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82章 不被发现的错误
    徐一凡把自己账户里面的十几万元全部取了出来,放进一个文件袋里面,开车往医院而去。

    徐一凡到达医院的时候,肖潇已经代替徐一凡安慰殉职的警员家属,殉职的五名警察里面有三名是有家室的,老婆孩子挤在房间里面一起啼哭,看起来很是凄凉,徐一凡站在门口呆了一下变待不住了。

    “徐sir!”肖潇的眼尖,抬头看到徐一凡,快步走了过来。

    “嗯!”徐一凡点了点头,他实在不惯这种场面,把手上的文件袋递给肖潇。

    “这里有十八万左右,平分也好,还是怎么!你安排一下,算是我个人的一点心意,还有警署申请的抚恤金,要尽全力争取,自己搞不定的可以找我出面。”

    “明白!徐sir!”肖潇感动地点头道,徐一凡这个家伙或许别的小毛病很多,但是,他绝对是一个为下属谋福利的好上司。

    “去吧!”

    徐一凡转头碰见了眼睛发红的李鹰,左手跟左脚上都包得严严实实的。

    “干嘛?快滚回自己的病床上躺着!”徐一凡骂道。

    “谢谢!谢谢阿头!”此时殉职的五名警察都是李鹰一组的手下。

    “谢什么鬼!都是自己伙计!你进去坐下吧!我去看一下文斌。”

    李文斌比不上李鹰那种打不死的小强,同样是中枪,甚至李鹰还是连续中了七八枪,睡了一觉后又生龙活虎地到处乱窜,李文斌却是已经躺在病床上数星星了。

    “徐sir!”李文斌看到徐一凡来到,赶紧坐了起来。

    “没事!你躺着吧!”徐一凡摇手道,一把按住李文斌。

    “老婆!快给徐sir倒杯茶,徐sir,这是我爱人。”李文斌介绍道。

    徐一凡笑着接过热茶,放在一旁,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正趴在病房的桌子上写作业,徐一凡瞟了一下,小家伙还挺机灵的,用两只铅笔捆绑在一起抄写作业。

    李文斌看到徐一凡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儿子,有些困难地转了一下脑袋,脸色难看地叫道:“家俊,我教育过你多少次了,字要一个一个写,你又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李家俊看到自己老爸转头瞪着自己,赶紧把自己特制的双头笔藏在作业本下面,拿起另外一支铅笔开始抄写了起来。

    小嘴里不知道在嘀咕着些什么。

    “你想顶嘴是吧!还不服气!”李文斌怒骂道。

    然后转头对徐一凡笑道:“让徐sir见笑了!”

    “可是我用两支笔一起跟一支笔写的字最后不是一样多的吗?而且两支笔写字多快!”李家俊小朋友闪着眼睛问道。

    “你想我揍你一顿是不是,用一支笔写是正道,两支笔写就是作弊”李文斌气道。

    徐一凡笑了笑,看来李文斌的这个儿子还真是从小就不走正道。

    “可是老师也没说不准用两支笔写呀?”

    “那是你老师不知道你用两支笔写字,他要是知道了还能让你这么干吗?”

    李家俊低着小脑袋没有说话,但是看得出来小家伙并不服气。

    “小朋友过来!”徐一凡招手道。

    “小朋友,你刚刚说老师没说不准你用两支笔抄作业,那么你心里知不知道用两支笔抄作业是不对的呢?”

    徐一凡不等李家俊回答继续道:“你肯定是知道的对吧!不然你也不会被你爸爸看到了就立刻把笔藏起来,要骗别人很容易,可以要骗自己就很难了。”

    “我知道了!”李家俊小朋友果然很聪明,立刻把作业本下面的双头笔交给了徐一凡。

    李文斌欣慰地笑了笑,结果徐一凡的下一句话让他喷饭了。

    “来!给你!”徐一凡又把李家俊放在自己手里的双头笔放回李家俊的小手里。

    “所以以后,再用这支笔写作业的时候,不仅不能让老师看到,而且也不能让你爸爸发现,不被人发现的错误就不是错误,这样就不会犯错误了,而且抄写效率还是那么高!”

    李文斌夫妇顿时一脸地黑线,哪有这样教育孩子的,徐一凡要不是李文斌的上司,李文斌的老婆都想开始骂人了。

    李家俊的小脑袋瓜子暂时还想不明白这句话的深奥意思,但是并不妨碍他把这句话记下来,后来小家伙还在自己的日记本里偷偷地写下,徐叔叔说过:不被发现的错误便不是错误。

    徐一凡交代了李文斌几句便笑眯眯地走了,眼睛里闪着异样的光芒。

    徐一凡升任至总督察之后,便开始忙了,迅速地策划着把湾仔警署的反黑组分成重案组与反黑组,可惜两个小组组长的人选李文斌、李鹰现在全部呆在医院,让徐一凡的计划实施得很不顺心。

    ……

    “是v”苗志舜斩钉断铁地道。

    陆启昌同意地点了点头。

    “嗯!鉴定的结果已经出来了,子弹的弹头是v特有的钢芯子弹头。”

    苗志舜很有耐性地一个一个地死者都仔细地看了一遍。

    站起身来吸了一口凉气道:“‘v’的枪法越来越犀利了,几乎没有浪费一颗子弹,全部都射中受害人的致命处。”

    “陆sir、苗sir!你们快点上来看一下!”中区鉴证科的胖子吴云信震惊地大叫道。

    “什么情况?”陆启昌跟苗志舜几乎是小跑着跑上了楼。

    “陆sir、苗sir你们看这玻璃!”吴云信用笔头指着玻璃的弹孔擦了擦头上的大汗道。

    “这不就是玻璃被打碎了吗?有什么奇怪的?”陆启昌想不明白。

    “陆sir!您仔细看下,这是可是防弹玻璃!”

    “那怎么会被打碎?”陆启昌靠近摸了摸弹孔的位置。

    “嘿嘿!防弹玻璃可不是真的无坚不摧的,两位阿sir,你们看这个弹孔不觉得奇怪?”

    “吸……”陆启昌吸了一口冷气。

    苗志舜也是眼睛瞬间瞪大,怎么可能?

    吴云信看他们两个的表情就知道他们都猜到了。

    “没错!‘v’总共开了三枪,第一枪已经把防弹玻璃打了一个小口定位,第二第三枪却是都打在了这个小小的点上,幸好受害人见机得快跑了,不然,等‘v’开第四枪的时候,这玻璃非但不存在,里面的人都要死定了。”

    “‘v’当时是站在花园里的那个位置开枪的,我们鉴证科的伙计找到了一个脚印,确认是‘v’无疑,也只有‘v’才有这种枪法。”吴云信狂热地道。

    “不对!o也有这种枪法!”跟着陆启昌一同到达案发现场的刘建明提醒道。

    “这种案子肯定不是‘o’!”苗志舜笑道:“‘o’地手法是只杀目标人物,绝对不会把事情搞大,不像‘v’一样,嫉恶如仇,除恶务尽,而且‘o’是一个传统的杀手,拿人钱财替人消灾,‘v’才是真正的让人捉摸不透,直到现在我们甚至都不知道‘v’真正的杀手动机,难道真是现代侠客?”

    “这个杀手‘v’简直来无影去无踪,其实我们是不是可以做一个陷阱,引‘v’现身呢?”刘建明建议道。

    陆启昌、苗志舜等人眼睛一亮。

    “引‘v’现身?怎么引?”

    几人头疼地皱眉思考着案情的时候。

    徐一凡正躺在软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悠闲地喝了一口咖啡,还替没到的李心儿点了一杯冻柠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