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5章 插翅难逃
    “李生,我的意思是这样,为了万无一失,这个钱你必须要准备好,而且尽量大张旗鼓一点,让别人知道你自己最近需要大量的现金,暂时先稳住张子豪团伙,对人质的安全也更加有保障一点。”徐一凡分析道。

    李超人虽然不懂警方办案的流程,但是听到徐一凡这个法子也是频频点头:“对对对,安全第一,我马上去筹钱!”

    徐一凡点了点头:“第二点,为了防止张子豪拿到钱之后撕票,我们警方在交钱之前会尽全力暗中侦查李大公子被绑架的藏点,还有,你们刚刚表述的张子豪,因为没有亲眼所见,我们警方暂时无法评估此人的信誉,是否付完赎金之后,就会放人?”

    徐一凡顿了一下又道:“所以等张子豪来拿赎金的时候,我需要安排一位我们警方的心理专家在场,以便全面掌握张子豪此人的性格习惯,一旦评估此人的信誉低于下限,必须立即逮捕,利用张子豪换回李大公子,有没有问题。”

    李超人这时候只剩下不断地点头了,徐一凡的安排非常严密,至少他想不出任何补充的问题,这个家伙年纪轻轻就爬上高位,果然不是侥幸。

    李超人惊讶地发现徐一凡的出色表现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这时候会议室里面只剩下李超人、标叔和徐一凡三人。

    标叔心里也是默默地给徐一凡比了一个大大的拇指,徐一凡的思维竟然如此敏捷,这么短的时间内便已经想好了一整套的应对之策,标叔心里非常之惋惜林雷蒙,竟然放手让徐一凡这种惊才惊艳的天才离开了中环,也为自己看走眼而汗颜,他以前就知道徐一凡不一般,只是没想到徐一凡竟然如此犀利。

    “还有,李大公子是在尖沙咀弥敦道被绑架的,据我所知,这条街道的巡警是十分钟一班的,但是警方没发现绑架事件,那么绑匪就是在十分钟甚至更短的时间内就已经得手了,必然不会是临时起意,应该是策划已久,仔细地研究过李大公子的出行路径及习惯,甚至有可能会有特殊的情报来源。”

    徐一凡的话让李超人的脸色一变,徐一凡所谓的特殊通道,无非就是说他李家人自己内部出了问题,不然张子豪的时间怎么会拿捏地这么好。

    徐一凡看到李超人还在皱眉苦思,挥手叫道:“你们内部的问题你自己以后解决,等一下你直接把我和董sir扫地出门即可,不管张子豪有没有眼线在李府,都要做出一付警方发现了一点线索,但是李生你不配合调查的姿态。”

    李超人眼睛一亮,徐一凡的这个点子实在太绝了,只要能保证他儿子的安全,李超人当然不介意配合演戏,事实上每一个伟大的企业人都是一个出色的演员,李超人演技自然不会太差。

    “那就这样了,以后电话联系,如果不出意外地话,两天后,我会带着李大公子回来见你。”徐一凡起身道。

    “等一下!”李超人让徐一凡停了一下低声道:“徐警官,其实钱不钱的不重要,十亿对我李某人虽然不少,却也只是肉痛一阵而已,请徐sir万万尽力救出泽钜,李某不胜感激。”

    “我知道这么说,徐sir可能觉得李某人一身铜臭味,只要这一次犬子能够安全回来,莎莲娜小姐公司要投标湾仔的167号地皮,李某一定全力出手帮助。”李超人郑重地低声承诺道,看来老家伙真的很看重自己的大儿子。

    “准备好柚子水给李大公子去晦气。”徐一凡拍了拍李超人的肩膀低声地笑了笑。

    “好好好!”李超人几乎就要开怀大笑,作为一个父亲,这个时候他需要的不是客套话,不是拍马屁,不是互相推卸,而是一个有能力的人肯定地跟他说:“这件事妥了。”

    李超人笑完之后,离开变脸,大声地咆哮道:“滚,立刻给我滚。”

    声音响亮到二楼地李泽楷等人和佣人都跑了下来。

    李超人指着门口大骂道:“我们李家的事不用你们警察管,你们警察要是有本事,港岛就不会每天有那么多罪案发生了。”

    徐一凡和标叔愕然地看着李超人表演,我擦,原来影帝在这里,老家伙都不用对台词,信手拈来便把演技发挥得天衣无缝。

    看到有人下来了,徐一凡和标叔赶紧很浮夸地扮出‘我很愤怒’地横眉怒目状。

    “李生,请你一定要相信我们警方的办案能力,没有什么案件是我们警方处理不了的。”标叔立刻对戏地劝说道。

    “你们两个胡说八道什么,我李家人不知道多安全,不需要你们故作好心。”李超人板着脸怒喝道:“阿德、阿仁送客!”

    ……

    徐一凡的车子里面,标叔擦了擦头上的热汗,汗然道:“想不到李超人的演技这么好,要不是事先知道你的安排,我还以为这个老家伙真的要赶人呢!”

    徐一凡笑了笑:“标叔,你的戏也不差呀!老当益壮,就算最佳男主角拿不到,但是男配绝对是妥妥的。”

    标叔不听徐一凡的马屁,认真地问道:“一凡,这个案子你有几成把握?”

    “十成!”徐一凡毫不犹豫地道。

    “啊?真的假的!”标叔不知道徐一凡哪来的自信。

    “假的,其实只有一成!”徐一凡一付被人当面拆穿,不好意思地道:“但是我总要拼一下吧,万一成功了呢?”

    标叔一头地黑线,心里暗骂,这个家伙到底那一句话是真、那一句话是假。

    徐一凡或许自己都不知道,他的演技才是影帝级的表演,一个人戴面具的时间太长,已经逐渐忘记面具下原本的那张脸是什么样子了。

    ……

    李府,李超人已经开始做事,把集团旗下的各大公司负责人全部召集了过来。

    “湾仔第二期的工程款付了没有?”李超人向长江集团旗下湾仔区的负责人问道。

    “李先生,还没付款,不过钱已经准备好,星期三就可以过账。”湾仔区负责人以为是账目出了什么问题,赶紧答道。

    “很好!跟那边的承建商说,我们要延期两个星期付款。”

    “好的!没问题!”湾仔区负责人虽然不明白李超人的意图,但还是果断地回答道。

    “计算一下总公司还有多少现金,全部暂时不要动。”李超人转头对另外一个家伙命令道。

    “没问题!”

    “嗯!把澳洲还有新加坡的分公司,把所有暂时没有的现金流全部汇回来!”

    “好的!我马上去办!”

    一众长江集团的高层纷纷猜测,难道李公有什么大手笔的项目要做?

    张子豪果然排了兄弟混在长江集团,虽然不是什么高层,但是李超人这么大手笔的抽调现金,只要有心,很快便能查实得到,立刻打电话给张子豪报告。

    尖沙咀,山顶的一个废弃的养鸡场。

    张子豪一脸笑意地挂断了电话,对着手下的众人大声地道:“搞定了,李超人开始筹备赎金了,如果不出意料,明天过后,咱们都是大富豪了。”

    “哦!yes!”一个黑眼圈的家伙高声欢呼道:“太棒了,十亿呀!十辈子都花不完了。”

    “不是吧!鸡雄,才十亿而已,你就花不完了,你鸡哥每天晚上花的都不止这个数吧!”另外一个家伙大笑道。

    “什么这个数?我怎么不知道!”鸡雄疑惑道,然后看到其他的劫匪一脸猥琐的样子,立刻明白了过来:“哈哈哈!那也是,不过这几天为了捉这个王八蛋,老子已经几天没有泻火了,拿到钱后,我要找十个日本妞来补偿下我小弟弟。”

    张子豪摇头地看着自己这一帮打闹的兄弟,真是太没出息了,整天就知道想女人,往关在铁笼子里面的李泽钜走了过去。

    “李大公子,你放心,只要你老爸遵守约定交钱,我保证你一根手指都不少地回家。”张子豪一边说着,一边脱下自己的西装外跑给李泽钜披上。

    “豪哥,要不要对这个公子哥这么好!”鸡雄无所谓地叫道。

    “话不能这么说,李大公子可是我们的财神爷,没有李大公子,我们哪里能来这么多钱,大家一起跟李公子说谢谢!”张子豪心情非常地好,笑眯眯地看着李泽钜,李泽钜或许是受惊过度,只蹲在铁笼的一角不敢说话。

    徐一凡回到湾仔后,很会做人地拨通了林雷蒙的电话,邀请陈家驹一起参与这个案子,让林雷蒙非常非常地满意,心里直夸徐一凡会做人,这个案子要是出事,肯定是徐一凡背锅,如果破案了,必然少不了陈家驹和中环警署的一份功劳。

    徐一凡挂掉电话后,又把李心儿叫道跟前来。

    “脚完全好了没?”徐一凡先是假惺惺地问道。

    “嗯!早就好了!”李心儿低头道,她已经熟悉徐一凡的说话风格,每每都是先云里雾里地乱侃一通,然后在突然转入正题,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嗯!那就好,工作报表那些什么的,都整理好了吗?”

    “是的。”李心儿以为徐一凡要突击检查工作,自豪地大声说道,心里暗自得意道:“哼!就不给你钻空子。”

    “那太好了,明天有案件要你出外勤做事。”徐一凡微笑道。

    “啊!我的工作性质也要出外勤?”李心儿楞了一下问道:“不会是什么为难的事吧?”

    “当然要外勤,放心吧!不是什么为难的事,你的本职工作,帮我观察一个人的一言一行,看这个家伙的信誉程度如何?”徐一凡摊手道:“反正你明天也没事做。”

    “哦!好吧!”李心儿皱眉道,等等:“明天,你不会是想让我一天就能对一个人做出心理评估吧?”

    “呃!”徐一凡眼睛转了转:“严格起来说,实在几句话的时间,可能一分钟,也可能十分钟!”

    “啊!那怎么可能?”李心儿立刻反对:“心理学可不是靠猜的,要经过严密的逻辑……”

    “别,别跟我说这些,这是命令,必须完成!”徐一凡说完已经出去了。

    李心儿在徐一凡的身后,生气地学着徐一凡说话的姿态,手舞足蹈地夸张嘀咕道:“别、别跟我说这些,这是命令,必须完成!”一付非常可爱的娇俏模样。

    “肥基,给我秘密查一个人,张子豪有没有听说过?”徐一凡开着昏暗的台灯低声地问道,莎莲娜已经睡着了,莎莲娜事业越做越大,也越来越忙碌了起来。

    “大富豪,当然知道,怎么这家伙得罪了徐sir?听说大富豪最近跟一个叫叶继欢的悍匪走得很近,这些亡命之徒都是揸ak的,徐sir你要小心点。”肥佬基报告道。

    “很好!给我查这两个家伙,有消息立刻通知!”

    “明白!不过他们都不在湾仔活动的,我找关系查探下。”

    徐一凡挂掉了肥佬基的电话,开始拨打黑仔达,然后才是周星星,把自己隐藏在暗处的力量都运动了起来。

    当然,反黑组和重案组已经彻夜开始行动了,名义上是清查尊尼.汪残余的同伙,实际的目标只有李文斌、李鹰等几位徐一凡的心腹知道情况。

    徐一凡依稀记得李超人的儿子是有惊无险的,但是,那是以前,现在的历史车轮都不知道被自己撸偏到哪里去了,为了万无一失,徐一凡必须全力以赴,救李超人的儿子倒是其次,逮捕到张子豪交人给杨建华才是王道。

    徐一凡深深地明白,自己现在的所有势力都是镜花水月,唯有靠向杨建华的势力才是长久之策,而且,他虽然不是什么伟大的人,但是,能够为国家做事却是一种荣誉,尤其是为国家做一件很大的事,更是让徐一凡有一种使命感,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这是一件很酷的事。

    徐一凡正是要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