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33章 激战再起
    “阿浪!你没事?”尊尼.汪惊讶地道,此刻他眼睛已经包扎好了,这个家伙既好运又倒霉,子弹打穿了他的眼珠,一只眼睛彻底失明了,不过还好,弹头就卡在眼珠子里面,没有伤到脑袋的神经,直接挖出来就是了,既简单又粗暴。

    “没事!搞死了两个差佬,跑了出来!”江浪摇手道,这家伙也是一个狠人,为了取得尊尼.汪的信任,自己在自己的肩膀上开了一枪。

    “没事就好!妈的,这次我们损失惨重,差点连命都搭上了。”尊尼.汪说着一拳狠狠地打在墙壁上。

    “你知不知道是谁出卖了我?”尊尼汪一只独眼闪着凶色叫道。

    江浪心脏剧烈收缩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却是不变,还一脸疑惑地问道:“我们中间有警方的二五仔?”

    江浪眼睛望着天空,假意回想道:“你当时打电话叫我过来,我就准备好家伙直接上车了,中间没有接触任何人,不可能走漏消息的。”

    尊尼.汪看到江浪在想自己的过失,拍了拍江浪的肩膀笑道:“问题不是出在你那里,是小高那个王八蛋出卖了我们,我查到了,他老母前天搬到了东华老人院养老,办理入院手续的是一个条子。”

    江浪听完心里定了一下,黑着脸道:“要不要我帮忙?”说着比了一个划脖子的手势。

    “不用,敢出卖我尊尼.汪,我要让他痛苦一辈子,我派人去接他老母了。”尊尼汪表情扭曲厉声地叫道。

    江浪表情怪异地笑了笑。

    “小高不会知道我们的军火库在哪里吧?”

    尊尼.汪脸皮抽搐了一下。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笑道:“没事,我们的车子被条子扣了两辆,他们应该很快就能猜出军火库在哪里了,我们今晚就全部转移。”

    江浪心里一动,立刻明白袁浩云的猜测是正确的,军火库就在现在所在的明心医院,只是医院这么大,到底是藏在什么地方呢?

    ……

    “浩云,这个明心医院真的很有问题,你看…”程思林说着摊开了一张自己调查回来的资料图纸:“这是明心医院建造太平间的时候所用的钢筋和建筑时间都对不上号,光是改造这个太平间就用了四个月的时间,而且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房地产公司,现在这个公司已经倒闭查不到了。”

    袁浩云皱着眉头看了一下程思林勾起来的几处疑点。

    “还有,一般医院的安防配备是一栋医院大厦标配三至五名安保人员,还有监控室留几名安保人员应急,但是你看这家明心医院的安保状况,竟然在职的保安人员就有一百多人,更不要提那些编外的保安了。”

    袁浩云眼睛一亮。

    “通知彭sir!我先过去探下情况。”

    “喂…”程思林无奈地摇了摇头,袁浩云已经跑了出去,这个家伙做事从来就不仔细想个严密的策划。

    没办法,只能通知彭警司先了。

    ……

    “再等几分钟,很快就可以吃了。”徐一凡大叫道。

    “表姐夫,你好慢哦!我们都快饿扁了!”仙蒂捂着小肚子娇笑道。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徐一凡笑着端着一碟热菜走出了厨房:“正宗的四川名菜麻婆豆腐来咯。”

    这个家伙腰上系着一面白色的围巾,手上油乎乎的,还真有些大排档烧菜佬的风范。

    “哇!好像哦!”仙蒂率先笑眯眯道。

    这个小妮子最不禁饿,嘴上一吧唧,原来已经拿着一个苹果在啃了。

    “呵呵!想不到徐sir不仅是捉贼厉害,连做菜都这么厉害!”珍妮感叹道。

    “对呀!家驹要是有这么厉害就好了,某人每次都是给我做方便面而已。”阿美埋怨道。

    陈家驹一脸地黑线。

    莎莲娜家一楼餐厅里面正坐着陈家驹、阿美,珍妮,何敏、莎莲娜、仙蒂等人,阿美、珍妮自然是得知了莎莲娜出事的事情,特意过来陪伴并安慰莎莲娜的,何敏却是莎莲娜邀请留下吃饭的。

    徐大厨看到老婆、情人、小姨子都安然无恙,心情大好之下,一定要自己亲自下厨,亮一下自己的手艺,其实桌子上的一桌菜都是这家伙在吃饭按着食谱上一边学一边做的,这家伙悟性还行,所以卖相自然是不错的,至于味道嘛?反正现在还没有人下筷。

    “诶!等等!还有一个靓汤,我去端来。”徐一凡笑道。

    “何老师!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了,仙蒂平时就给你不少的麻烦,今天要不是你和你弟弟,恐怕….”莎莲娜诚恳地道。

    “快别这么说!事情都过去了。”何敏赶紧打断道:“而且仙蒂也是我的学生。”咬着丰润的下唇,眼睛却不经意地瞟了徐一凡一眼。

    仙蒂没心没肺地点头,一筷子夹了一块拍青瓜,她对徐一凡的这个拿手菜很是喜欢。

    “我给你盛一碗汤。”莎莲娜笑着站了起来:“一凡煮的汤还不错,我给大家都先盛汤吧!”

    “对了!你弟弟怎么没有来,我想好好地感谢一下他。”莎莲娜笑道:“还是不啦,改天找个时间再请你们,这样显得有诚意一些。”

    何敏窘迫地笑了笑,她弟弟是做什么的,她心里清楚,街头小混混而已,早早就辍学了,大字都不认识几个,莎莲娜一脸的雍容华贵,她可不敢介绍给莎莲娜认识。

    “嗯!吃菜,吃菜!”徐一凡看到了何敏的窘迫,解围地笑道:“再不吃菜就凉了”

    “阿凡,搞一瓶!”陈家驹指着徐一凡餐厅里的酒柜叫道,这家伙一看到这么多酒,就酒瘾大发。

    徐一凡顺着陈家驹所指的方向望了过去,心里暗靠了一声,罗曼尼-康帝,陈家驹这个家伙倒是有眼光,却不知陈家驹只是胡乱指的,这家伙是酒就喝,哪里懂品这些。

    徐一凡笑着站起,取了两瓶下来,打开了一品,徐一凡也不会喝酒,所以也不醒酒了,两个暴殄天物的家伙直接往各自的酒杯里面倒,酒柜里面的好酒主要是莎莲娜喝的,莎莲娜可是很会喝酒的享受生活的女人,为此她甚至在国外买下了几座酒庄。

    “哇!这就不错,够劲!”陈家驹眯着眼睛笑道。

    莎莲娜虽然不心疼钱,但是几万块钱一瓶的罗曼尼康帝在陈家驹嘴里只博得一个够劲,莎莲娜也是皱眉。

    “呐!这瓶你拿回家慢慢喝吧!”徐一凡笑道。

    “谢啦!”陈家驹兴奋地收下,后来这个家伙一直没机会喝这瓶酒,有一次无意间知道了这酒的价格,把这家伙吓了一跳,因为那个时候他手上的那支酒已经涨价到几十万一瓶了,而且是有价无市,更是舍不得开封了。

    ……

    “基哥,这个烂仔发说他有尊尼.汪的消息。”肥佬基的一名红头发的手下带着一个干瘦如竹竿的家伙报告道。

    自洪兴社的蒋天生死后,洪兴一直没有一个镇得住场面的人出头,已经变得四分五裂,肥佬基隐隐开始自立旗帜,成为一个新的字头话事人。

    “哦!你有尊尼.汪的消息?”肥佬基弯下腰看着烂仔发激动地问道。

    “是的,基老大,我听说现在道上悬赏尊尼.汪的消息,出卖尊尼.汪的消息可以领五十万是吗?”烂仔发抽了抽鼻子颤抖地问道。

    “什么五十万?你他妈的懂不懂规矩。”肥佬基的手下骂道:“过水抽三成。”

    “是是是…”烂仔发激动地鼻子都亮了起来:“应该的,应该的,基老大帮助大家争取的福利,应该孝敬的。”

    “好话先别说,只要你消息准确,五十万都是你的。”肥佬基紧急地道:“那个王八蛋到底猫在什么地方?竟敢指使人在湾仔开枪,还打的是那些高官夫人,我艹他妈的,现在条子在戒严,都不知道要损失多少钱?”

    肥佬基确实不在乎这十几二十万,尊尼.汪打的是谁,妈的,是徐一凡的女人,肥佬基自然要献一下殷勤,这五十万是肥佬基和湾仔的其他老大共同拿出的,不然警方一日没刮到尊尼.汪,一日不翻开湾仔的戒严,光是几天的生意都不止损失这个钱了。

    ……

    “阿华,今天湾仔是什么情况,怎么街上到处都是警察查牌,还有道上的气氛有些怪怪的。”丁瑶躺在宽大的沙发上问道。

    “丁女士,是这样的,今天湾仔的福利社公会发生了枪战案件,有一伙有组织的罪犯试图刺杀几名高官夫人,引起的动静不小,据说重案组和反黑组全部出动了,当场就打死了三名杀手。”丁瑶的手下阿华低着头答道。

    “小题大做。”丁瑶撇了撇嘴,放下手上的咖啡,拿起一方白色的手帕,擦了擦嘴角。

    “嗯!我们收到的消息,被刺杀的女人,名字叫莎莲娜,是湾仔警署的实权总督察徐一凡的女朋友,现在道上在悬赏抓捕一个叫尊尼.汪的人。”

    “莎莲娜?”丁瑶立刻坐正了纤细的腰肢,丁瑶却是有尊尼.汪的消息,事实上,尊尼汪的军火生意有相当一部分是销到台湾的,而到达台湾则必然绕不开与三联帮的合作,雷公等人进入湾仔的武器便是由尊尼.汪提供的,不然怎么都不可能过得了海关。

    “嗯!我知道了,你出去吧!”丁瑶眼睛一转道,这件事必然跟尊尼.汪有关,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徐一凡想知道尊尼.汪的消息。

    丁瑶一脸笑意地迅速拨打了徐一凡的联系电话。

    “喂!”声音甜蜜地叫道。

    ……

    江浪和袁浩云进入明心医院,两人里应外合,很快便查到了尊尼.汪军火库真正的位置,果然是在医院暂时停放尸体的太平间。

    尊尼.汪这个家伙的想法也是够绝的,谁他妈能想到这个王八蛋把军火藏在救死扶伤的医院,然后又把军火库设在港人一向认为死者为大的太平间,骚扰死者的亡灵。

    此时,中区警署的人已经分批掩饰身份,进入了明心医院,连那个彭警司都忍不住亲自参加,伪装成一个老医师进入了院长的办公室。

    “你们是什么人?我不是说过我今天不见客的吗?”院长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戴着一双近视眼镜,抬头怒叫道。

    “关门!”彭警司转头对程思林道。

    这个案子实在太大了,利令智昏,自古以来,利益最是能让人蒙蔽,彭警司忍不住要亲自带队,生怕被袁浩云一个人拿了全部功劳,这个家伙也是够白痴的,袁浩云是他的手下,在怎么也有他的一份功劳,他一个领导参与进来,才是分薄了袁浩云的功劳。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彭警司立刻便下令让那个院子驱散所有的病人。

    “啊?什么情况?”那个院长仔细地看了一遍彭警司的证件叫道。

    “我们怀疑这里藏有大量的军火与危险爆炸品,还有持械的恐怖分子,需要立刻把所有的病人驱散。”彭警司严厉地拍桌子道。

    “什么?”院长滑稽地笑道:“这里是医院,怎么可能有军火,医院还有几百名的病人,你说驱散就驱散,万一你们的情报错误,这个责任谁背?”

    彭警司停顿了一下道:“如果情报错误,这个锅自然是我背!”

    他虽然不相信袁浩云,却是十万相信江浪的,江浪还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江浪说军火库在这里,必然是有十分把握的。

    “你背!”院长气愤地叫道:“在警局出事就是你背,这里是医院,出事第一个遭殃的必然是我,肯定是要我背锅,我绝对不同意驱散病人。”这家伙倒也不蠢。

    “彭sir,要尽快了,我们晚了,浩云他们可能会有危险!”程思林紧张地叫道。

    彭警司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袁浩云这个时候要是出事,谁来带领重案组的警员战斗,他自己可没有这个本事。

    “你不帮忙是吧!”彭警司指着院长的鼻子骂道:“那你就给我乖乖的坐着,不然我立刻就以妨碍公务的罪名首先拘捕你,程sir,敲碎消防钟,组织伙计,驱散所有病人。”

    彭警司的话刚说完,就听到一阵轰烈的爆炸声,医院主楼大厦的人都停顿了一下,因为刚刚的爆炸声,让整个医院都轻轻地晃动了一下,接着一阵紧急的警铃声响起。

    战争已经打响,袁浩云与江浪已经出手了。

    最先发现江浪是二五仔的是那个独眼的疯狗,他一直对江浪没有好感,因为江浪亲手杀了自己的老大。

    疯狗虽疯,却是一个极讲道义的人。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