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12章 战友
    港岛九龙。

    吴大伟租住的一间别墅里面。

    吴大伟和余文慧一把车停到停车坪前,便开始急冲冲地往别墅房间里面跑出。

    吴大伟一边下车走着一边拨打了一个电话。

    “喂!蛇王镖,我今晚要出港,有哪里的船!”吴大伟紧急地叫道:“什么?泰国?台湾的有没有?好吧好吧!泰国就泰国,两个人。”

    吴大伟看到余文慧还在紧张地找着钥匙开门,一脚把玻璃门踹烂,走了进去。

    “地点,几点钟上船?”吴大伟看了下手表问道。

    “好的!我肯定准时到!”吴大伟说着挂断了电话。

    “你干嘛?”吴大伟看着余文慧吃力地搬着一个皮箱叫道。

    “搬到车上跑路呀?”余文慧理所当然地道,皮箱里面装着的正是他们两个黑回来的那笔黑钱,卧室里面的床垫已经被余文慧翻开,床底下还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大箱子。

    “笨!你以为蛇王镖是善男信女呀!赶紧把一些衣服和不值钱的首饰掩盖在上面,别到时候离开了港岛,反而在海上送了性命。”吴大伟打开箱子道。

    即使不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钱,但每次开箱子的时候总是一阵晃神,人,怎么会没有贪念呢?

    “哦哦!我马上去拿衣服。”

    ……

    别墅外面,十几辆黑色的轿车慢慢地靠了上来,从车上走下来一个一脸狠色的三角眼老家伙。

    “大伟就是躲在这里吗?”老家伙开口问道。

    “是的!超叔,我们跟踪到吴大伟那个叛徒就是隐藏在这里的,刚刚他还打电话给蛇王镖准备偷渡出港,哼!这家伙却不知道蛇王镖是我的契大哥,已经把他的信息报告给我了。”一个头上无毛的光头佬低头得意地答道。

    “嗯!你们进去把大伟那个吃里扒外的叛徒给我带出来,我就不进去了!”超叔神色落寞地唏嘘道。吴大伟曾经是他最信任的手下,一直都是当做接班人培养的,只是想不到自己竟然看走眼了,现在的年轻人都太急功近利了。

    “好的!”光头男点头道。然后转头让两个家伙留在外面保护超叔,自己带着其余人马潜进了别墅。

    这十几辆黑色轿车背后的五十米外,还有一辆黑色的车熄火停在那里。

    车上坐着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眼神定定地望着漆黑的天空。

    “对了!你那几个战友现在安顿得怎么样?”徐一凡突然开口叫道。

    “呃!”李杰愣了一下,徐一凡很少问他的事,突然发问,搞得他有些愕然。

    “现在都安排在我们的那个安全顾问公司上班了,只是暂时拿不到枪牌,没办法出任务,这里毕竟是别人的地盘,我们都为国家服过兵役,英政府一查就能查得到,不会审批的,他们几个跟我一样,负责培训新人。”李杰口气淡淡地道,他已经渐渐习惯殖民地的不公平待遇了。

    “谁说这里是别人的地盘?”徐一凡冷笑道:“这里不光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会是我们的地盘。”徐一凡的语气非常地肯定。

    李杰不明白为什么徐一凡这么地肯定与自信,但是依然被徐一凡说得有些热血沸腾,他即使退役了,却无法改变他曾经是一名伟大的军人事实,骨子里面早已经烙下报效祖国的深刻意愿。

    “嗯!”李杰抓了抓脑袋不好意思地道:“我有一位战友是带着婆娘过来的,能不能让莎莲娜安排找一下工作,我们的那个公司都男的,她不适合在那里做事。”

    其实李杰大可以给多一些钱让他战友夫妻俩生活,李杰也不缺那一点小钱,可是他那战友还挺倔,又死心眼,工作归工作,钱开多了还不愿意,而且他老婆也是一个朴素的女人,劳动妇女闲不住,总要找些事情做,可是他们又什么证件都没有,谁愿意找她干活。

    李杰眼神飘浮地望着窗外,想起了他们相遇的一幕。

    ……

    观塘的一处大排档。

    “建军,我们剩下的钱不多了,索性小政他们也来了,要不我们也卖早餐吧!”李建军的老婆提议道。

    “卖早餐?”身材高大的唐牛眼睛一亮:“嫂子,卖早餐能不能填饱肚子的,只要能吃饱,我唐牛有的是力气干活。”

    “大牛,别听你嫂子胡说,在这里什么都要讲规矩的,我们现在能出来靠着人家的大排档,摆这个摊子,是因为现在已经十二点钟了,巡逻警已经下班了,不然这条街都不让摆地摊的,卖早餐肯定会被拉!”李建军皱眉道。

    “埋单!”突然一位吃炒粉的客人摇手叫道。

    “好的!五块钱!谢谢!”唐牛一拐一拐地走过去,伸出仅有的左手叫道。

    他们三个在摆得这个地摊,确实赚不了什么钱,李建军自己掌厨炒菜,他老婆收拾碗筷和洗碗,唐牛收钱与吆喝,本来就赚不了几个钱,还要交这里小混混的保护费,也就堪堪够糊口,可是又来了一个投奔的病号战友王政,就真的快撑不住了。

    “喂!废牛,交陀地了!”这时候走过来了几个怪里怪气的家伙。

    唐牛先是一脸喜色地看着桌子上客人吃剩下的米粉汤,听到叫唤声后,脸色难看地转头,顺手把桌子上的米粉汤端起,囫囵地喝下,这才放下空碗,又从怀里面掏出两张五元钱,一拐一拐地走了过去。

    “我叫唐牛,不是废牛,你说话给我小心点。”唐牛说着把手里的十五元陀地费递出,每天的这个时候都会有小混混来收陀地。

    “啧啧啧!你们说这个大只佬贱不贱,吃别人的剩饭剩菜还那么开心!”小混混左顾右盼地嘲笑道。

    唐牛的脸色青红变幻着,脸上的青筋暴起,那个小混混心中一寒,吓了一跳,后退了一步,唐牛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泄了一口气。

    “关你什么事,老子就是不浪费粮食!”唐牛说着转身便走,那个小混混被唐牛刚才的气势吓到,倒也不争辩,灰溜溜地走了。

    李建军走了过去,拍了拍唐牛失落的肩膀。

    “算了!这里毕竟不是我们的地方。”李建军早已经被生活压得沮丧。

    李杰好后悔自己当时没有果断地对自己的兄弟说,这里就是我们的地盘,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和将来。

    李建军和唐牛并不知道,一个一身黑色中山装的家伙站在黑暗的角落看了他们一段时间了,李杰原本只是冲冲走过,并没有留意到这个不起眼的小摊。

    再说,李杰印象中的李建军也不是这样的,这个家伙很大男人主义,曾经还说过,炒饭做菜是娘们干得活,大老爷们就应该在外打拼。唐牛是一个脾气火烈的东北汉子,何尝如此忍气吞声认怂过。

    “铁…铁牛!”李杰的声音干涩地仿佛几天没喝过水一样。

    “诶!你好先生,一位吗?炒粉还是汤粉?”唐牛满脸堆笑地抬头道。

    这才看见了李杰的相貌和苦涩的表情。

    “教…教官!”唐牛看着李杰激动地叫道。

    这家伙以为自己看错了,还狠狠地揉了一下眼睛,他的大手又粗又燥,立刻便把眼睛给揉红了。

    “铁牛,建军,你…你们怎么都在这里?”李杰惊讶地叫道。

    李建军脸上粘着点点的油烟,腰上系着一个破旧的灰白色围巾,双手油乎乎的,他兴奋地快步走了过去,刚想向李杰伸手,又突然醒悟自己的手很脏,尴尬地把双手在腰上的围巾蹭了蹭。

    唐牛虽然还是那么高大,但是他右手边的袖子空荡荡的。

    李杰突然明白了什么,他们哪里是做生意当上了万元户,眼睛发红的哽咽着:“…你们写给我的信里面不是这样说的。”

    唐牛和李建军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李杰上前一步,狠狠地抱住两人,什么都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