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25章 天黑之前
    尖沙咀。

    一栋大厦的天台,太阳虽然快下山了,但是天台还是特别地热。

    “今天在尖沙咀码头发现了一件浮尸,有没有情报!”陆启昌问道。斜着眼睛看着对面的男子。

    找一个有黑社会背景的人去当黑社会卧底,陆启昌并不太相信陈永仁。

    “嗯!当时我在现场。”陈永仁点了点头,玩着手指尖的一个银色的打火机,这个打火机是黄志诚送他的。

    “什么情况?”

    “人是洪兴的话事人靓坤杀的,出事的可能是一名伙计,叫傻强,倪永孝昨晚就是跟靓坤交易的,整个过程倪永孝都非常地谨慎,没有多说一句话和接触任何一个环节的交易。”陈永仁说着突然笑了一下:“跟个局外人似的,即使警方现场逮捕了他们,都不够证据告倒倪永孝。”

    “洪兴的?洪兴不是一向不沾毒品的吗?”陆启昌疑惑地问道。

    陈永仁摇了摇头。

    “不知道!可能换了话事人,行事风格也不一样吧!我感觉这个靓坤还会搞出一些事端。”

    陈永仁的灵感倒是挺准,靓坤已经搞出大件事了。

    “有没有录下什么证据?”

    陈永仁又摇了摇头。

    “事情太突然了,当时我正在帮韩琛追一笔贵利数,倪永孝的手下找到我,一言不发地就把我带上了车,然后就上了倪永孝的车了。”

    陈永仁的打火机突然掉到了地上。

    “黄sir现在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医生说醒来的机会一半一半,也可能明天就醒来,也说不好是明年,或者就这样过一世。”陆启昌的声音越来越低,说到最后声音甚至开始呜咽了起来。

    “昨天去看他,碰上了开枪的袁浩云,本来想揍这个王八蛋一顿,当时是中午,值班的医生护士都去吃饭了,正好没什么人。”

    陈永仁以为陆启昌揍了袁浩云一顿,不想陆启昌摇头苦笑道。

    “我走近才发现袁浩云正一把一把地帮老黄换尿布,他嘴里虽然埋怨着,但是手上却很勤快地帮老黄擦干净,将心比心,即使我跟老黄是好兄弟,这种事我也不大能做得来。后来我问了医院才知道,老黄住的是高级病房,费用并不低,有一部分是中区重案的一些伙计凑的,袁浩云出了大头,还跟别人借了一些,袁浩云原本准备考见习督察的,因为这件事也黄了,据说还被连累停职调查。”陆启昌说着摇了摇头,你要说埋怨谁,还真不好说。

    案件的报告已经全部出来了,黄志诚确实是先撞开门,引起声响冲进去才高呼:“尖沙咀重案...”,袁浩云条件反射之下,已经开枪完毕了。

    如果黄志诚是先高呼示警自己伙计之后,再冲进去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可惜命运没有如果。

    ......

    “靓坤,你他妈是不是疯了,你竟然敢杀蒋生,你知不知道洪兴内外有多少道上的人是蒋生的门徒,你是不是嗑药了。”肥佬基拍着桌子大叫道,这个时候靓坤犯了众怒,他可不敢再站在靓坤的这一边,至少也要让自己说的这些话传到道上,让别人知道自己虽然跟靓坤一起混,只是因为他是洪兴的领头人,绝对跟蒋天生被杀事件没有一毛钱关系。

    “你他妈才没脑,我要做蒋天生也不会急在这一时,这个时候动蒋天生,傻子都会联想到我身上,你以为我是傻子吗?”靓坤刚刚才被大佬b在警署揍了一顿,回来又被肥佬基一阵数落,也是一阵大怒,拍着桌子大骂道。

    “我已经悬赏一百万给警方,希望尽快抓到杀人凶手,还我清白了。”靓坤说着狂喝了一杯凉水才压下自己的怒气:“这肯定是哪个王八蛋杀了蒋天生想嫁祸给我,妈蛋,天天打鹰,却不小心被鹰啄了眼,到底是哪个孙子在暗算老子。”

    靓坤的话还是有点道理的,谁都有杀蒋天生的嫌疑,唯独他没有,因为蒋天生出事所有人都会联想到他,所以他绝对不敢出手,蒋天生自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才那么从容地暗算靓坤。

    “那到底是谁做的呢?”肥佬基疑惑地抓了抓肚皮。

    “我他妈知道就不用这么烦了,蒋天生的仇人那么多。”靓坤烦躁地叫道,然后又补充了一句:“老子的仇人也那么多。”

    “那你要赶紧想办法了,大佬b已经在召集人马,恐怕很快就要打上来了。”肥佬基担忧叫道。

    “打上来!艹!我会怕大佬b,他敢动我一根汗毛,我让他吃不完兜着走。”靓坤镇定地叫道,他还有杀手锏没用出呢,到时候一旦祭出,洪兴十个堂主过来都不够看。

    当然,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赶紧先跟其他堂主解释清楚,希望其他人不要像肥佬基和大佬b这两个白痴一样笨。

    ……

    中区重案组。

    “犀利!还是一凡有办法,那个彭阎罗想尽办法要踢你们湾仔反黑组出局,想不到竟然还是被你们参与进来了。”袁浩云笑呵呵地跟李鹰打着招呼。

    “那当然,你以为我们徐sir的人脉是乱盖的,是不是你们上头压下来的命令。”李鹰压低声音叫道,随手拉过一个椅子坐下。

    袁浩云比了一个大大的拇指。

    “牛逼,是我们署长压下来的,刚刚我看到彭阎罗一脸黑气地从署长办公室回来,啧啧!恐怕挨批了。”

    “各位伙计都随便找位置坐下,会议室这么大,随便坐的,鉴证科是我们警署出了名能磨蹭的部门,咱们有得等!”袁浩云对李鹰带来的几名反黑一组警员叫道:“独耳龙,倒水招呼下湾仔来的伙计。”

    “不用、不用了,谢谢!”

    “谢谢!谢谢!我们自己来就行了。”

    几位跟来办案的反黑一组警员心里不免有些嘀咕,不是说徐sir跟中区警署的人关系闹得很僵吗?怎么完全不像那么一回事呢?

    “老大!你能不能别老大庭广众叫我独耳龙。”阿龙苦着脸尴尬地对袁浩云道,耳朵没了半边已经很尴尬了,偏袁浩云还经常打趣他。

    “这样子呀!好吧!那我就辛苦一点,逐个逐个伙计去说吧!”袁浩云打趣地笑道,转头对李鹰笑道:“李sir,这是我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林保龙,不过你也可以叫他,哈哈哈!”

    “林sir,你好!我是湾仔反黑组李鹰。”李鹰站起来道。

    虽然跟袁浩云这个家伙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李鹰已经大概明白这是一个口恶心善的家伙,林保龙老是为自己少了半边耳朵耿耿于怀,袁浩云干脆就说开了,让它成为一种功绩,不该成为缺陷。

    “李sir你好!我们上午见过一面的。”林保龙笑道。

    这时候,太阳也快下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