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9章 久仰大名
    “艹!口水强那个王八蛋怎么还没回来。”鸡雄大骂道:“那个孙子不会是在山下吹冷气吧!麻痹的,也不回来报告一下是什么原因停电。”

    张子豪的另外一个手下皱了皱眉头:“鸡雄,我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好端端地怎么会停电了呢?打个电话给豪哥吧!”

    鸡雄夸张地笑了起来:“开什么玩笑,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要打电话豪哥?你以为豪哥像你这么闲呀!”

    这几个家伙说着话,汗水已经浸透了衣服,纷纷脱下衣服,只穿着一条大裤衩,在木屋里面烦躁地转来转去。

    “妈的,受不了了,这简直就是蒸炉一样!”鸡雄没耐性地叫道,事实上却是也是热,其他几人也是汗流浃背,像蒸桑拿一样,还是闷蒸的那种。

    “我去外面抽支烟,你们继续守着。”鸡雄说着已经拉开了木门,走了出去,木屋门口的位置却是搭着一块遮阳棚,虽然也很热,但是却不是闷热,偶尔一阵微风吹过,爽。

    “靠!鸡雄你这家伙也太自私了,我也要抽支烟!”其他几人纷纷走了出去。

    “火屎,你不是不抽烟的吗?”鸡雄一手用巴掌扇着风一边笑骂道。

    “不会抽不可以学吗?”火屎不爽地道,拿起鸡雄发在地上的烟盒,取出一根点火抽了起来,其他几人也纷纷蹲下,点着了一根香烟。

    他们在木屋里面自然可以逃过缝隙看四个方向,这一出来木屋外面,必然会被身后的木屋挡住视线,看不到木屋背面的山下。

    徐一凡也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临时改变计划。

    好机会。

    “行动!”徐一凡命令道。

    徐一凡这个家伙带领的都是从反黑组和重案组挑选出来最精锐的警员,不用徐一凡多加吩咐,九名警员由极静到极动,像灵猴一样迅速爬了上去,不到半分钟,九名警员已经贴近了木屋背面,等候徐一凡的下一步指令。

    徐一凡的手机一直打开着,‘场景扫描’自然也在运转,木屋里面现在只有一个人,徐一凡判定为李泽钜,木屋外面的几人自然就是绑匪了。

    “动手!先杀绑匪,不要管人质。”徐一凡立刻下指令道。

    “砰砰砰砰砰砰……”

    徐一凡的这几名手下,非常了解徐一凡的行动习惯,也不回答:“是!”

    徐一凡的话音刚落,立刻闪出开枪。

    鸡雄几人正蹲在地上眯着眼睛享受着最后一根香烟,还搞不清楚什么情况,便被从身侧冲出的精锐警员给击毙了,徐一凡的手下还怕打不死,又补了几枪。

    “砰砰砰…”

    “搞定!”

    徐一凡这才站起身来,挥了挥手,带着其他的警员一起掩护了上去。

    如果是一般的指挥官,这种对方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自然是抬枪示警,等对方反抗后才会开枪的,但是,徐一凡这个家伙不愿意把风险承包在自己身上,那么必然就会把这个风险转介到了匪徒的身上,直接开枪射死,多他妈简单直接,还省略了审判环节,都不知道节省了多少纳税人的钱。

    徐一凡打了一个手势,立刻便有一名高大的警员一脚踹飞木门。

    一道阳光从门口照进木屋里面。

    李泽钜后来在自己的回忆录里面是这样写的,他以为自己死定了,因为他见过所有绑匪的脸,港岛被绑架后撕票的案例并不少见,不管给不给钱,绑匪都是要撕票的,他唯一遗憾的是,家里人为了救他,可能会做出很多委屈的妥协。

    木门被大力的一脚踹开,阳光从门口处照了进来,一道黑影出现在阳光下,挡住了全部的眼光,因为背光的原因,李泽钜瞪大眼睛都看不到他的脸。

    只听见一阵声音,当时对他来说就是天籁之音,李泽钜忍不住捂住脸哽咽了起来。

    “我是湾仔警署总督察徐一凡。”

    ……

    李文斌收到了徐一凡的命令后,即刻指挥现场的重案组警员收队,李超人脸色一变,差点站立不稳,倒了下去,李文斌赶紧走过去拖住李超人,在李超人的耳边低声地道:“李翁安心,李大公子已经没事,徐sir正带着李大公子赶回来的路上,我们先撤了。”

    李超人突然眼睛一亮,面色潮红了起来,像回光返照了一样,大悲大喜之下,李超人‘哇’地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这个老家伙还不停地叫:“好..好..好..”

    平时梳得一丝不苟的地中海头散了下来,显得很是滑稽,可是这个老家伙完全不在乎。

    李文斌指挥重案组的人收拾现场,立刻撤退,徐一凡吩咐过他,李超人的事情不要弄得太杨,李家人想低调处理,不然处事越来越油滑的李文斌必定要立刻call白车和新闻记者,把李府变成一个临时的新闻发布会现场。

    做人需要低调,但是做事,尤其是已经成功了的事更加是要高调的,李文斌这边不能高调,李鹰那边却是非常地高调威风,湾仔警署反黑组再一次扬名,李鹰带领反黑小组,零伤亡地全歼绑匪,救出港岛十大富商之一郭炳湘,原来郭炳湘最近失踪,导致郭氏财团的股票下跌,竟然是被绑票了,如果这个消息早一点泄露出去,恐怕会下跌得更加厉害。

    目的已经达到,李鹰架开重重包围的记者,把郭炳湘送上了救护车。

    “你们两个,随车保护好郭先生,有任何情况,立刻报告!”李鹰严厉地安排了两名醒目的反黑组警员随车保护郭炳湘,然后转头对郭炳湘笑道:“郭先生放心,有什么事可以吩咐我的伙计。”

    郭炳湘死里逃生、久困被救,心情非常地复杂,只觉得脑袋乱糟糟的,但是,感谢自己的救命恩人却还是知道的,握住李鹰的手感激地道:“谢谢谢谢!谢谢李sir,非常感谢,谢谢各位阿sir!辛苦了!”这家伙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直到医生让他别太激动,血压很高,这才把郭炳湘劝回担架。

    救护车开走之后,那些记者立刻把目标对准警方,李鹰当然不会拦着,让那些记者媒体随便拍摄,但是拒绝采访,这些事当然是要交给宣传部的,关于新闻媒体采访这类事徐一凡都是有规定的,为免在新闻媒体面前说错话,所有的新闻发稿,必要要先移交给警署的宣传部反复斟酌后,再照稿读,徐一凡的这一命令,自然立刻便得到警署高层的大赞,到时候最出风头的当然是警署的高层,其他部门立刻跟进徐一凡的策略,李鹰等人的保密让一众记者很是抓狂,只能根据现场的枪战痕迹发挥想象。

    所有人都知道,这里面肯定是一个大案。

    ……

    “李公子,到了!下车吧!”徐一凡笑道。

    “谢谢!十分感激,大恩不言谢,徐警官以后有用到我李泽钜的地方,尽管开口,必定全力相助。”李泽钜认真地说道。

    一路上李泽钜的情绪已经平息了很多,徐一凡看得出来,这个家伙很有心计,可能是被李超人压抑住他的光芒了吧!徐一凡觉得这家伙比那个李二李泽楷强多了。

    这是必然的,李泽钜是长子,大家都拿李超人的成绩来要求他,他做得再好,只要不超过其父,都是子承父业,李泽楷作为二儿子,只要不吃喝嫖赌,那就是大大地出色了。

    徐一凡拍了拍李泽钜的肩膀,笑了笑:“帮我向李公问好,我还有些收尾要处理,就不进去影响你们全家团聚了。”

    “徐警官说笑了。”李泽钜点头道:“不过,既然徐警官还有事要忙,那就下次我再设大宴好好感谢徐警官。”

    “父亲!”

    李泽钜说着激动地几乎要软了下去,李超人迅速扶住他,知子莫若父,李超人当然知道李泽钜实在死撑,怕在外人面前丢掉他李超人的面子罢了,李泽钜怎么会不害怕,他李超人在看到叶继欢露出大衣里面ak47的时候,差点就要瘫软了,原来人真的是越老越有钱越怕死。

    “很好!你很好!没事!人回来就好了!”书房里面只有父子两人,李超人抱着李泽钜欣慰地道,在李泽钜的记忆里,哪怕是在小时候,李超人都极少抱他。

    过了许久,李超人才让李泽钜一五一十、仔仔细细地把整个事件都给他说一遍,说到惊险处,李超人也是吓出了一声冷汗。

    只是徐一凡出手极快,静如处子、动如脱兔,他出手没有半点征兆,枪声响起时,已经结束了整场战斗,你根本就措手不及。

    “好一个迅雷不及掩耳的雷霆手段。”李超人大赞道:“看来电线也是徐一凡的人弄断的,弄断了电线还能耐住性子,等待了一个多小时才行动,这家伙一点都不像一个浮躁的年轻人。”

    徐一凡自然不知道李氏父子在说着他。

    此刻,徐一凡正坐在审讯室里面。

    “张子豪?”徐一凡看着对面桀骜地家伙道。

    “徐一凡,湾仔总督察,中环枪神,久仰大名!”张子豪盘着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