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31章 双面人
    徐一凡春风满面地回到了办公室,昨夜睡得很好,现在整个人都神清气爽,感觉看谁都顺眼了许多。

    徐一凡睡得是爽了,但是他手下的几名小组长就不爽了,黄侩就不说了,这个家伙以后都不用再睡了,李魁这个倒霉鬼被雷耀扬打爆了头,在医院躺着肯定不会开心,关键是徐一凡还特意提醒过他注意雷耀扬这个家伙的小动作,结果还是被阴了,受伤事小,丢人事大,李魁算是没脸见徐一凡了。

    刘商跟李文斌就更不用说了,两人昨夜紧张地高度戒备了一个晚上,总算没让大佬b和靓坤出什么乱子打起来,凌晨才收工回警署,现在只能将就着趴在办公桌上眯一下眼睛。

    李鹰就更不用说了,先是去中区和中区警署的重案组、刑事调查科联合办案,后来又突然收到尖沙咀重案组的邀请,介入到尖沙咀的‘骆驼被杀案’的调查当中,这案子还没消停下来,立刻便又接到了重磅的案件:尖沙咀倪家的当家人倪坤被当街射杀了。

    三个案子的受害人都是黑道各个势力的老大,不得不引起警方的猜疑,这其中是否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联点。

    当然,查案也是要休息的,李鹰本来已经收工了,袁浩云这个自来熟的家伙非要拉着他通宵聊《v字仇杀队》,两人都是此书的铁杆书迷,竟然躺在袁浩云的家里啤酒烧烤聊了一整晚,天微微亮时才睡着。

    这时候正顶着一双熊猫眼循例给徐一凡报告案情的进展。

    “骆驼在尖沙咀被杀了?”徐一凡‘讶然’地道:“他无端端地去尖沙咀干嘛?”

    “应该是去跟尖沙咀的倪坤见面,谈些什么就不得而知了,因为倪坤昨晚也被人杀了。”

    “什么?”这下徐一凡真的惊讶了:“尖沙咀的倪坤也在当晚遇害了,你赶紧给我说说具体细节。”徐一凡心里暗想,恐怕是无间道的剧情要开始了,如果原剧情不变的话,那么便是韩琛的老婆ry命令刘建明下的手,倪永孝恐怕要发飙了。

    “我们赶到尖沙咀外林道的时候,骆驼已经遇害了,中区鉴证科的鉴证员很快便确认了是跟‘蒋天生被杀案’是同一名凶手,使用弹头与弹壳都是一致的,而且树枝蹭下杀手的衣服塑胶,与‘蒋天生被杀案’现场留下的是同一种黑色胶质,最重要的是,前天才下过雨,树林里面地面比较潮湿,树林里面留下了凶手的鞋印,跟小楼里面发现鞋印是一模一样的。”李鹰强打精神报告着。

    “哦!衣服被蹭到了吗?”徐一凡心里暗道。

    “杀人动机找到了吗?”徐一凡不动声色地问道。

    李鹰摇了摇头。

    “暂时还是没有线索,但是找到一点头绪了,杀手似乎专门找黑老大下手,相信还会再次作案,可以埋伏在各位黑老大身边守株待兔。”

    “守株待兔?这是什么办法?”徐一凡靠着椅背笑道:“这是谁想的?苗志舜。”

    “嗯!苗sir还提议从枪会和方婷身边的男人开始查起……”李鹰眯着眼睛道。

    “枪会?”徐一凡心中一凛,“从方婷身边的男人还是查起,徐一凡明白原因,这是他自己混淆视听的结果,但是枪会苗志舜是怎么想到的。”

    “怎么回事?这单案子跟枪会有关吗?”

    “嗯!‘骆驼被杀案’杀手不知道什么原因放过了骆驼的小孙女,小女孩是一个画画方面的天才,她准确地画出了杀手的图像。”李鹰低声地道。

    徐一凡放在桌子上的手不经意地抖了一下。

    画画天才?徐一凡当时以为是骆驼的手下,差点就开枪了,看到那双明亮纯净的眼睛看着自己,徐一凡才堪堪刹住了扳机,只考虑了两秒钟,徐一凡便把车门关上了,这不是伪善或者什么正义感发作,这仅仅是人性使然。

    这世界上没有什么天生的坏人,只有慢慢变坏的好人,如果不是环境逼迫自己,徐一凡也想做一个好人,至少他内心深处渴望做一个好人。

    “有图像吗?你身上。”徐一凡压抑自己的情感,让它变得消无声息。

    “当然!各个联合行动小组都复印了一份。”李鹰说着从口袋里面掏出一张折叠的纸张。

    徐一凡抑制着自己立刻打开观看的冲动,微笑道:“你怎么搞的,精神这么差,到那边坐,自己泡杯茶醒醒神。”然后自己率先走到办公室衣角的茶几旁坐下,摇手示意李鹰坐下。

    也不急着打开图像观看,随意地放在一旁,提起水壶,慢悠悠地清洗茶具、洗茶,冲茶,泡茶,然后再给自己和李鹰各自倒了一小杯,好像忘记了看图像。

    直到李鹰自动提醒了一下,徐一凡才‘想’起,一只手拿着茶杯,一只手很随意地打开了图像。

    不好!这个小女孩果然犀利,自己的枪出现在她面前绝对不超过三秒,她竟然把它给记住了,而且还如此惟妙惟肖地画了出来,侥幸的是,自己为了枪身不反光,全枪都涂了一层黑色的消光涂层,小女孩还在枪旁备注了一个‘黑色’的小字样。

    “嗯!这确实是一柄枪会的制式枪支,难怪苗志舜会联想到枪会,不错、不错,这是一个突破点。”徐一凡口不对心地夸奖道。

    “那倪坤的死又是怎么回事?”徐一凡迅速把话题引到倪坤的身上。

    李鹰放下茶杯后道:“倪坤是我们到达‘骆驼被杀案’现场后才接到通报的,差不多就‘骆驼被杀案’一到两个小时之内出事的,也是一枪毙命,也是0.40弹头,加大火力,应该是同一名凶手作案。”

    徐一凡心中一动,麻痹的,刘建明这孙子想嫁祸给自己,哦不!是嫁祸给杀蒋天生和骆驼的杀手。

    “徐sir,你看过《v字仇杀队》吗?”李鹰突然问道。

    “废话!我《v字仇杀队》的铁杆书迷来的!”徐一凡笑道。

    李鹰脸色一喜道:“所以我跟袁浩云分析是杀手也是《v字仇杀队》的铁杆书迷,不然他也不会戴着与‘v’同样的面具作案,而且杀地都是黑道老大,同样的身手出色,同样的单枪匹马,同样的以暴制暴,我想他肯定极度崇拜‘v’,‘v’在出手时碰见了一个无辜的女人,放而不杀,这个杀手‘v’也是不对无辜小女孩出手。”

    李鹰闭着眼睛继续低声地道:“他厌恶罪恶,为人冷酷,但是绝不冷血,枪法老辣,但是为人绝不毒辣。他看不惯警方做什么事都要讲证据,明知道一个人是罪犯,却偏偏束手无策,他决定自己出手”李鹰突然加重语气:“以暴制暴!”

    “在我们看来他是一个冷酷的杀手,但是我想,在‘v’看来,他自己是一个伸张正义的英雄,就好像古代的侠客一般。”李鹰简直是在绘声绘色、声情并茂地演说,眯着眼睛似乎自己就是‘v’一样。

    “我靠!看你说得这么投入、这么销魂,不会你就是那个杀手‘v’吧!白天当警察,晚上当你的侠客梦!”徐一凡调侃道。

    “徐sir!我这是惺惺相惜,什么我就是‘v’,我倒是想,将来有一天不当警察了,就把那些王八蛋通通杀个赶紧,那我也得有这个本事才行。”李鹰发牢骚道。

    徐一凡看了一眼门外,正色地道:“你这话在我这里说下就好了,别在外面也信口胡说,还想不想升职了。”

    “我明白!谢谢徐sir!”李鹰脸色变了一下,才想起自己刚才口无遮掩的话确实不能乱说,幸好徐一凡这个上司大度,没往心里面去。

    “那苗志舜呢?他又有什么看法呢?”徐一凡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苗志舜倒也认同‘v’应该是一个嫉恶如仇且又心存一丝善念的人,但是却反对我跟袁浩云说的侠客猜测,他认为杀手‘v’肯定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原因在杀人,杀人动机绝对不止是除暴安良这么简单,一定有自己不为人知的目的,只是我们暂时还没发现罢了!”

    徐一凡点了点头,苗志舜倒也谨慎,不像袁浩云和李鹰这样容易头脑冲动,是一个难缠的好对手。

    “还有,那个胖子鉴证员在倪坤的案发现场找到了一颗弹头,说虽然弹头大小一致,但是火力似乎不够,跟前面的两颗子弹还是有点区别,苗志舜认为闹事杀人不像是‘v’的风格。”李鹰皱眉叫道:“我也觉得不太像是‘v’出手的。”

    “嗯!”徐一凡再次点了点头,现在的联合办案小组里面人才济济,刘建明的拙劣手段恐怕瞒不了多久。

    “行了!你先回去休息下吧!看你也没什么精神做事。”徐一凡很快便把李鹰打发出去了。

    自己一个人躺在办公椅上暗想:“侠客型杀手吗?这倒是一个好身份!”

    徐一凡决定让‘v’继续存在下去,并且把他打造成真正的‘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