,立刻便明白了。

    “嘘!憋说话。”周星星嘘了一声。

    “哦!怎么说?这两人既然还行,为什么还累?”徐一凡有点不明白。

    “先说那个周星星吧!”林艳儿把徐一凡给的卡包放进了自己的小挎包里面。

    周星星立刻挺直腰板,洗耳恭听了起来。

    “周星星本身是飞虎队出身,无论是身手、敏捷还是纪律都是顶尖的。”

    徐一凡点了点头。

    另一头的周星星也是狂点头。

    给曹达华比了一个得意的表情,得意地做着口型道:“听到没有,最顶尖的。”

    “但是,也正是因为是最顶尖的,才最是麻烦。”

    “噗….”林艳儿的话音刚落,曹达华便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最麻烦呀你!”曹达华学着周星星的姿态。

    “怎么说?”徐一凡问道。

    这正好也是周星星想知道的问题。

    “因为他顶尖是顶尖在做执行命令的飞虎队警察,而不是一个古惑仔卧底,他很多在警队里面学习的行为习惯已经深刻地扎到骨子里面了,会不自觉地暴露出来,这对一个卧底警员来说,是一个致命伤。”

    “而改掉一个人的习惯有多难,你知道的。”林艳儿认真地道。

    “这个问题不大。”徐一凡笑道:“我从来就打算掩盖他是警察的事实。”

    “啊?”

    “那当然,周星星将来的身份是一名被警队开除的桀骜不驯的交通警,他如果一点警察的反应都没有这才奇怪,你要教他的是收集情报的侦查和反侦察能力,这一点最重要,尤其是曹达华,反侦察能力特差。”

    “能力特差呀你!”周星星对曹达华龇牙咧嘴着。

    “明白了。”林艳儿点了点头,想不到徐一凡一下子就把自己最困难的难题给解决了。

    “还有,特训结束之后,我希望你给我一份他们社会价值观的评估。”徐一凡突然开口叫道。

    周星星和曹达华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你要他们做长线卧底?”林艳儿果然聪明伶俐。

    “不完全是!不管是周星星还是曹达华,他们意愿是做长线还是短线,我本人都是支持的,只要立了功,我都会积极帮助争取升职的机会和奖金。”

    “你也知道,在卧底行动中,他们需要融入他们所扮演的那个角色,受周围环境的影响,可能会产生一些变化,这是人之常情,我倒是理解,但是,我需要让所有卧底警员都谨记:我是一名警察。”

    “这份资料会在我那里存档,虽然不能拿到‘心理咨询部门’,但是我后续可能会聘请专业的心理咨询师,处理这些卧底警员可能出现的心理问题,绝对不能让同样是为警队效力的卧底警员受心理问题困扰。”徐一凡说是这样说,但是心理是怎么想的,没人知道。

    徐一凡当然希望自己手下的卧底警员都像陈永仁一样,十几年如一日地忠诚,不受黑社会的蛊惑,坚持为警队效力,但是,徐一凡又明白这是不大可能的,人心是善变的,谁敢担保这些卧底警员不会变质,变成双面人,所以徐一凡需要另外一个部门来评估警员的忠诚度。

    林艳儿心中一动。

    徐一凡似乎在下一盘很大的棋,按道理说,反黑组是不需要这么出色的卧底警员的,基本上都是向警署申请一笔‘线民费’,利用线人来爆料而已,即使是重案组需要情报资料,也不过是向情报局申请而已,但是徐一凡似乎非常重视情报的收集,大费周章,不惜浪费大量的人力物力,非常繁琐地布局卧底计划。

    按道理说,徐一凡一个高级督察也没有权利去组建一个部门,但是他现在做的事,却都是为将来的组建部门做准备,这个家伙的心真的就那么大?

    林艳儿以前跟徐一凡共事的时候,便不大能看得懂这家伙,现在就更加看不懂了。

    “好吧!特训结束,我会交上一份评估报告,但是只代表我个人意见。”林艳儿谨慎地道。

    “那当然!”

    徐一凡笑了笑,一个人代表一份意见,十个人就是十份,等到一百份、一千份的资料整合在一起的时候,就不是个人意见了。

    当不同的大量的资料整合在一起的时候,再经过分析、挑选,判断,便会行成一个简陋的大数据框架,徐一凡不祈求它能够像后世的大数据一样侦查到每个人的出行、消费、爱好、习惯,只要能侦察到特定的人,拿到自己想要的数据,徐一凡便心满意足了。

    当然,这件事非常的繁琐与复杂,但是徐一凡不在乎,这货吃饱了撑着,有钱又有时间。

    “那曹达华呢?”徐一凡问道:“曹达华有什么问题。”

    达叔赶紧竖起耳朵听。

    “曹达华卧底的掩饰能力上倒是没有多大问题,在一些细节上多注意就行了,但是他的情报分析能力很差,即使获取到重要的情报都未必能提取出重要的信息,还有,他的体能特别差,遇到特别暴力事故,恐怕没有办法独立处理。”

    “好心你就减下你的肚子吧!”周星星讪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