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26章 蛋糕怎么切
    江浪被袁浩云扣动扳机的声音吓得心脏紧缩了一下,他曾经想过自己的几种死法,却从未想过自己会死在自己伙计的手里,心里一阵火气窜起,冰冷的枪口顶着袁浩云的额头,大拇指掰开了击锤。

    空气实在在瞬间凝结,时间好似突然放慢了几倍。

    江浪眼睛里面一阵凶光闪现,呼吸急速喘了几下,袁浩云眼睛的瞳孔缩了一下,他从不畏惧死亡,但是能活着谁他妈的愿意找死,然后他听见了一句天籁之音。

    “你可以开枪试试,看你的枪快还是我的枪快。”

    是徐一凡的声音。

    江浪的冷汗瞬间布满后背,徐一凡的声音他一生难忘,脖子僵硬地转头,向一脸寒意的徐一凡憋了一个笑脸,迅速把自己手中的枪放手,这也是他第一次这么果断地弃枪,连转身至袁浩云的身后掩护自己威胁徐一凡的想法都不敢有,只因面前的这个家伙枪法太让人心寒了。

    袁浩云接过江浪手里的手枪,江浪很识趣地伸出双手让袁浩云给铐上。

    “行了,先去追尊尼.汪吧!”

    这时候哪里还要徐一凡开口,袁浩云把江浪拷在一个大集装箱上之后,便弯腰往尊尼.汪的方位潜伏了过去,虽然此次行动是由徐一凡指挥,但是情报却是他提供的,若是能亲手拘捕到尊尼.汪,那么在功劳上也不逊色于徐一凡。

    袁浩云、陈家驹等人虽然很佩服徐一凡的本事,但是心里总不免要竞争一番。

    “兄弟!把这个王八蛋交给我们吧!”

    说话的是关海山的几名弟子,这几个家伙运气还不赖,这般枪林弹火中竟然还没死,徐一凡低着头,他们并没有认出徐一凡。

    徐一凡耸了耸肩,示意他们随意!

    “大恩不言谢,以后有什么用得到我们兄弟的地方,请尽管开口。”一个带头样的家伙感激地道,然后带着其他三个家伙,一脸愤怒地走向江浪。

    江浪虽然不认识徐一凡,但是他认识袁浩云是一名脾气火爆的警察,两人还打过一架,那么自己眼前的这个家伙肯定也是警察了,不会看着这几个家伙把自己干掉吧!

    江浪捉摸不透徐一凡这个人,正想是不是要表明身份求救。

    “咦!是条子的手铐!”其中一个家伙看着江浪拷在手上的手铐疑惑地开口道。

    “砰砰砰砰”

    四声清脆的枪声响起。

    江浪的心脏颤抖了一下,心里暗自艹了一声,抬头一看,只看见徐一凡远去的背影,还有留在现场的四具尸体。

    ……

    李文斌装模作样的示警,再加上李魁率重案组的警员杀入仓库,一下子便把尊尼.汪的人给唬住了,他们还真以为警方人多势众,开始仓皇地准备突围。

    其实他们的火力比警方这边还要强大太多,只要聚成一排,慢慢掩上扫射,根本就没人能挡住他们的枪口,只是现在这些家伙乱地四处逃窜,让警方这边占据了上风,李文斌的攻心策奏效。

    “老大,怎么办?”开车的家伙惶恐地叫道,警察已经包围了这里,看着自己人倒下的越来越多,再不突围就真的走不了了。

    “滚出来!”那个开车的家伙突然被疯狗抓住衣领吼叫道。

    开车的司机转头看了一眼疯狗,疯狗满脸都是鲜血,一半的脸被火烧焦了,最恐怖的是他的左眼黑洞洞的,不停地有鲜血冒出,看起来很是狰狞恐怖。

    他吓得手脚发软,不敢反抗,被疯狗一只手抓着衣领,从车窗处拉了出来。

    疯狗自己坐进了车子里面,开口叫道:“老大,坐好了!我带你突围。”

    疯狗驾车就是不一样,直接就狂踩油门,一下子便撞开了仓库的一面铁皮墙壁,车子冲了出去。

    “砰砰砰……”

    “艹他妈的,想走!”袁浩云手持双枪追在后面狂射。

    “砰砰!”

    疯狗驾着车子冲到出口的时候,发现出口已经被警方的车子给封锁了,而且那边带头的警察非常地谨慎,车子还没靠近,就命令埋伏的警方一齐开火。

    “砰砰砰砰砰……”

    又有两千打进了疯狗的胸口里!

    “砰砰…”

    疯狗跟警方对射了几枪,根本就没有效果,那些怕死的条子,整个身体都隐藏在车子后面,只露出一半的脑袋,疯狗的枪法根本打不中他们,只打烂了几片车窗玻璃。

    “老大!坐好了!”心下一横大叫道。

    前路后路都被堵死了,疯狗狂打方向盘,把车子转向对着海港的位置。

    “轰……”

    车子一头扎进了海港里面。

    袁浩云两只脚当然跑不过四只轮子,何况他还没打了一枪,等他赶到岸边的时候,刚好看见疯狗驾着尊尼.汪的车子一头扎进了海里。

    袁浩云这个家伙迅速跑到岸边补枪。

    “砰砰砰…….”

    “袁sir!”

    “砰砰砰砰砰砰…….”

    袁浩云又对着下面打光了一弹夹的子弹,才抬头说话。

    “快call水警,那两个王八蛋未必就死了!”袁浩云双眼只盯着水面焦躁地道。

    这时候,中区警署的人重案组也赶到了,袁浩云见到了自己的许多伙计,甚至苗志舜也带着反黑组的警员前来支援,看来中区警署的效率就是不一般,这么快便赶到了现场。

    “你这个扑街仔,我不是让你不要碰军火案了吗?”袁浩云的上司,彭警司大骂道,他们远远地便听见了爆炸声,还有路上的弹壳,便已经猜想到了此次枪战的场面不小。

    “你们是哪个部门,谁是你们的指挥官,擅自行动为什么不向我打报告。”彭警司冲着走过来的李文斌等人大骂着。

    李文斌面无表情地敬了一个礼,朗声叫道:“湾仔警署重案组李文斌报告!”

    “湾仔警署?”彭警司疑惑地道:“这里是中区,你们凭什么出警来我们管区,还有,我也没有收到你们上司给我打报告。”

    “艹!”袁浩云突然大叫了一声,刚刚着急着追击尊尼.汪,忘记了徐一凡、李鹰、陈家驹等人还在仓库里面火拼,赶紧换了一个弹夹,往仓库里面跑去。

    “阿龙!你们快跟我来!支援徐sir!”袁浩云一边跑一边大叫道。

    等袁浩云众人港岛仓库的时候,看到了震惊的一幕。

    仓库里面已经没有枪声响起了,满地都是弹壳和尸体,还有几个触目惊心的黑坑,那是手榴弹炸过的痕迹,仓库里面不知道是不是打中了电线,灯管忽暗胡明地,几辆着火的轿车还在燃烧着火光。

    一边有七八个身穿西装的家伙被手铐铐在了一起,低着头蹲在地下,其中包括着江浪,另外一边是二十余名身穿警装的警员,列队整齐地站立着,表情肃然,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原来战斗已经结束,战果很明显,警方大获全胜。

    陈家驹脱下了自己身上的防弹衣,挂在旁边的一个箱子上面,卖弄着自己健壮的肌肉,这家伙的防弹衣上爆开了好几个大洞,里面白色的填充物都跑了出来,这家伙身体上胸口上好几处青紫的地方,即使穿着避弹衣,依然被子弹的冲击力砸得乌青,呲牙咧嘴地揉着。

    李鹰毫无形象地瘫坐在地上,当然也不止是累,这家伙大腿中枪,站着脚要发力,实在太疼。

    徐一凡没有脱下避弹衣,虽然还在燃烧着汽油的仓库非常地闷热,但是这个家伙做的事却让大家目瞪口呆,这个家伙胳膊被子弹撕开了一个大口子,本来就疼得脸色苍白了,这个家伙还手贱地用另外一只手的手指去挖那个伤口。

    咦!摸到弹头了,徐一凡旁若无人地眼睛一亮,打中他的子弹是先穿过两层的车门的,威力本身就削弱了一大半,只是卡在了皮肉里面而已,看着伤口恐怖,实际伤得并不深。

    在众人看怪物的眼神下,徐一凡伸出自己两根修长的手指,伸进自己左臂的伤口里面,慢慢地掏呀掏。

    “喺……”众人吸了一口冷气,看着都疼。

    徐一凡也疼得牙齿都颤抖,但是他已经摸到弹头了,干脆就两根手指一夹。

    “叮…”

    一颗硕大的弹头掉到了地上。

    “咔嚓!”

    伴随着一道闪光,一个相机快门的声音响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狗仔队记者到场了,拍下了这惊心动魄的一幕。

    “你们这里是谁负责!”彭警司愤怒地打破了沉默。

    “是我!”徐一凡最是惜命,也不知道这个家伙从哪里拿来的医用纱布,自己给自己简单包扎了一下之后,才抬头回答彭警司的问话。

    “是我!”

    那个叫彭警司地下意识地咽了一下口水,这可是一个狠人呀!古有关二哥刮骨疗伤,现在这个家伙空手挖子弹,那个姓彭的声音顿时就降低了几个分贝。

    “到底什么情况,敌我双方的伤亡情况如何?”

    废话,在他们进来之前,徐一凡已经一切搞定,清点完现场了,不然哪有心情坐在这里抠指甲。

    徐一凡向李魁打了一个眼色。

    李魁出列立正道:“报告!我方击毙犯罪分子五十八名,拘捕八名。缴获大量的军火枪支。”

    李魁说着立刻便有一位警员打开了一辆货柜车,里面都是没来得及运走的军火。

    “哇哦!”刚来的警员全部惊讶地感叹道。

    “咔嚓!”

    “咔嚓!”

    几名钻进现场来的记者赶紧拉近镜头狂拍,要不是现在不是采访的好时机,这些记者恨不得立刻拿出腰间的麦克风进行采访。

    “我方六名伙计中枪受伤,没有伙计殉职!”李魁高声地报告道。

    “哇哦!”

    这下连彭警司自己都忍不住哇了一声,早就听说湾仔徐一凡的手下警员都是以一当十的,没想到比传说中更加离谱,都干死了对方几十人了,自己这边竟然没有一个殉职的。

    彭警司眼睛往活捉的匪徒里面来回扫了几下,终于看见了江浪,长舒了一口气,还好!这个家伙没事。

    江浪事实上是彭警司派出的卧底警员,这个老家伙还想凭借着这个庞大的军火案,做一出好戏给上头看,交上一份优秀的成绩表,好冲刺一下中区副署长的位置呢,想不到差点被徐一凡搞乱。

    “呃!徐sir是吧!”彭警司挤出一丝笑容笑道:“你知不知道这个案子一直都是我们中区警署在跟进的,你们进入我们中区抓人,为什么不给我们打一个报告。”

    徐一凡心里暗道:“麻痹的,分蛋糕的要来了。”

    如果这个家伙是私底下谴责徐一凡,徐一凡倒无所谓,毕竟跨区搞这么大的阵势,确实要跟当地的警署打过招呼的,但是彭警司当着这么多警员和新闻媒体面前这样说话,徐一凡必然不会退让。

    袁浩云一听见这个老家伙开口,就知道事情要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