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99章 逃狱
    赤柱监狱。

    中午休息时间。

    “人生于世上有几个知己,多少友谊能长存,今日别离共你双双两握手,友谊常在你我心里,今天且要暂别……”

    火热的太阳底下,一个身穿一身咖啡色的牢犯衣服,眼睛上带着一付白色纸折叠成眼镜的家伙,手里拉着一把不知道从那里弄来的二胡,仰着头得瑟地高声唱着。

    另外一边的草地上。

    “肥猪王,我的事情都安排好了没有?”山鸡低声地道。

    一个胖得像一头猪的家伙看了下左右,压低声音道:“什么时候你的钱到位了,我们的兄弟随时可以动手。”

    “干!想要钱是吧!早说嘛!今晚通知你外面的兄弟去跟浩南拿,铜锣湾陈浩南知道吧!”山鸡白了这个肥猪王一眼道,这个孙子想要钱还磨磨唧唧,浪费老子时间生命,现在外面的三联帮乱哄哄的,山鸡觉得是一个机会。

    “山鸡,你也太小瞧我肥猪王了吧!我人虽然在里面,但是论消息灵通,港岛的狗仔队都比不上我,铜锣湾陈浩南现在统一了铜锣湾的黑道,谁不认识。”

    “那你拿到钱就尽快安排了哦!老子在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待够了。”山鸡一脸晦气地道,这家伙也是够倒霉的,在台湾那边混出头了,想带兄弟回来显摆一下,结果还没来得急显摆,便让湾仔反黑组给一锅端了。

    “放心!今夜拿到钱,明天就行动,刚好明天太平绅士来探监,到时候我让我的兄弟们制造混乱,你们趁机闪水,但是先说好了,前面的事情我可以帮你们一手安排,你们自己能不能逃成功就不关我的事了,钱是绝对不会退的。”肥猪王事先声明道。

    “干!谁他妈差你那十几二十万,就明天,明天行动。”山鸡看到有狱警转头看向自己,装作不在意地起身,往大飞那里走去。

    第二天中午。

    一架直升机飞至赤柱监狱的篮球场停机坪,是要来探访的太平绅士,每月都会有太平绅士来探访监狱,了解监犯们的生活,一众监犯早就已经蹲在地上等待太平绅士的到来了。

    其实这项探访的动作大多是面子工程而已,不过是为了在新闻媒体面前表现英政府的人性化统治而已,真正要改善监狱生活,绝对不是每月一次的探访可以改变的。

    “太平绅士到!大家鼓掌欢迎!”监狱长热火朝天地鼓动道。

    “啪啪啪啪!”这些监犯也明白这里是狱警的地盘,要想在人家的地盘讨生活,就必须要讨好这个地方的头,古往今来莫不如此,所以一众监犯倒是很卖命地鼓掌,让监狱长这个老家伙感觉很有面子。

    可惜,这个监狱长不知道,他今天注定是要没面子的了,不仅如此,反而可能会被狠狠地打脸。

    山鸡向肥猪王打了一个眼色。

    肥猪王不经意地默默点了点头。

    “大家好!我是太平绅士,请问大家有没有对监狱里面的生活,有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如果有,可以向我提出来,只要要求合理,我会尽力帮助大家申请帮助的。”太平绅士是一个戴着大大近视眼镜的老家伙。

    一众监犯都没有说话,事实上他们都被教过的,这个时候绝对不要说话,一开口说话不就是说监狱长的管理不善,让监犯有意见要投诉了吗?所以他们还是一如既往地沉默。

    “我有!”

    突然一个家伙举手道。

    “谁!是哪位有意见?”

    “是我!”说话是是大飞,这家伙被关进监狱后,一头自以为潇洒的长发被强制剪短,早就看这个监狱长不顺眼了。

    “哦!你有什么意见?”

    “哦!是这样的!”大飞说着伸出一根食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插进自己的鼻孔里面挖了起来。

    太平绅士和监狱长皱了皱眉头。

    “监狱里面的生活,吃饱了睡,睡醒了吃,四眼仔,你们政府都没有考虑过我们的精神世界呀!饱暖思那啥,哈哈哈!”大飞笑了笑,眼睛瞥向直升机那边有两个人低着腰迅速跑过,心里暗道,山鸡你这个王八蛋逃出去了,老子肯定少不了要被一顿狠k。

    “如果每个礼拜可以安排些大波妹来让我们下下火就更好了。哈哈哈哈!”大飞狂笑道。

    一众监犯都捂着嘴,笑得肚子疼,你他妈的实在蹲监狱又不是度假,还大波妹。

    “闭嘴!你在胡说什么?”监狱长气得脸色发紫,让两名狱警把大飞带下去。

    这时候,肥猪王给自己身旁的几名手下,打了一个眼色,监犯莫名其妙地打了起来。

    “干!哪个王八蛋打我脑袋?”

    “啊!我***,你踢我干嘛?”

    “谁他妈的踢你,劳资蹲在地上哪来的脚。”

    “潮哥,干他,动我们大圈的人。”

    “操!别以为我们洪乐的人是好欺负的,上。”

    “陈先生!快快!咱们先退后。”监狱长拉着太平绅士一边退后,一边交换防暴狱警。

    顿时几十名一手拿盾牌一手拿短棍的防暴狱警冲了出来,见人就打。

    “嘟嘟嘟嘟……”

    “不好!有人逃狱!”

    山鸡和小庄终于被人发现了,立刻加快脚步往直升机跑去。

    “快!拦住他们!”监狱长脸色大变地狂叫道,如果被犯人逃出狱,他这个监狱长也就做到头。

    直升机那里又四个腰间别着长棍的狱警把手,如果是山鸡一个人,自然是不可能上得了直升机,但是有小庄就不一样了。

    “嘭!”一个直冲拳,第一个狱警直直地躺在地上,

    “砰!”一个左勾拳,迅猛地砸中第二个狱警的太阳穴,顿时便昏了过去。

    小庄小脚踹出,直中第三个狱警的肚子,倒飞了两米才一头撞上直升机晕了过去。

    狠狠地瞪了第四个狱警一眼,这个家伙竟然吓得腿软。

    “快!发动直升机,立刻齐飞。”山鸡手里拿着一只牙刷柄磨得尖锐的牙刷,尖锐的那一头已经直对着飞机师脖子。

    开玩笑,这些家伙都是穷凶极恶的监犯,不起飞可能立刻就被刺死,起飞最多是被丢了工作,飞机师自然会选择。

    立刻发动直升机,螺旋桨全速地旋转了起来,飞机立时离地飞起,监狱长眼前一黑,差点昏了过去。

    “快!快打电话报警。”这件事肯定是捂不住了,监狱长选择了报警。

    小庄在直升机腾空的一霎那,跳上了直升机。

    一众监犯和狱警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直升机慢慢地离去。

    不同地是,狱警是愤怒,监犯们是渴望,对外面世界的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