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66章 案后
    一间灯火通明的大医院里面。

    躺着的都是警界的精英警员。

    第一排床位的是袁浩云、这个家伙受伤最重,没死就算是捡回一条命了,当然对袁浩云来说,死不死什么的都是小事,伤痛也还可以忍受,最难熬的却是烟瘾。

    所以,陈家驹被抬进来,袁浩云这货的第一句不是安慰什么的,直接就是:“兄弟有烟仔不?”陈家驹发誓如果自己现在还能懂就掐死这个王八蛋,当然还有徐一凡。

    可惜,陈家驹现在双手双脚都打着重重的石膏,严严实实的,连脖子的位置也是一样笨重的石膏,只剩下眼睛、鼻子和嘴巴可以动,恐怕是掐不到袁浩云与徐一凡了。

    陈家驹也是一个倒霉鬼,他本来躲在墙根底下,把卡在防弹衣里面的几颗弹头挖掉,刚好听到自己头上的楼间里面有枪声,抬头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于是便甩出袖管里面的配枪,慢慢后退几步往楼间里面瞟望。

    然后看到一道人影从窗口处射出。

    陈家驹眯着小眼睛看了一下就发现是自己伙计了,心里暗道一声:“我靠,这么猛,难道你还会飞不成。”

    人当然没有飞翔的能力,所以徐一凡是往下方呈抛物线砸了下来的,陈家驹可不是徐一凡那种薄凉的人,陈家驹浑身都是热血,一名真正的好警察,看到自己伙计马上就要摔下来,不但不退反而迎向前去,这家伙可能没计算过,一个一百多斤的人从四楼砸下来的重力加速度是多少。

    在接住徐一凡的一瞬间陈家驹就脸色一变,暗道完蛋了,双手要断了,这家伙还不蠢,赶紧松手,任凭徐一凡自己滚到地上,可是还是被徐一凡的冲势砸到了双脚上,陈家驹整个人被砸倒,立刻滚翻在地,徐一凡本人更是滚了七八米才停了下来,也幸好陈家驹阻了一阻,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第三个床位是徐一凡,徐一凡的伤并不比陈家驹轻,甚至比陈家驹还要重,徐一凡只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挤在了一块,憋气得难受,徐一凡也成了木乃伊,陈家驹还只是缠着双手双脚而已,徐一凡是真正的全身都缠上了。

    徐一凡当然也是够黑的,本来这家伙的意图是双脚踢开玻璃窗,让枪榴弹往窗口飞出,然后自己双手抓住窗框挂住,想法是美好的,这家伙也不想想,你又不是人家李杰、或者周星星,这货基本就没怎么操练过,在飞出去的一瞬间,反手一抓窗框。

    “哎呀!我艹!没抓实!”徐一凡暗道不好。

    瞬间便把胸口处的手机收走,把身体卷成一团,双手死死地护住脑袋,徐一凡在上楼的时候经过这里,这面墙壁的地上是一片草地,但愿学校的园丁能够偷懒一点,别把草剪得太短。

    第四个床位躺着的是飞虎队的指挥官徐启升,这个家伙也是个倒霉鬼,因为距离第一颗榴弹的位置太近,竟然被榴弹的震成了脑震荡,医院让他住院观察一段时间再说,此刻头被放在一个方块的盒子里面,像个天线宝宝一样。

    第五个床位是李鹰,李鹰的问题不大,只是被子弹打中大腿内侧而已,虽然看着血淋淋,但是实际没伤到要害,但是李智龙这个老胖子不知道基于什么目的,还是让人把李鹰也抬上救伤车,李鹰实在怕了袁浩云的话唠,于是挑了离袁浩云床位最远的位置。

    唯独周星星这货竟然什么事都没有,把飞虎队的服装放回徐一凡原先指定的位置,整理了一下发型之后,这个家伙竟然带着一票小弟在湾仔的一间大排档撸着烧鸡啤酒,还和一众小混混一起对电视上播放的警方‘圣德堡中学’解救行动评头论足了起来。

    “哇!真是太帅了,你们说这个戴面罩的家伙是什么人?”

    “嗤!这都不知道,看制服就知道是飞虎队啦!只有飞虎队才是这种制服的。”一名小混混笑道。

    “我欣赏他的刀法,真是太流弊了,面对恐怖分子,这个傻吊竟然自带单刀。”一个小混混拍着大腿笑道。

    这个家伙没发现周星星一脸杀气地瞪着自己。

    “对了,那个黄色眼镜的家伙是什么人,枪法真是太犀利了。”

    “你没听新闻说吗?是反黑组的人。”

    ……

    “港岛作为亚洲最安全的城市之一,是坚决不与恐怖分子妥协的,此次行动非常成功,这得益于我们港岛先进的反恐应急机制与……”

    徐一凡等人不屑地看着电视上警方的新闻发布人,在哪里拿着稿子宣读港岛高层是如何如何地英明,制度是如何如何的完善,最后才一带而过地说了一句警员上下用命,英勇无畏。

    “干!”无人纷纷竖起一根中指,转头一看相视一笑,发现大家竟然这么有默契。

    徐一凡此时想的却是林处长暗示的那一句:“湾仔区你说了算。”

    处长这个时候是不可能有时间见他们的了,因为这个时候的善后工作才是最忙的,不过他倒是让他的儿子林子健来看过徐一凡,至于其他的学生家长,这时候都忙着看自己的儿女有没有受伤,哪会这么快想起徐一凡这个大功臣的。

    不过徐一凡明白,以后自己做事,遇见这些学生家长管事的部门,办事肯定会很顺畅。

    乐慧贞听现场采访的记者汇报说,反黑组的组长从四楼的窗口飞身冲下,导致多处骨折,现在正躺在医院急救时,吓了一跳,也没想太多,便开车往医院赶来了。

    “阿敏,我真的没事的,你回去休息吧!”徐一凡对女老师低声地安慰道,被身旁的袁浩云、陈家驹等人看得浑身不自在。

    “嗯!你换下的警服都破了,我帮你修修吧!莎莲娜不在,我明天再来看你好不好!”女老师声音极地地道。

    “哈!”莎莲娜不在你都知道,不用说了,肯定是仙蒂那个大嘴巴。

    “没事没事!你快回去休息吧!”徐一凡现在手脚都动不了,只能用眼睛向何敏示意自己身旁的这些八卦的大男人。

    何敏的脸蛋一红,显得更加娇艳动人,让袁浩云、陈家驹等气管炎更是惊羡不己。

    李鹰这个单身狗,则是眼睛迷茫地望着天花板,这是为什么呢?

    “嗯!那我回去了。”何敏低头细心给徐一凡垫了垫枕头,让他躺着更加舒服一点。

    何敏提着徐一凡换下来的脏衣服走了出去,在医院门口与赶过来的乐慧贞擦身而过。

    徐一凡病房里面立刻响起了袁浩云、陈家驹等人的拷问声,当然少不得有羡慕的声音,男人嘛!鬼知道男人在想什么,即使老实如李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