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科幻悬疑 > 电影的世界 > 第11章 难以捉摸
    “喂!杨科长你好!什么事?”徐一凡低声地道。

    “徐警官客气了”拨打电话的是杨建华:“还是张子豪的事,听说张子豪已经落入你的手里了?”

    徐一凡敲打着桌子的手指停顿了一下,杨建华在港岛的消息这么灵通?看来国家在港岛还是有眼线的,张子豪被捕的事不过才几个小时而已,这个眼线极有可能是在警队里面的。

    “是的!”徐一凡从办公椅上站起,走到茶几盘的沙发上坐下:“不过杨科长要想提人,我还需要点时间安排一下。”

    杨建华在电话的那头是既惊又喜,提人?徐一凡的官职可没有这个权利的,难道这个家伙要用什么特殊的办法,这样一来,徐一凡就彻底跟港岛的英政府决裂,只能靠向内地了。杨建华不明白徐一凡这么聪明的人,是怎么会做出这种大多数人都认为是愚蠢的决定,这样一来,此次行动便欠下徐一凡一个大人情了。

    “徐警官,不用着急,我下午就到港岛,可以慢慢等你,如果有用到我的地方,尽管开口,港岛我们还是有一些力量的,别太为难自己。”杨建华想了想道。她想不明白徐一凡如此费心费力,甚至是冒着生命危险帮忙,图的是什么?难道这货真的是一个纯粹的爱国青年。

    杨建华摇了摇头,不太相信,可是联想到从第一次认识徐一凡的整个过程,徐一凡的一言一语,又真的很像一个漂流在海外的爱国人士,杨建华潜伏在国际刑警做事,见闻广阔,海外的那些被人奴隶思想的汉奸走狗自然不少,但是也不乏有些热血的爱国人士,时刻不忘国家,不在国家,却也有报国之心,国内有什么困难,他们都挺身而出,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

    “不用,我自己可以搞定,到时候杨科长准备接人就行了。”徐一凡看了坐在门口的李心儿一眼,点头低声地道:“杨科长几点钟的车,许久不见了,我和陈sir约一下,一起给你接风洗尘。”

    杨建华挂断了电话之后,便开始全力收集徐一凡的个人信息,想通过更多方面来了解徐一凡这个人是否可用,是否可大用。

    而随着从各单位传回徐一凡的资料之后,杨建华越是总结越是心惊,这个徐一凡简直就是一个惊才惊艳的天才。

    徐一凡挂掉电话后,看到李心儿秋波脉脉地看着自己,奇怪地问道:“怎么啦?我有什么不妥吗?”

    徐一凡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前,然后抬头看了看旁边的一块小镜子,自恋地想:没问题呀!还是辣么帅气。

    徐一凡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突然对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亲了一下,这家伙真帅,下辈子如果投胎成了一个女人,一定要嫁给一个像自己这么帅的男人。

    李心儿似乎听到了徐一凡的心里话,一阵恶寒地缩了缩修长的玉脖,自恋的男人多了去了,但是这么自恋的绝对是别无分号。

    “刚刚打电话的是谁?你好像很紧张地样子?”李心儿问道。

    “我紧张?哈哈!”徐一凡夸张地笑了笑:“这世上能让我紧张的人还没有出生。”

    “不对,你刚刚确实很紧张,你平时说话不是这样的,刚刚你接听电话的时候,本能地坐直了腰板,放在茶几上的拳头还握了一下,然后又摸了一下嘴角,你要嘛就是很紧张电话对面的人,要嘛就是非常紧要的事,嗯!还有一种可能,你这个坏家伙又在算计着些什么,但是又怕被人看穿。”李心儿得意地侃侃而谈。

    徐一凡脸色变了一下,看到李心儿还在双眸炯炯地看着自己,“你——你怎么知道?”徐一凡惊慌地道,看到李心儿美丽的脸蛋闪过一丝得意,突然开口大笑了起来:“哈哈哈!你又被我骗了,难道你又没看出来,我是故意的。”

    心里却在暗自地方李心儿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的好奇心实在太强了。

    “故意的?不可能!”李心儿斩钉断铁地道。一付我早就看穿你的拙劣伎俩,别装了的得意表情。

    徐一凡却不在说话,盯着李心儿娇艳欲滴的粉唇,慢慢地走进。

    “你…你干嘛?”李心儿退后了一步道,然后又皱起了俏眉,挺了挺胸口,我不怕你,哼!

    “哎!想不到真的被你看穿了!”徐一凡垂头丧气地道,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茶杯。

    李心儿得意一笑,嘴角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

    突然一双杏眼瞪得大大的,徐一凡竟然、竟然。哎呀!这个死家伙还把舌头伸了进来。

    徐一凡咂咂嘴,像品茶一样眨了眨眼睛,很认真地下结论道:“嗯!不错,挺甜的。”

    “啊——我要杀了你!”李心儿简直要气疯了:“徐一凡,你这个王八蛋,还我初吻来!”

    “好吧!我让你亲回去!”徐一凡乐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看你在老子面前还要不要这么得意。

    李心儿来不及多想,气疯了地一口咬住徐一凡的嘴唇,这下徐一凡真的愣住了,什么情况,这个女人疯了吗?

    李心儿很快便反应了过来,捂住嘴巴怒极地瞪着徐一凡,美丽的双眸很快便酝酿出弥蒙的水汽,这个混蛋太欺负人了。

    李心儿正要掐死徐一凡这个家伙,这个混蛋太气人了。

    “等等!”徐一凡突然叫道,再次咂咂嘴,转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茶杯:“你刚刚搞了我的茶杯?”

    李心儿吓了一跳,上唇咬着精致的下唇,美丽的大眼睛溜滴滴地乱转。

    “你看!”李心儿指了指徐一凡身后,徐一凡转头,李心儿立刻便蹬着高跟鞋蹭蹭地跑了出去,徐一凡竟然被李心儿给骗过来,李心儿得意地拍了拍酥胸,长舒了一口气,哼!

    只是李心儿真的骗到了徐一凡吗?只见办公室里面的徐一凡迅速一把扭过门锁,耸了耸肩膀贱笑地“嗤……”了一声,擦了擦嘴角的唇印。

    当他转过头的时候,整个脸都阴了起来,仿佛变了个人似的,眼睛闪烁着让人心寒的光芒。

    李心儿来办公室做事已经不少时间了,虽然自己每天都给她安排大量琐碎的事,但是凭着女人天生的精细,不知道会不会被她发现了什么?

    “叩叩…..”门外的敲门声打断了徐一凡的思绪,脸色一变,揉了揉脸,挤出一道和善的笑容,徐一凡开口道:“请进!”

    “老公!”莎莲娜笑道,敲门的是莎莲娜,莎莲娜一双纤细的手正提着两个大大的购物袋,徐一凡赶紧一把接过问道:“又买什么好东西了,这么开心?”

    “呵呵!入秋了,看到一些不错的衣服,给你和仙蒂买了一些。”莎莲娜笑道:“老公,我们晚上外面吃吧!”

    徐一凡笑了笑,正想跟莎莲娜说呢,嗯!带上小仙蒂也好,这样没那么正式,天知道港岛的政治部有没有在盯着杨建华。

    “好呀!正好有一个老朋友要来,一起聚一下。”

    “老朋友?我认识的吗?”

    “当然!”

    “那我要不要准备些是什么?”莎莲娜问道。

    “嗯!都可以,你看着办吧!是之前咱们在马来西亚认识的国际刑警队的女科长杨建华。”徐一凡笑了笑:“还是准备一些港岛特色的手信吧!她难得过港岛一次。”

    莎莲娜微笑地点了点头,没多久,李心儿一脸怨气地走了进来,看到莎莲娜点了点头,打了下招呼,脸上的怨气更重了,李心儿毕竟聪明,很快便醒悟过来自己又被boss给忽悠了,而且还被他占了那么大的便宜,自己还傻傻地得意,想想真是气死人,跟徐一凡这种妖孽做事,真是防不胜防。

    徐一凡处理完几份紧急的文件,交代好任何人不准探视张子豪,同时更加不允许担保之后,便跟莎莲娜一起上街了。

    徐一凡自然不懂买什么手信,但是莎莲娜却是行家,一些贵重又不落俗套的礼品莎莲娜是信手拈来,中途徐一凡又通知了陈家驹,陈家驹和徐一凡辖下的重案组,刚刚完成了一个大案子,虽然还没有审判,但是叶继欢被人赃并获,肯定是难逃法网,中环警署的标叔等人已经准备好香槟庆贺了,听到徐一凡的通知,陈家驹自然是大喜,杨建华豪爽地性格正好对上陈家驹的脾气,陈家驹自然是没有问题的,陈家驹和阿美一起陪同,自然便是没有什么可疑的了。

    ……

    杨建华最近不知道在执行什么任务,原本就铜黄的皮肤晒得更加黝黑了,徐一凡几乎认不出来,徐一凡比之以前自然是更加春风得意了,陈家驹当然也是步步高升、红光满面,想起曾经在马来西亚一同拼命的时光,感慨不已。

    “家驹,你也升了高级督察了?”杨建华笑道,她跟陈家驹更加熟络些,就是没看到阿美那个醋坛子嘟着嘴。

    “这有什么?阿凡以前比我还低两级,现在都升到总督察了!”陈家驹摇头叹息着,眼睛里却满是得意,港岛警队像他这个年纪升到高级督察也是佼佼者了,不能跟徐一凡那个变态比,那是自我找虐,标叔说的。

    “那不是!”杨建华大笑道:“阿凡多么机灵,他能升到总督察那是预料中的事,你嘴那么臭,居然也能升到督察职,这才是奇事。”

    酒这玩意有时候绝对是一个好东西,三两杯酒水下肚,迅速地拉近众人的距离,几人已经以名字相称了。

    陈家驹顿时垂头丧气,可不是,他这么多年每次案件都冲在最前头,做着最危险的工作,按道理说履历也是足够的,但是,扣除掉自己背的那些黑锅,就没剩下几件功绩了。

    莎莲娜一脸笑意地看着徐一凡三人谈话,时不时地给小仙蒂夹了一下饭菜,看到仙蒂偷偷地想喝啤酒,重重地敲了一下仙蒂的小脑袋瓜子,仙蒂皱着小脸苦恼地扒饭。

    杨建华愣了一下,她的酒量是练过的,自然没那么容易喝醉,大部分注意力其实都在徐一凡这边,想不到徐一凡还有一个这个可爱的小姨子。

    对于莎莲娜杨建华自然是调查过的,商业女强人一个,徐一凡的贤内助,徐一凡能有今时今日的成就,虽然离不开徐一凡自身的努力,但是绝对有莎莲娜的一部分功劳,她的俏佳人公司已经成为了港九地区各大警署的重要赞助商,无形中给徐一凡拉好了一大批友好的关系网。

    杨建华向莎莲娜点了点头,以前在马来西亚见面的时候,只觉得这么女人很漂亮有气质,现在的莎莲娜却是更加地雍容华贵、端庄大气了。

    “杨小姐,你试下这个糕点,港岛虽然地方小,比不上国内的地大物博,但是这种港式虾饺王却是很有特色的。”莎莲娜看到杨建华望了过来,笑着推动转盘介绍道。

    “谢谢!”杨建华笑道:“叫我小华就行了,我家人也是这样称呼我的。”

    徐一凡低着头的眼睛闪过一丝莫名的光芒。

    “好呀!”莎莲娜本来就是一个交际高手:“小华你叫我莎莲娜就行了,最近有没有工作安排,不如我带你逛下港岛,我每天都很有时间的。”

    看到莎莲娜把话题引了过去,杨建华虽然厉害,但是女人毕竟是女人,莎莲娜服装、香水、化妆品、潮流什么女人喜欢的东西她都精通,原本对杨建华有些敌意的阿美都兴冲冲地加入讨论,三个女人一台戏,叽叽喳喳地不知道在聊些什么,至少徐一凡完全听不懂什么是香水的前调、中调、后调。

    徐一凡和陈家驹很默契地对视了一样,碰了一下杯子,一饮而尽。

    不是要谈正事的吗?

    哎!女人,你有个名字叫难以捉摸。

    不知道是不是喝高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徐一凡突然想起了自己的长腿女秘书,还有那双红艳色的高跟鞋。